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4, 2005

討賊檄文

星期一,世貿週完結翌日,本擬在office定下來,重組十七、十八日的事件,打電話好好訪問一眾目擊證人。才打了兩三個電話,聽見同事說民間監察世貿聯 盟兩點鐘在職工盟開記者招待會,曾於十八號被拘留的示威者會講述他們所受的對待。一時八卦,聞訊竄出office,連忙前往油麻地旁聽。

不 聽尤自可,一聽幾把火(唔止「把幾火」)。記招裡有多個團體發言,有南韓的婦女團體、宗教組織,有台灣的工會和性工作者團體,也有香港的 代表。一般記者招待會通常在三十至四十五分鐘之間,今次的卻持續了兩個半小時,大部份記者聽到一半就離開了。在十二月十七日的暴力鎮壓,以及其後的逮捕和 拘留裡,香港警察的暴行罄竹難書,長成這個樣子的記招也講不完。他們殘暴無道的罪行包括以下例子,但決非只限於以下例子:

* 台灣性工作者團體日日春有 成員在警察鎮壓時吸入催淚氣體,完全失去反抗能力,而且不良於行。當她腳步蹣跚地後退時,竟遭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成群衝上前掄起警棍狂毆。當她被打至倒在 地上,爬也爬不起來,意識不清地呻吟求饒,警察仍是發了瘋似地亂棍打下去,幸好當時附近有一位台灣苦勞網的記者一把拉起她的手將她強行拖往後面,否則不曉 得還要被毒打多久。這位女士因此全身有十多處(好像是十七處)傷患。

* 警察在十二月十七日晚上多次(無任何警告下)施放催淚彈鎮壓後,大舉封鎖銅鑼灣與灣仔多條大街,救護車難以駛入,多名傷者被拖延救治——別忘記,即使是六 四時解放軍以真槍實彈鎮壓人民之際,救護車仍然可以穿梭各處救人。當市民打九九九緊急熱線求救,不但被接線生留難,更被別有用心地反問「傷者是香港人抑或 外國人」,大有存心分化不同種族人民,拒絕為外地朋友施救的嫌疑。由於九九九熱線無法召喚救護車到場,有傷者(本地記者)結果要出動何秀蘭直接致電救護中 心才有救護車來。這肯定是政府暗中做了手腳。

* 有記者獨自進入告士打道採訪衝突場面,被七、八個用頭盔面罩蒙面的警察拖到灣仔警署附近的石墩暗角位,儘管他身上有相機,亦多次表明記者身份,仍被眾警亂 棍圍毆至倒地不起,碰巧一個警長見狀上前制止,他們才停手不打,但此時該記者四肢已多處受創。這是警察乘亂一逞個人獸慾的例子。故事至此仍未結束,該名記 者不敢到灣仔一帶的醫院求醫,掙扎著到住所附近的醫務所才接受治療,事後他的上司不准他公開此事,傳媒更不會加以報導之。自己的下屬受虐挨打,傳媒機構的 上層卻阻止他討回公道,傳媒與當權者的勾結何其深重!這樣腐敗的傳媒還能充當甚麼狗屁「第四權」角色監察政府?接收了這樣腐敗的傳媒之報導,市民會變成怎 樣的愚民?

* 十二月十七日晚上至十八日早上,警察把約一千位示威者(警方聲稱約九百名)圍堵在灣仔警署至菲林明道橋底之間的一段告士打道路面,在如斯狹窄的空間禁錮那 麼多人(包括不少老弱婦孺),十多個小時內不許進出,斷水絕糧,寒風凜冽,無法如廁。待他們在十八日早上在毫無抵抗下被帶走之後,警方在警署和拘留所內依 然長時間拒絕讓他們進食、如廁,亦拒絕讓長期病患者(如高血壓病人)服藥。

*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馬維騄睜眼說瞎話,揚言帶走被捕示威者花了長達十多小時是因為「有示威者不合作」,與政府勾結甚深的大小傳媒亦照報不誤。但事實是, 饑寒交逼的示威者被圍困了那麼久,早已沒有反抗的力氣和意欲,都做好了準備讓警察帶走,過程拖得那麼長,如非警方辦事無能,惟一的解釋就是存心玩野。可笑 復可憎的是,警察控告因為被他們圍困才無法離開的示威者「非法集會」,完全無視他們把銅鑼灣與灣仔封個滴水不漏才是促使這個「集會」成立的原因。用這種思 維控告他人,等如無視日本侵華的事實,將八年抗戰稱為「殘殺日本國民」,然後要求中國賠償。

