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2, 2006

過氣影評:評《大逃殺II》


三年前為SCM 的newsletter寫了一篇影評,最終卻來不及發表,塞進了箱底,現在貼上這裡循環再用。自問全身上下沒有一個文藝細胞,本來就不懂看電影,這篇東西與其說是影評倒不如說是借題發揮。千萬不要叫我談甚麼演技分鏡燈光蒙太奇,拜託拜託。

真作假時假亦真
──評《大逃殺II》

看超現實的《大逃殺》系列,有人是為了血腥刺激的快感,有人是為了看箇中的軍事設定,有人是為了看看裡面有沒有標緻可人的日本少女,同時,也有為數不少的觀眾將焦點放在劇中的社會觀,我也是其中之一。

在 上一集《大逃殺》裡,日本政府將一班剛從國中畢業的學生困在荒山,逼他們互相廝殺,只有剩下來的最後一個人才可活下去。到了今集《大逃殺II》,上集結 局裡從「大逃殺」建制中逃出來的男主角七原秋也,由和善溫純的少年搖身一變,成為勇悍的游擊隊領袖,糾集從以往歷屆「大逃殺」的倖存者和犧牲者家屬,以武 力反抗「成年人」的壓逼。日本政府並不因此廢止「大逃殺」,反而挑選另一班國中畢業生,逼他們套上頸環,穿上軍裝,襲擊游擊隊根據地──不消說,違令者的 下場一如上集,頸環裡的炸彈自動爆炸,死路一條。

社會圖象的擴大

上 一集《大逃殺》的背景,是日本經濟持續衰退,成年人越來越認為青少年是一個難以負擔的沉重包袱,於是訂立了「大逃殺」法案,要青少年在互相廝殺中建立對 朋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競爭意識,以「適應」嚴苛的社會。在《大逃殺II》裡,這種從上而下灌輸的「勝利/失敗」二分法,以及隨之而來的勝者為所欲為,敗 者無權生存的兩極圖象,依然被刻意保留下來,成為全劇所反對的核心。

不過,且不論描繪得是否精確,也不論導演是否力不從心,《大逃殺 II》所描繪的社會圖象,明顯比上集更宏大,已不甘局限於成年人和青少年的關係。倘若把劇 中的「成年人」一詞就此一般地解讀為「生理年齡超過法定成年年齡的人」,在上集也許還可以,但到了今集,這卻不僅是膚淺,簡直就是錯誤的解讀,必定無法將 全劇重點串連起來。

比較合理的解讀,是將劇中台詞裡的「成年人」看成是強勢者,「青少年」看成是弱勢者。如此一來,我們就不會因為「向 全世界成年人宣戰」的七原秋也的游擊隊 裡有個中年大叔前輩而感到驚訝,竹內力老師跟總理翻臉時怒喝日本在擅自轟炸別國的「那個國家」面前已不再是「小孩」,亦變得可以理解。

於 是,整幅圖象,就擴大至全球規模了。相比起所謂的「發展中國家」,「已發展」的強國是「成年人」,可以用文攻武嚇要它們聽話﹔相比起營營役役的小市民, 政府和大企業是「成年人」,伸一根小指頭改改政策,又或者裁裁員減減薪,就可以叫小市民活不下去﹔相比起經濟資本社會資本文化資本全都操之在他人手上的青 少年,外面整個由成年人組成的建制當然是強勢者了──不說別的,在號稱「為青少年而設」的青年政策裡,何曾有青少年參與決策?

換言之, 這是一幅從上而下,層層壓逼的圖象﹕強國向不那麼強的國家政府施壓,政府向小市民施壓,小市民就找弱勢社群發洩。主持「大逃殺」的竹內力老師,其 實也被套上了頸環炸彈。這補充了上集《大逃殺》裡沒有強調的「成年人將青少年問題化」之背景,開始接觸背後的經濟分析和全球化趨勢。

弱勢者的關係

一 個不幸會衍生另一個不幸,一個邪惡會衍生另一個邪惡,這道理在《大逃殺II》裡不獨顯現於層層壓逼的社會圖象,亦顯現於受到同一個強勢者壓逼的不同弱勢 者之間。游擊隊成員和被逼參加「大逃殺」的學生,同樣受政府逼害,但他們為求生存卻要拼個你死我活。這光景不是很眼熟麼?古有歐洲皇室一面找猶太人代其向 人民 放高利貸賺錢,一面誘導人民反猶好讓他們作代罪羔羊。到了今天,為工人爭取權益的工會支持警方拘捕那些窮得朝不保夕的黑市勞工,只因他們會跟本地工人爭飯 碗。同樣道理,在超額教師頻頻出現的今天,對剛從教育學院畢業急於求職的後輩報以白眼的在職教師,其實亦不乏人。近年政府常說要提升香港的「競爭力」,又 說要透過「終身學習」提升個人的「競爭力」,可是,我們在為了活得更好而「競爭」時,可有想過「競爭對手」是誰,他們輸了又會有甚麼下場?

