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0, 2005

層層疊

上次在《政改》一文論及議會政治的不足,今天想再補充一點點。

當 一個群體越大,成員越多,我們就越難期待群體內所有成員都彼此認識,在日 常互動中理解各人的處境和訴求,從而建立共識,繼而在共識中制定決策。以選舉為 基礎的代議政制正是這種背景下的產物。投票取代了溝通,規章律例取代了處境認知,政治運作變得科層化,程序理性左右一切。

這就是韋伯對現 代化的觀點,他也曾經用相近的理論框架解釋早期教會從charismatic權威轉化為慣例和建制的過程。當小教派變成大教會,牧師往往得 撥出大量時間處理行政事務,因而減少接觸會眾。在代議政制的情況亦一樣,即使假設我們的議員和高官都是誠心為民請命的志士,他們依舊無法經常與全部市民見 面。在作為一個科層組織的國家機器之中,不管是抱持哪一種主義的政權,皆不可能充份反映民意。

這是議會政治內在的結構缺憾,再徹底的普選也無力可回天。

議 會政治僅僅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已經遇上如斯麻煩,擴大至全球規模只會更加無力。建立一個全球人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世界政府,或許當今那些經濟強國碰壁的 機會增加了,然而我不認為弱勢人民的境況會出現根本的改變。包括傳媒和互聯網基建等資訊流通渠道依然集中在富國手上,窮人不見得能夠輕易發聲﹔再者,全球 規模選舉的拉票活動需要天文數字的資金,除了跨國大企業外大概沒有人夠資格支付,到頭來官商勾結說不定更加嚴重。

層層疊的精要,在於堆得越高,就越不牢固。用議會政治建立一個中央集權體制,也是一種層層疊遊戲。

人力有時窮,收集資訊、消化資訊,不是沒有代價的。無論如何努力,人也不可能關顧世上每個角落的苦難與歡欣。反躬內省,我渴望普世大同,但我真正懂得的事情有多少?我聆聽過、接觸過的人,佔世上人口的幾分之幾?

要謙虛自厲,但不應放棄。否定向前踏出一小步的意義,早晚會倒退了一光年而不自知。在既濟與未濟之間的永恆奔馳,每一步都是一分功德,每一步都成就自我的存在。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