* 談到如廁,到警察終於肯讓被關起來的婦女示威者如廁,有人想大便,警察卻只給她三格廁紙。由於示威者全都被粗膠索帶把雙手緊緊綁住,難以如廁,請求暫時解 開索帶卻遭一口拒絕,更被強逼在警察面前排洩,她們不同意,竟即場慘遭脫下內褲。受到這種極盡侮辱之能事的虐待的示威者,還包括多位來自KCFM (Korean Catholic Farmers' Movement)的修女。出席記招的被虐修女從頭到尾神情木然,臉上肌肉彷彿僵硬著,肩膊偶爾顫抖,顯然是強忍屈辱,正在花最大的力氣抑壓自己情緒。當 她無表情的臉上無聲流過一滴眼淚時,我很清楚,那種神情,即使是奧斯卡金像影帝用幾小時培養感情也難以模彷。明報港聞版的人渣編輯如果再用「他們真的很會 做戲」為副標題報導這類事件,他最好天天祈禱這輩子不要被我在街上認出來。

這 些修女是十七日下午在示威區向警察獻花的一群,根本不會打架,警察憑甚麼 如此羞辱她們?即使是真正衝擊過警察的示威者,警察也200%無權做出這種只能以邪惡形容的暴行。這幾乎是美軍虐待伊拉克戰俘的翻版,是人道災難!守節幾 十年的大嬸俾你班狗官當眾非禮,你係咪想人臨老唔過得世?淫人妻女笑呵呵,妻女被淫又如何?

* 警察指派翻譯告訴被拘留的外籍示威者有各種法律權利,但事實上大部份都沒有落實,既沒有給予食物,沒有律師,也不准他們通知親友自己被拘留的消息。當他們 質疑為何受到這種對待,警察惡態兇狠,摸槍威嚇,喊叫「你們是罪犯,香港法律就是這樣對待罪犯」,大剌剌扯其瞞天大謊,欺負外國人不認識香港法律。

* 警察連香港人也想玩弄。民間監察世貿聯盟有職員在拘留其間要求會見律師,當律師快要到達警署時,警察突然把她押上車,企圖將她運往別處,阻止她見律師。幸好她看見律師的車在後方不遠處,急忙往車窗作高呼「我要見律師」,警察的奸計才無法得逞。

記 者招待會結束,心底升起一股熊熊怒火——不是會沖昏頭腦的急怒攻心,而是深沉的、靜靜燃燒的怒火。我想我終於體會田中芳樹動筆寫《創龍傳》的心情。田中 大叔說過,恃權殘害人民的官吏,在中國自古被稱為「官匪」。香港警察以上的所作所為,活脫脫就是從史書上跑出來的官匪。我知道,我不會放任官匪在世上橫 行,我一定要做點事:為了公道,為了無辜受苦的人,為了保衛我之所以為我的條件。

在歸途上,將官匪的暴行中較駭人的部份歸納為幾項刑事 罪,回到家中徹夜不眠,奮筆疾書討賊檄文一篇,廣邀四方志士仁人聯署,聲討官匪敗類,譴責縱容官匪作 惡並將之褒揚為英勇義舉的香港政府。在十七日晚上半途離開,沒有與大家一起度過最艱苦的時刻,我很過意不去,希望這一點點的努力能稍微贖罪。

世貿會議法治失蹤 官匪暴行天地不容

十二月十七至十八日,香港警察大規模鎮壓與拘捕世貿示威者,在過程中無數次向近千名各國人士使用暴力與欺詐手段,公然違反香港法律,事後竟獲保安局局長李少光、警務處長李明逵和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馬維騄的肯定。整個香港警察在香港政府許可下知法犯法,這是近三十年來香港司法史上最大的醜聞,我們深以為恥!警察所犯的罪行包括如下例子:

