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0, 2006

市井異聞錄(一)

工作場所所在的商廈,有幾層出租予僱員再培訓中心。平日出出入入,經常遇到一些再培訓課程的學員,多為中年人,當中以婦女居多。她們匆匆的來上課,我匆匆的去上班,就是在大堂等候電梯時相遇,彼此也不會有甚麼交流,充其量只是偶爾電梯在再培訓中心的樓層停下,開門之際傳來陣陣焗蛋糕的香味,讓我嗅到她們努力成果的一小部份罷了。

今日上班時,與三位來上課的婦女同乘電梯,聽見其中一位貌似新移民的女士用帶著外省口音的廣東話跟同伴談起電腦來。「咪以為喺屋企開電腦就係玩呀,可以賺錢架。」聽到這一句,原本在一旁發呆的我頓感好奇。賺錢?難道現在香港師奶的副業不僅局限在家務助理之類,甚至已進化成E-bayer,靠網上拍賣賺點茶錢?哈,連我這個廿多歲的傢伙也未想過網上創富呀,佩服佩服。

再聽下去,才發覺情況比想像中更離奇──「依家好多人玩網上遊戲,入面有好多裝備。我老公早排賣咗一件俾人,咁就賺咗二百蚊人民幣。」

甚麼?原來是替別人在online game裡升level賣武器賺錢?誠然,有online game玩家願意在現實世界以真金白銀購買虛擬世界的珍貴道具,這早已不是新聞,據說時下不少電腦遊戲雜誌都有刊登「代升級/代賺錢/代打武器」的廣告,不過,印象中以此為業的不都是青少年嗎?就像過去報紙上說的,他們是擠在狹窄的血汗工場裡長時間對著電腦的現代童工……想不到現在的大叔和師奶也加入戰團了,霎時間,我覺得自己實在太過不懂得民間疾苦。

這番說話動搖了坊間兩個刻板印象。第一,別以為玩電腦等於青少年的專利,中年人很難學電腦,說不定他們已有不少心得,根本不必靠甚麼再培訓(至少,我從未見過有任何一個再培訓課程是教人玩online game的);第二,別以為新移民就是甚麼都不會只會等福利救濟的一群,他們靈活變通的謀生能力,隨時出人意表。

人民是有智慧的,而且往往比自命慈善家兼知識份子的某些中產NGO更有智慧。剛進去辦公室坐下,就聽見旁邊有人狠批那對騙綜援的海嘯夫妻(注一),一面罵張超雄為綜援戶說項(注二),罵公屋居民花納稅人金錢(注三),一面又替早陣子一天工作十多小時終致暴斃的清潔工不值。我想,莫非要把所謂「有手有腳」的綜援戶全部踢進勞動市場,增加勞動力供給,逼使更多人鬥平鬥賤搶一隻朝不保夕甚或導致過勞死的破飯碗,你們這些在雲端俯瞰塵世的高等香港人才會安樂,高興地擠出一滴「同情的淚水」?正是這種「鬥慘」邏輯,助長了全球化下各國工資競相race to the bottom,萬千工人民不聊生。連這種全球化ABC也不曉得,竟敢面無愧色地說要「培育青年關注全球化」?再者,把「領綜援」和「工作」對立起來,是相當無知的舉動,縱是不提「義務工作也是工作」這類理念,世上本來就有「低收入綜援」這回事。

傳媒將「騙綜援」個案當成活靶窮追猛打,卻鮮有問「不領綜援之後可以有甚麼生活」。三、四十年前,基層家庭還可以在家裡剪線頭、黐膠花,幫補一下家計,再不然就自己動手造一輛木頭車,當個小販在街邊叫賣。現在呢?輕工業早就在二十年前北移,哪有製衣廠塑膠廠買你的貨?小販被趕入商舖,在高地價政策下每月要向地產商進貢昂貴租金,勉強留在街頭抗戰的話,要有橫屍街頭的心理準備。

民間智慧,緊貼時勢,現在的基層家庭自行發現「在online game裡賣道具」這個小小的生存空間,毋須政府和NGO「仙人指路」,不可不謂厲害。只是,在遊戲裡賺珍貴道具得花上很長時間,那位婦女的丈夫有空坐在電腦前如此埋頭苦幹,恐怕是位失業人士吧,至於她自己能夠在大白天上再培訓課程,也不像有穩定的工作。這樣的一個「雙失家庭」(雙失者,此處乃雙重失業 之謂也,與"Double Income No Kids"的DINK家庭對立),真的可以靠販賣「一件兩百塊人民幣」的虛擬道具餬口麼?我看很難。也許,這個家庭正靠綜援應付家裡其他開支,反正賣虛擬道具的收入不難迴避社署審查──當然,一旦被查出,自然又成為一件街道巷尾人人喊打的「騙綜援」個案了。

我懂的事,還是太少了。要明白小市民的真實處境,長期落區到底仍是必要的。儘管暫時未能放下身段,燃燒荒野中候鳥的精神,去7-eleven或老麥當個邊緣勞工,但至少,我會把以後在市井聽見的民間奇聞寫成「市井異聞錄」系列,好讓小市民的聲音和智慧不至埋沒。

今次,只是第一集,只是一個開始。


注釋:
一. 其實報章所謂的那「一年九次」騙取綜援下的旅行,當中有七次是上賭船,花不了多少錢。加上出錢的主要不是領綜援的當事人,而是她的前夫,旅費並非與騙回來 的綜援金額直接相關──再說,多領取的綜援金僅有二千五百元,足夠去怎樣的「旅行」?梁錦松當年買車逃掉的稅款恐怕也遠不止此數,但他並未受法律制裁。我 不是說「騙綜援」一定是天經地義的,然而,我想指出社會上普遍存在的雙重標準:即使不提梁錦松,領取grant loan又去旅行的大學生每年不知凡幾,同是「收下扶貧公帑去揮霍」,我們究竟基於甚麼價值觀批判綜援戶,卻放過大學生?這是非常值得反省的問題。
二. 這似乎是一個誤解。儘管張超雄平素支持搞好社會保障,但根據日月神報報導,他今次好像聲稱「騙綜援案判刑太輕,應該入獄,以起阻嚇作用」。不過,日月神報行文不盡不實,我半信半疑就是了。
三. 這不是似乎,而是肯肯定定的誤解,詳見友人的聖衣神話……不,是「拆卸神話」系列才對。(笑)

1 comment:

Signature™ said...

支持「市井異聞錄」系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