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7, 2005

Party

今日下午去深愛堂開會,討論世貿後對策,順道探望暫居該處的十二位官司纏身人士。

會議內容沒有甚麼好說的,無論過程抑或決定都沒啥新意。倒是會後的party值得一提,各國團體自家泡製的家常菜式令人食指大動,韓國菜、印尼菜、日本菜。沒吃午飯的我,當然敵不過這種誘惑,會後決定上天台和大家留下來擦餐勁。

菜 還沒有上桌,桌上已放了一些現成的飲品,生力啤一眼就認出,那些袋裝飲品雖是韓國貨,還好上面印有「soya drink」字樣,不難猜到它是豆漿之類的東東,但是,那一盒盒綠邊白面的紙盒飲品是甚麼?綠茶?拿起來仔細端詳,滿是韓文的包裝只有一行漢字,寫著「 稀釋式燒酎」。哦,原來是滲水米酒。再看看盒邊,乖乖不得了,滲了水也有21%酒精,比日本清酒還厲害。呷了一口,味道是很清啦,辛而不辣,很易入口,不過 純度那麼高的酒,對我而言實在是有點喝天拿水的感覺……

飯菜上桌。嘩!甜煮肥牛!泡菜!芝麻辣青瓜!涼拌粉絲!辣麵醬!海鮮煎薄餐!真的很美味(尤其我喜歡吃辣),每一種菜式都可以送掉一碗白飯,吃過以後不會再羨慕別人吃韓國燒烤,哈哈。

一 邊吃,大家一邊在石壆排排坐,欣賞世貿週活動的紀錄影片。影片拍得蠻不錯的,不像那些只懂拍人打打殺殺的白痴傳媒,影片收錄了各種演說和表演的最精采片 段(韓國大嬸在台上熱唱大長今,台下人人和應,你幾時見過電視有報?),鏡頭對比也用得好,三跪一拜的遊行隊伍行列,旁邊就是慫恿消費的巨型廣告牌。剪接 節奏感強,配樂合乎場景,而才花了一個多星期就做出這部傑作的是一位正被起訴的韓國農民(被人說我和他的髮型有九成相似……)。想不到一個農民也多才多藝 至如斯地步,看來我有必要檢討一下自己的先入為主。

出席party的人還不到四十個,氣氛卻很熱鬧,皆因人人都很投入。吃得差不多飽了, 大家又唱又跳,又喊口號。玩得正高興,酒精隨著血氣運行上腦,害我突然呯碰一 聲跌倒,還好後面有善心人馬上把我扶起來,瘀爆。拖著半醉的身軀,在一旁坐下來休息,看著大家。我喜歡這種街坊式的派對,沒有高價訂購的酒菜,有 的是有錢也買不到的人情味;沒有主賓之分,有的是平起平坐,互相關照,互相分享。自知不是擅長/樂於與人打成一片的料,可是我真的很欣賞這種義氣為先、和 衷共濟的社群,縱是無法改變將一切都變成買賣關係的資本主義,至少,我希望社會仍可以保留幾片善良的樂土。

後來,我才知道這一餐是各位韓 國朋友從早上八點就開始準備的,某位大叔剛從警署報到回來就一直為大家煎薄餐,而且這一餐是他們出錢請大家的——那些錢,原 本是大家為了讓他們在香港的生活有著落而籌募給他們的……儘管今晚花的錢只是生活費的一部份,但各位好漢多擔心一下自己行不行?你們實在是太好客,太夠義 氣了。報恩這種事,心意到就夠了。

Party結束後認識了人民新聞社的中桐先生,他也是被起訴人士之一,目前與那些韓國朋友一起寄居於深愛堂。為甚麼一個記者會被起訴?別問我,問李明逵吧。總之,之後若有行動要搞,大概可試試拜託他聯絡日本的傳媒收風和放料。很好,看來今日腦袋和胃袋都收穫豐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