一) 非法禁錮
根據普通法,舉凡拘捕行動,警方必須對疑犯述說其法律權利,例如有權保持緘默。然而警察在十八日凌晨以「非法集會」為由,在飢寒交迫、禁止如廁的情況下,將近千名示威者拘留在告士打道長達八小時,但從來沒有講述其法律權利,這段時間的禁錮並非合法拘捕,而是非法禁錮。

警察為誘使部份示威者同行,曾聲言這是「協助調查」,拐帶至警署後卻反口說他們「被捕」,將之囚禁。這種用欺詐手段達成的禁錮乃非法禁錮。

二) 妨礙司法公正
有韓國示威者在拘留其間被警察強逼簽署文件,承認警方讓他們看過法律文件的中、英、韓三國語文版本,但事實上該文件只有中英對照。當示威者拒絕簽署偽證,隨即被警察踢打至倒地,並反扭其已受傷的右手,企圖強行打手指模製造假證供

三) 非禮(猥褻侵犯)
多名婦女被拘留時遭脫衣搜身,在場有男警觀看。她們希望搜身時有布簾之類的物品隔絕異性視線,但遭拒絕,搜身過程在充滿侮辱性中進行

女性示威者要求如廁,不獲警察暫時解開手鐐,更被命令在警察面前解手。示威者不同意,即被警察強行脫去下半身所有衣物,包括內褲。受到這種虐待的示威者包括多位修女

四) 傷人
警方於十七日在告士打道武力鎮壓時,有示威者中了催淚彈,不僅沒有反抗能力,更窒息至幾近失去意識,並遭警察衝前亂棍毒打,其中一人因此全身十多處受傷。另外,有記者在採訪途中被七、八個以面罩蒙面的警察拖入灣仔警署附近的暗角,儘管記者多次表明身份,仍被警棍圍毆至倒地不起,四肢嚴重受傷。襲擊沒有反抗能力的人、目標以外的人,皆為任務以外的暴力,等同傷人罪行。

上述例子只屬冰山一角,警察蓄意犯法,恃權殘害人民,是為官匪。容讓官匪在社會執法,是香港法治的失守;政府表揚官匪施暴,是香港法治的淪陷,香港政府一手撕破由他們溫情脈脈的假面具﹗法治已死,誕生的是以權亂法,官為商役的法西斯傾向。

為了公平合理的法治,為了保存香港的聲譽,為了捍衛人民的權利和尊嚴,我們反對政府催生一個保護跨國企業卻不保護人民的「官匪司法制度」,並作出下列三項要求:

一) 強烈要求立法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召開公聽會收集示威人士證供,不容警方自己人查自己人;
二) 強烈要求律政司刑事起訴犯事警員下列控罪,以儆效尤:
i. 非法禁錮
ii. 妨礙司法公正
iii. 非禮(猥褻侵犯)
iv. 傷人
三) 強烈要求李少光、李明逵、馬維騄下台,為一而再再而三縱容警察犯法、掩飾警方暴行負責到底,實踐高官問責。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發起團體:
青年筆記 非正規教育研究中心

聯署人士及團體:
赤新 香港人民廣播電台 青年公社
嶺南大學學生會文化研究系系會 紫藤 香港彩虹 彩虹行動
香港同志電台 香港女同盟會 人民@民主戰車 民主補習社
民間人權陣線 香港性學會 情色媒體 Globalization Monitor
楊穎仁 潘建肇 謝旭雯 劉卓奇 盧居樂 梁靜珊 江貴生 楊健濱
陳景輝 伍嘉豪 岑學敏 沈偉男 李俊偉 蕭俊傑 果林 刁民阿牛
霍偉邦 葉宏謙 陳詩韻 尹兆堅 譚亮英 朱江瑋 Joanne 黃潤達
周澄 黃彩鳳 廖淑嫻 吳國偉 楊樹雄 蔡建誠 葉佩華 歐陽達初
杜偉傑 張錦雄(Ken仔) 鄭威鵬 陶培康 鄧小樺 李育成 蒲天穎
周思中 Felix Wong 許漢榮 孔慈恩 區龍宇 陳昭偉 林輝
周峻任 曾樂欣 歐陽冠東 關偉樂 姚偉明 阿琴 Ivy 許嘉暖
Day Wong 李維怡 楊鵬展 Tse Wai Yin 陳麗娟 雷永錫
蔡芷筠 慧琛 朱凱迪 葉蔭聰 Yuen Sau Man, Winnie 陳文慧
韋少力 李小良 李海欣 譚棨禧 汪英達 梁卓群 廖偉棠 煒煒
梁以文 梁寶山 吳詠雪 Joe Ma 李偉儀 Ivan Hou Jason Chan
黃美鳳 王浩原 麥家蕾 Regula Kaufmann 鄭斌彬


