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8, 2006

行動的語言‧語言的行動


路 經肯德基,看見它推出了一系列手語公仔,每款各顯示一個英文字母的手語打法,從A至Z一共廿六款。我會心一笑,想起從前學手語的日子。上星期日去某教會客 串教主日學,講到工業轉型之際,不知不覺間做了幾次「轉變」的手語,儘管沒有練習兩三年,不過似乎還未至於忘光光,哈。

正 如廣東人說廣東話,法國人說法語一樣,世界各地流傳的手語都不相同。當初看見這套手語公仔以英文字母為題,還以為是肯德基這個跨國企業想方便全球販賣才 這樣做,但查考之下,卻發現這套公仔似乎只在香港發售,其設計師也是香港人。可能是字母的手語簡單,不必由幾個連續動作構成,容易以靜態的公仔表達罷。

說 起來,香港通用的手語跟南京那一派相近,據說原因是政府在五、六十年代從南京聘請了一批手語導師來港授課之故。不難想像,在這個「語言統一工程」之前, 香港的聾人彼此之間不易溝通,令本來就弱勢的他們更形孤立。聾人學校的成立,為他們提供了一個交流凝聚的場所;傳真機對他們而言就像一般人的電話,它的普 及亦使他們通訊更方便。社會近數十年來的這些發展,總算稍稍促進了他們作為一個人的社交生活。

手語是一種很有趣的語言,它沒有嚴謹的文 法,例如「我去工作」這個句子,固然可以順序打「我」─「去」─「工作」表示,但是打成「我」─「工作」─「去」 也無妨,各人有各自表達風格,自由又多元。由是之故,手語其實是富有詩意的,邏輯性不強,像「因為」、「所以」、「如果」、「那麼」、「但是」等等字眼, 在手語裡不太常用。

手語的詩意亦見於它的轉借特性。比方說,「青綠」的手語就跟「草」的相同——草不就是的麼?若我們嘗試用手語思考,說不定對事物之間的關係會有很棒的聯想,那不是沉迷於「語理分析」遊戲之輩所能想像的。

別 以為手語只是雙手的活動,它是名副其實的身體語言,表情和動作都很重要,尤其是不少聾人都學過讀唇,嘴形也是打手語時的輔助,有機會的話大家不妨一面打 手語一面說話,效果應該不錯。動作的大小也有傳達情緒的作用,就像我們高興時說話會比較大聲一般。聾人以手語交談時若有旁人望著,往往會放輕動作,道理跟 我們說話時發現別人瞪著會壓低聲音是一樣的。

既有藝術聯想,又富於身體表達,擅長手語的人也許是有潛質的話劇演員。(注)不 需觀眾,不需 舞台,他們日常的交談就是一場又一場即興默劇。在香港,所謂的 「正常人」自小被規訓得拘謹又生硬,規行矩步,明明是遊行抗議也乖得像行街,生怕多做了半個與別人不同的動作,多喊了一句與別人不同的口號。縱是不提世貿 不提普選,香港人在微觀的身體政治上已普遍被馴化,學習手語,可能亦是一種解放——我們不是解放聾人的救世主,我們自己也是等待解放的被困者。

是遺憾還是恩賜,在乎社會怎樣建構。放鬆一點,勇敢一點,讓我們重拾表達自己的權利。行動的語言,可以擴闊我們透過語言去行動的想像。只要不將之視為機械式的技術來學,上一兩個手語課程總有好處,我保證。


注:香港的確有聾人劇團。


PS. 最近在黃金商場附近某機舖目睹一位失聰仁兄打北斗之拳街機,只見他花了很長時間研究出招表,明顯是第一次玩,但用拳四郎已用得非常靈活。不知是否習慣了打手語,手指格外靈巧之故?(笑)
PPS. 家姐,我會好好珍惜你施在我身上的奇跡,這也是我的感恩方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