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2, 2006

藍天宣言

翻開報章,提起基督宗教,你會聯想到甚麼?是陳日君榮升樞機主教?抑或是關啟文開腔反同性戀?在傳媒裡,提到宗教事務,我們的焦點往往被牽引至被塑造成標 誌的幾個個別人物,彷彿他們的言論能夠代表整個宗教,代表所有信徒。佔人口約一成的基督宗教普羅信眾的聲音究竟是怎麼一副模樣,我們不容易從主流媒體中摸 索得到。

至於基督宗教自己的媒體又如何呢?創世電視花了數以百萬計的金錢在有線廣播,戲院每年總有一兩套「福音電影」放映,像《時代論 壇》、《基督教週報》等基督 教報紙也是由來已久,關於基督宗教的資訊似乎又多得泛濫民間。然而,上述的基督教媒體在生產報導之際容許多大程度的平信徒參與?多元報導和民間記者的概 念,對它們仍然遙遠。事實上,現今基督教媒體的問題與主流商業媒體非常相似,它們同樣都對其讀者群眾產生議程設定效應,誘導讀者接納甚麼事情對他們是重要 的,甚麼事情對他們是不重要的。一如主流媒體會「教育」市民將領匯事件理解為盧少蘭官司而不是私有化問題,大部份基督教媒體用舖天蓋地的篇幅大談同性戀和 挪亞方舟,卻甚少落墨於外判商接二連三拖欠工人薪金,就像那並不值得信徒理會似的——即使耶穌說過「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 亦 然。

經濟誘因也在限制輿論上扮演重要角色。主流媒體的收入主要來自廣告,為了自身存續,沒有理由在內容上故意開罪作為廣告客戶的資本 家。 同理,基督教媒體的收 入不少來自各大教會,它們既是大訂戶亦是廣告客戶,甚至是贊助者。凱撒和上帝,屬靈和屬世,界線於焉模糊。由是之故,基督教媒體的報導甚少與教會唱反調, 儘管有時為了增加話題,也會擺出「正反雙方論戰擂台」的格局刊登少量異議當作花瓶,但這終究離不開把議題簡化為黑白二分,欠缺深入對話的可能性。

在香港,今日沒有火燒異端的加爾文,也沒有要求百姓信奉首長指定之宗派的法令,但人民對宗教的言論空間,依然狹窄。

宗 教對話,不應該是象牙塔的遊戲,也不應該是宗教領袖在研討會上做的show。宗教對話是生活的,也是由下而上的,應該從普羅大眾的自主發聲開始。而且, 宗教對話的主體不應局限在信徒當中,皆因在社會上有宗教經驗的人並非只有該宗教的信徒,舉例說,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合起來不到全港人口一成,但讀過教會學校 的市民肯定不止這個比例。我們需要的,是宗教與社會的對話,而不是宗教對社會的單向表述,猶如薩依德提出的「對位式」閱讀,從接觸同一件事的不同人眼中去 理解這件事,才能有更透徹的認識。這不僅代表非基督徒聲音對透徹認識基督宗教的重要性,亦意味著基督徒能否在生活裡建立一套整全的信仰——人有著多重身 份,你可以是一個基督徒,同時是一個女性,又是一個打工仔。聖經說要關顧貧窮人,但做物流管理要搞cost cutting,包括裁員,這個時候可以怎麼辦?諸如此類的問題,並非一個將宗教和社會對立起來的信仰模式所能解答,身份可以分開幾個,當事人卻無法分身 成幾個,對立式的意式形態注定招致自相矛盾,人格分裂。

為此,一群有心人現正籌備創立一個針對基督教議題的獨立媒體,擺脫當前傳媒既有的結構性枷鎖,打開我們頭上那一片言議自由的浩浩藍天。我們有以下三大宗旨:

一. 鼓勵獨立信徒發聲,毋須背負教會和機構的包袱,建立從下而上的信仰力量
二. 歡迎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參與,打破單向宗教論述,實踐屬於人民的宗教對話
三. 胸懷普世,緊貼本土,與社會上的弱勢者共同抗爭

我們的內容將包括神學探究、時事分析、文化評論各部份,現誠徵編採人員與寫手多名,歡迎各方志士仁人聯絡我們,共襄義舉。

==========================================================

寫罷上面那篇徵兵文告,突發豪興,欲仰天長嘯,吟詩去也。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鎚,邯鄲先震驚。千秋二壯士,烜赫大樑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明晚,應該會與同志暢飲一番。

2 comments:

HamChoi看世界 said...

為什麼不用獨立媒體?

Julian said...

我們的其中一個方案也考慮過在成立初期先借用In-media的平台發表,以壯聲勢,之後再自己開壇。總之,為了保持獨立性,我們不打算以「成為In-media一部份」作為長線方針。再說,那邊已有一檔「非典型信徒」專欄,從一開始的定位就忽略非基督徒的聲音,不合我等宗旨,但是在In-media另開一欄嗎?看起來又太寸,好像跟別人對著幹似的,況且不明白我們宗旨的讀者可能會以為兩邊性質重疊。為免麻煩,我看還是算了——不過與In-media保持合作伙伴關係倒是一貫的希望。

當然,最終如何決定仍須大夥兒一起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