也許一些人閱畢檄文後會為個別字眼而嘩然,但我認為整篇檄文是合理的。首先,今次是繼六七後香港警察大規模暴力對待政治異見人士(哪管這些異見人士是否全都衝擊過警察),也是繼葛柏案之後又一次揭示香港警察內部紀律嚴重不靖(注),稱呼今次事件為「近三十年來香港司法史上最大的醜聞」,乃合情合理之措辭。

其 次,或許有些人會看見港府被描述為有「法西斯傾向」而心生反感,但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不一定要侵略別國領土,又或是用坦克輾過人民才算「法西斯」。法 西斯主義一般有兩個特徵:一,它鼓吹政府(state)專斷控制人民生活各個面向,並要求人民服從一切政府指示,抹殺異見與個人意志;二,法西斯主義常在 政治宣傳中採取民粹式的修辭,企圖虛構一種集體感,煽動民眾盲目支持政府決定,這過程往往以排他的、強調「共同外敵」的民族主義形式表現出來。在今次事件 中,世貿會議是香港政府接來辦的,香港在會上提出甚麼談判條件是政府一手包辦的,會議場地、遊行路線、示威區是政府指定的,警方封哪條路、何時封路是他們 自行決定的,鎮壓和拘留的方式更是徹底黑箱作業。世貿組織也許是新自由主義的化身,然而state的控制在整件事情裡卻無處不在,過程專斷,人民完全沒有 介 入的機會(唔好話NGO在世貿會議入面從無投票權,你幾時見過政府為以上任何一件事出過半份諮詢文件?),只被強逼服從,這正正符合法西斯主義的第一個特 徵。至於法西斯主義的第二個特徵,可見於香港政府及仰仗其鼻息的傳媒打手拼命分化香港人和外國人,把反世貿示威扭曲成「一小撮外國人(或更狹義的,是「韓 國農民」)搗亂香港人正常生活」,煽動香港人的集體排外情緒,阻止全球勞動人民連結,暗渡陳倉地達成政府「把任何異見擋在世貿談判門外」之目的——具體手 段,包括派遣救護車的雙重標準,封鎖灣仔時容許持身份證者離開卻囚禁外籍人士的雙重標準,一放催淚彈就先瞄準最多香港團體集中之位置以求驅趕本地人離場、 避免本地人目擊警察其後暴力鎮壓的真相,高官做show探訪灣仔商戶以強調他們因示威造成之「損失」(儘管示威者不曾打破過商戶一塊玻璃,不曾搶過半件貨 物),還有傳媒將焦點鎖定在「韓國狂農 vs 香港警察」,而且只派港聞版記者而不派通曉國際關係的國際版記者採訪……

此 外,有些人可能會對檄文的第二和第三項要求皺眉,我堅持這兩項要求是正確的,這可以從原則和技術兩方面講。原則上,官匪犯罪必須與其他犯罪者受到同等制 裁,沒有任何藉口可以推搪,這是公平公義原則!因此第二項要求原則上合理,除非否定最基本的公平公義。要求李少光、李明逵、馬維騄下台亦無可議之處,假如 梁錦松買車逃稅就要辭職,我看不出有甚麼理由挽留不斷顛倒黑白、縱容官匪暴行、殘害數以百計人民的這三個傢伙。