這 種事,大家往往是不會去想的。大家所想的,都是如何跳過勝利和失敗之間的界線,好讓自己站在勝利那一方──這樣,我們還不是服從於勝負二分法的「大逃 殺」邏輯,天天玩「大逃殺」?也許,分別只在見不見血罷了……不,正確一點,現實中的「大逃殺」更"user friendly",血腥場面總發生在我們視線範圍之外。

世上有六十三億人,就應該有六十三億種生活。強勢者那一套勝負標準,是否適用於六十三億人?

這 樣說當然很理想,問題是我們是否可能擺脫這套強勢者的標準。先撇除經濟實力政治權力不談,弱勢者要擺脫強勢者的標準,首先必須知道自己可以有另一個選 擇,而不是如戴卓爾夫人所說的TINA──There Is No Alternative。這個選擇將會是弱勢者們緊扣生活共同建立,而不是外人高高在上地為他們畫出一個架空的烏托邦。這個選擇若要傳揚出去,為其他弱勢 社群所認知,不同弱勢者就必須連結起來,而非被分化對立,一如學生與游擊隊自相殘殺。

有沒有下集?

《大逃殺II》有意論及近年國際局勢,恐怖主義成為了其中一個題材。七原秋也的游擊隊前輩三村策動的恐怖襲擊,那一個兩幢大廈同時倒塌的畫面,明顯地影射九一一事件。

強 勢者建立的體制越細緻,對弱勢者的封鎖越像鐵桶般滴水不漏,恐怖主義就越容易滋長。無他,皆因弱勢者被分散、隔離,既沒有公開發聲的機會,也沒有合法地 改善生活的渠道,只有狗急跳牆捨命一搏。可是,隨著大量無辜者的犧牲,九一一襲擊激起的鮮有是人們對美國歷來中東政策的反省,卻多的是一般美國人對伊斯蘭 和阿拉伯世界的加倍敵視。《大逃殺II》裡的那場恐怖襲擊也一樣,得到的是民眾的憎惡。

和平不代表公義,和平可能只是某種體制之穩定的表現。對壓逼乖乖屈從,視之為理所當然的秩序,這也是一種和平。但正如劇中所說,這種和平有如糞土,不值一哂。這是抗爭的理由,不過,難道這也是恐怖主義的理由麼?

本 來就找不到出路,恐怖主義乃不是出路的出路,結果,仍是沒有出路。劇中七原秋也自己也感到迷惘,今集的男主角青井拓也亦沒有答案。這不能怪他們,同樣的 煩惱,也往往出現在世界各地搞社會運動的志士心中。面對全球化,面對連聯合國的帳也不賣的超級強國,面對一個又一個比大部份國家還要富有的跨國大企業,弱 勢者可以有甚麼出路?這可能是一個連導演也參不透的謎。

找不到出路,《大逃殺》系列也許很難開拍第三集。還是說,要思考第三集該怎拍的,不僅是製作人員,更重要的是每日面對「大逃殺處境」的我們?

這時候,我們最需要的,可能真的是希望。

(擱筆於二零零三年七月廿四日)

5 comments:

Joy said...

覺得二沒有一好看,二簡直就像立志動畫,哎,誰讓深作欣二在拍二的時候已經掛了呢...

Julian said...

同意。尤其是片中的鮮血用得太假,反而削弱了導演企圖觸及現實問題的效果。我欣賞電影背後的構思,但要說拍出來的東西嘛,大概也只有慨歎一句「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可惜可惜。

也許該抽點時間重溫第一集了……

Anonymous said...

你這篇評論真的讓我豎大拇指!!
很多人會覺得第二部不好看
我卻不這樣認為,因為這兩部的主題不同
第一部算是青春校園劇?
第二部是哀傷沉痛的勵志片
都有在人性的掙扎和刻劃上努力~

男主角對未來感到迷惘,其他人也一樣
女主角(北野香織)質疑過男主角的觀點
覺得只是個殺人苟延殘喘的傢伙!

青井拓也一度痛恨七原秋也的行為
恐怖+殺戮,難道跟那些大人不同?

這些都讓我印象深刻!!
覺得這部的內容不膚淺而且發人深省

Anonymous said...

vcvc

Anonymous said...

在我心中
大逃殺1和2,有不朽的地位
提醒著我們不要盲目的追求並且活下去

立志不去做膚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