Wednesday, December 07, 2005

縫補補

昨晚開會後歸家更衣,才發現牛仔褲爆胎。雖說「爆幅」不大,但放著不管只會越爆越甘。翻翻找找,在櫃子裡拿出針線盒,趕在晚飯前把褲子縫好。

老 竇的縫補技術不比老媽子遜色,平素在家裡也會幹針線活。耳濡目染之下,自小已不覺得男人縫衣補褲有甚麼問題。反倒是小時候自尊心重,不喜歡別人管自己的 事,所以樂於學習能照顧自己生活的技能,像烹飪、針線、簡單水電之類。在小孩子眼中,男人若不會煮飯洗衫,不過是無法自立的廢柴,還有臉擺臭架子?

唸 中學時,校服西褲是經常要縫補的重災區。天天都要穿校服上課,替換的褲子只得兩條,即使不提穿得粗魯,日常洗洗磨磨已造成損傷。由於習慣在褲袋裡放一堆 鎖匙硬幣,衣料格外薄的褲袋每年至少被割破一次。那時候通常都是我縫補自己的校服,可惜工多不一定藝熟,穿針引線不是問題,問題是收口時的打結,每次都得 在這工序花上好幾分鐘,才算勉強補得牢固。沒法子,誰叫我是繩結白痴,立體空間感奇弱,學急救時連大手卦的結也打不好,何況是小小的補衣結?

升 上大學之後,每天穿的不是同一套校服,磨損衣服的機會減少了,縱是偶爾衣服破了,老媽子總是一邊說「爛o左就買過件新啦」,一邊擅自把我的破衣爛褲丟 掉。今次好像是中七畢業後第一次拿起針線,坦白說,我對自己的技術不太有信心。放進洗衣機一洗,今晚回來看看大概就知道勝負如何,may the Force be with me。(合掌)

我的其中一個學生素來懶惰似豬,都已經唸中四了,放假獨自在家時往往懶得打點午膳,連現成包 好的餃子也要我替 他煮,真想往他肥大的屁股踢上一腳(雖然我還是動手煮了)。衣 服破了,就買新的;肚子餓了,就叫外賣。對消費的依賴,導致消費者對生產過程越趨陌生,多少傳統的民間技藝在這潮流下消逝無縱?

消費到最後,人對自己的生活還剩下多少把握?

Adam Smith說,分工可以提高生產力。香港製衣廠北移,是一種地域分工,大陸做工業重鎮,香港做金融中心,據說為兩地帶來了財富和繁榮——儘管這十年來 內地民工平均月薪加了不夠七十塊人民幣,物價卻翻了一翻﹔儘管香港的堅尼系數持續上升,住宅樓價又再向小市民反撲。無意否定所有的分工,然而相較於輪不到 我去嚐的「繁榮」的甜頭,我 寧願多嚐一片過氣製衣女工在合作社炮製的鹵水牛蹍,再向她請教白鹵水裡該放多少潮州南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