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8, 2005

世貿前實地考察

再過三天,民間團體的世貿週活動就開始了。一半因工作關係,一半因為好奇,今日決定前往將被劃定為世貿遊行路線和示威區的地域,好好考察一番。

漂 洋過海來到灣仔,在天星碼頭下了船,往灣仔運動場週圍繞了一圈。警方指定的示威區分為兩部份,一邊是位處海皮的貨物起卸區,另一邊是灣仔運動場,一條 馬路將兩邊分割開來。看見那條馬路旁邊已經整整齊齊排列好一百五十個鐵馬(十個一排,一共十五排),想也知道警察已準備好隨時藉著該條馬路封鎖示威者, 使兩邊的人無法往來。這是很容易的,由於灣仔運動場和貨物起卸區都只有寥寥幾個稱不上寬闊的出入口,不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就可以從容堵塞。貨物起卸區的情況 更糟,向陸地的一面被高逾兩米的鐵欄焊死包圍,向海的一面只有約一米高的石墩與欄杆圍住,萬一警察大批湧入,擠擁推拉之下,搞不好原本身處示威區的人有失 足墮海之虞。再加上 有消息指警方將於天星碼頭外的巴士站設置重兵,種種跡象在在顯示警察擺好陣勢,存心要甕中捉虌。

抬頭一望,示威區東西兩面好幾條天橋上密密麻麻的被類似漁網物體覆蓋著,從兩側到上面都無法伸手出去。上前仔細端詳,網果然由很像尼龍粗魚絲的質料織成,叫它漁網也錯不到哪裡去。觀乎漁網覆蓋天橋的方法,估計其用意在於防止有人向天橋下的車輛投擲東西。

更 誇張的是鄰近高級商場的佈置——整個商場的地面商舖都被從一樓垂下來的網團團圍住,這一回可不是漁網,而是細孔鐵絲網,只差在沒有通高壓電。那些被牢牢 保護的高級商場裡面,有麥當勞,有7-eleven,好像還有肯德基。西裝畢挺的行政人員,花枝招展的OL,支撐商業世界的人們穿梭其中。

低頭看看路面,行人路在陽光照射下泛著詭異的光芒,舖路磚之間被膠水封死,滿目都是一片片白濁的膠水跡,核突到嘔。不消說,這正是政府防止示威者挖起舖路磚當暗器丟的措施。舉頭望漁網,低頭見膠跡,我無言。

基 本上,只須跟住路上的膠水跡走,就能找出遊行路線。十二月十三日是第六次世貿部長級會議正式開始的日子,對於當日的遊行,警方的態度完全不像看待歷年七 一,連安排給示威者的路線也不一樣。同是在維園起步,七一走的是怡和街、軒尼詩道這些陽關大道,世貿開幕時走的卻不少是橫街窄巷,得從東角道拐進駱克道。 怡和街和軒尼詩道沿途有老麥、有KFC、有Pizza Hut,東角道和駱克道沒有。聯想起灣仔示威區附近被重重鐵幕保護的高級商場亦有這些象徵性的跨國企業,我不覺得這種一致是單純的巧合。

誠 然,我不認為破壞麥當勞的櫥窗是好事。對於旗下有數千數萬連鎖店的跨國企業巨人來說,打破它某一間店舖的某一塊玻璃,除了給予警察暴力鎮壓的理由之外, 又能帶來甚麼影響?不過,看見政府視所有參與世貿遊行人士為假想敵,如此挖空心思要從他們手中保護大財團的利益,不禁黯然——在致麗大火被燒成殘廢的女工 呢?為香港迪士尼生產精品而在內地血汗工場被輾斷手指的民工呢?在名牌波鞋廠天天呼吸黏合鞋底之化學品而中毒的東南亞青年呢?我們的香港政府有沒有花過用 在今次世貿保安的百分之一公帑去保護他們的權益?

在電視裡看見一眾皮膚黝黑的工友大叔為了今次世貿蹲在路上塗膠水、焊渠蓋的時候,我很想 知道他們對接下這宗政府工程有甚麼感受,也很想知道他們得到多少薪 水,工程有沒有判上判,有沒有黑工參與。可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個叫羅仲榮的人在惠州開電池廠,十年來不依安全守則辦事,毒害工人無數卻一再逃避賠償, 而這位羅先生最近獲特首曾蔭權委任為行政會議成員,貴為社會賢達。

在香港,「善有善報」不具實然性,正因如此,我們更須堅守它的應然性。

1 comment:

C sir Blog said...

我真是十分喜歡看你的blog,我想問一問那位羅仲榮,現在點呢﹖還有,你不怕這樣寫出別人的名字會惹上麻煩嗎﹖我在由你第一篇的文章開始睇,我覺得自己好似上緊堂,好充實。謝謝你,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