在技術上,我十二分清楚民 間團體沒有足夠法律 渠道和政治籌碼落實第二和第三項要求,不過請注意,落實要求的責任其實在政府身上——民間團體不是律政司,無 權進行刑事起訴;民間團體不是特首,無權解僱高官。因技術上的困難而反對這兩項要求,乃將落實要求的責任從政府推往聯署人身上,於情不合於理不通。再者, 檄文的hidden agenda只不過是想引起輿論關注警察暴力以及它背後的政府陰謀,政府不理睬第二、三項要求早在意料之中,它不理睬亦無損今次行動的戰略目標。訴求具體 而有力,方能吸引注意,這是撰寫聲明的基礎;叫價夠高才方便對手還價,這是談判的基礎。以技術理由反對第二、三項要求的各式人等,宜乎先細思這些基礎技 術。

是就說是,非就說非。僅此而已。

注釋:
警 察操守之惡劣,不僅見於前述暴行例子,更根源地可見於彼等渴求暴 力淫樂的風氣,以及無視示威者行動理據,從一開始即將對方定性為「瘋狂」,合理化自己對他人的控制權力。Foucault認為劃分「理性」和「瘋狂」有助 建立對異己的權力,由此可窺一二。以下是一名女警的網上日記,反映了香港警察在世貿週的精神狀態。

http://wwiinngg.multiply.com/

前日收工之後突然emergency turnout
return station full IS suit standby
即刻要搵返頭盔同防毒面具出黎standby
好想出去打呀 睇到d din korean踩爛d鐵馬做鐵枝
真係好想出去幫其他伙記
全間station 既人都要返黎standby
跟住話我地unit 即刻出維園arrest
勁開心 可以打
但最後去到維園之後就去左觀塘station
因為拉左d crazy korean返去。
好刺激。
我一早諗定到時用警棍好定oc foam好。
今次mc6真係好難得。
如果我早d做警察就好啦。可以全程出去打。
anyway雖然直踩十幾個鐘好辛苦。
都係一個好難得既experience。。

*********

mc6終於黎料啦
d韓國仔 din ga..
可惜我無份出去打啦
真係想有機會出去打韓國仔
可以狂噴oc foam勁。。
有d同事都出左去。
好辛苦ga返十幾個鐘。。
d人真係好無聊 示威咪示威囉
係要搞到混亂先好既咩....低b


PS. 感謝中大報社的志士翻譯檄文,讓各國友好得以加入聲討,成全international solidarity。非親非故卻仗義援手,余銘感大德。既於砵蘭街上班,在此獻上砵蘭街風格歌曲一首,答禮之餘,亦表心志焉。

戰無不勝
作詞:林夕 作曲:伍樂城
編曲:伍樂城 演唱:陳小春

哪個叫做正義 哪個戰無不勝
對錯正邪卻難定
哪個有權決定 天地自能做證
不管有什麼背景

也許一出手 將世界左右
縱使一開口 空氣也顫抖
但是天闊地厚 誰都知這叫作荒謬

隻手一遮天 怎看見反面
四方給差遣 雙耳也蓋掩
越是到巔峰 越快變 變得似瘋癲
一個人 怎可以一手勝天

要有這樣氣候 至有各樣妖獸 笑說正義太陳舊
正氣縱是太舊 天地未能沒有 不管有什麼藉口

2 comments:

Ivy ST said...

鬧完有冇下文...?

Julian said...

直接的後續行動可以說是沒有,因為一則坊間已有好幾份聲明,我們這份由無名小卒草擬的叫座力終究不及(儘管是鬧得最狠的一份),二則我們心底根本不信任政府內部運作,所以亦不打算用遞信之類的方式向它投訴。

說到第二點,上星期被電台節目訪問,余若薇以一副仙人指路的姿態叫我向保安科投訴,然後cut線。我哭笑不得,世界哪有這麼好混?我們當中已有聯署人書面投訴過,得到的回覆一半是敷衍,另一半是強調鎮壓有理。

當整個政府態度刻意傾斜,小市民是很難從官方渠道尋求公道的,連結各方勢力由玫府外部施壓才是務實之舉。目前正聯絡有來示威的外國團體,一方面搜集證供,一方面組織國際輿論。當然,這是漫漫長路,不是即時行動。

這份聲明的間接效果是確認我現在能夠有甚麼人材網絡。透過推廣聯署的過程,會發現一些原本不曾合作過的朋友其實大可連結。這幾個星期我會找他們一齊擺街站,做點公眾教育和籌款工作,但願不會遇上太多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