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08, 2006

荒野的候鳥

先前訂購的《Wild Arms Alter Code: F》原聲碟,今日終於送到了。一向喜歡Wild Arms系列的配樂,樸素中見精彩,十年前一曲《荒野の果てへ》,至今依然是經典之作。

自九十年代中旬開始,環保意識逐漸在日本RPG抬頭,不少作品都將故事背景設定成「世界在遠古的災劫中受到嚴重破壞,人類好不容易才能在惡劣環境下掙扎求存」,從Final Fantasy系列到Tales系列俱不乏這些例子(注)。 這個設定在Wild Arms系列更是每一集的基礎,「荒野」形象是劇中世界必不可少的元素。例如在第一集裡,故事開始的一千年前發生了一場抵抗魔族侵略的慘烈戰爭,到頭來魔 族是趕跑了,但大地乾枯,豐潤的水源和綠色已不復再,剩下片片龜裂的荒野。人類的技術文明與生活水平大大倒退,加上作為戰爭後遺症的怪物到處徘徊,離開村 鎮在荒野上長途往返變得十分危險。

到此為止,故事背景依然沒啥新意,然而Wild Arms系列卻活用這個背景,設定了一種有意思職業──候鳥(渡り鳥)。顧名思義,候鳥是居無定所的一群,儘管危險,他們仍然拒絕一輩子平穩地定居在一個 村子或城鎮,往來於荒野之上討生活。基本上,候鳥是靠接下村鎮居民委託的工作,領取報酬過活,說他們是游民也許亦不為過。好些工作是普通人不願意做,但總 得有人去做的,像保鏢、送信、討伐怪物等等,通常都聘用候鳥處理。

由於大多是短期聘用,候鳥的生活既沒保障亦不穩定。在一些民風較保守的 地區,看在以辛勤工作為美德的人眼中,候鳥只是不務正業的代名詞。事實上,不少人的 確是無法適應社會才當候鳥,箇中甚至有強盜和流氓,候鳥會受到歧視也不是沒有理由的。即使如此,當一個候鳥亦有出人頭地的機會,一旦發掘到古代文明的遺跡 和財寶,所賺到的錢可能多得足夠以後過著王侯貴族的生活。對於有野心又對本領有自信的年輕人來說,候鳥這份職業有其吸引力。然而現實是殘酷的,任憑你本領 再高,經驗再豐富,只要運氣差一點點,結果終究失敗。一將功成萬骨枯,整個故事裡只有鬥技場場主是發了財的候鳥,其他人呢?有人在任務裡廢了右手,生活起 居要靠不到十歲的兒子幫忙;有人在一次尋寶旅程中不敵怪物,斷了右腿更失去了妻子;有人明明已在遺跡裡找到珍貴的古代機械,卻於搬運到鎮上時發生意外爆 炸,造成多人死傷,還連累恩人為他賠償災民鬧得傾家蕩產……

儘管也有很多人並非為名為利才當候鳥,但可以肯定的是候鳥的日子並不好過。

回 到自身處境。在香港,市民缺乏政治常識,企業橫行,傳媒敗德,工會積弱,教會保守,對改革者而言,這不就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野嗎?至於投身社運界的人, 不但沒有上古寶藏可挖,最多大不了混個議員或者跨國NGO總幹事做做,不可能發達,而且絕大部份人都只能浮沉在短期的低薪工作之間,養妻活兒無望,受盡親 人白眼,搞不好偶爾還要向朋友賒借度日,比Wild Arms裡的候鳥更淒涼。

再把詮釋縮窄。香港的神學院猶如專為教會服務的職業訓練 所,學術素養欠奉,遑論推動教會建立與非基督徒對等交流溝通的普及文化。一個非基督徒,哪管你懂得 飛天遁地,基督教界內始終不會有容許你久留的席位(第一,沒有教會肯聘請你;第二,肯聘請你的基督教機構就算有也少得可憐,而且機構大多脫離群眾,沒 用)。在如斯困境下,我仍以打破身份的「嘆息之牆」、促進基督徒與非基督徒交流溝通為職志,豈非像孤身飛越荒野的候鳥麼?

我不曉得自己還可以當多久候鳥,但我會記住,到了成功的那一天,得到榮達的不是自己,而是長久受壓逼的廣大群眾。

只盼,在染上禽流感不支倒地之前,可以親眼看到結果。


注釋:
早說了,俺可是退役RPG魔王,對九十年代末的熱門RPG知之甚詳。之前提及的各遊戲設定如下:
FF VI──一千年前,魔大戰把一切燒光,魔法文明消失,人類千辛萬苦才靠鐵、火藥、蒸氣機令世界復甦。(世界設定有點像工業革命年代)
FF VII──環球企業「神羅公司」靠抽取作為星球生命之源的魔晃能源發跡,從而建立經濟與軍事的霸權。環境破壞以現在進行式發生。
Tales of Phantasia──百多年前,人類過度抽取瑪那,導致世界樹枯死,從此無人能夠使用魔法。
Tales of Destiny──一千年前(又是一千年前!),一顆小行星墜落星球,捲起的塵埃遮蔽天日,星球陷入冰河期,農作物無法生長,摧毀了當時的高科技文明。一 小撮特權階級在雲上建造得到陽光照射的空中都市,並從高處以武力壓制地上人。地上人反抗,引發天地戰爭,最終雖然擺脫了人為逼迫,但自然環境依舊惡劣,文 明衰退無可避免。

PS. 我知道我的人生一敗塗地,但還是奢望你回眸看顧,請原諒我的任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