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3, 2006

良心

電影節,昨晚去文化中心看電影,抱著期望進場,滿肚失望散場。事後坐在樓梯上,與朋友一面喝色素香精多於酒精的酒,一面聊天:聊社運,聊宗教,聊大計。

昨晚看的片子拍得很爛,意識膚淺庸俗(注一),但當中一個片段提及《多馬福音》指每個人心中都有神的形象,只要發現自己,釋放自己,每個人都可以成為跟耶穌一樣的「神之子」,毋須依賴牧者、教會(甚至耶穌本人)。

我沒有研究過《多馬福音》,並不清楚它是否真的如此記載,然而這個主張的確有意思。這個主張不會令我產生入教意欲,但我很喜歡。感性上,它讓我想起《Xenogears》裡蘇菲亞的名言「對神的信仰,不是向外求的東西,而是從內在萌芽的存在」,也讓我想起一些往事;理性上,它肯定了人本來的美善,與我幾年來講究良心和意志的思路相容。

為 甚麼我相信人皆有良心?這不是建基於經驗實證的結論,我如此相信,是因為我承擔不起不相信的後果。「普遍良心」的存在有兩個功用:第一,它是「普遍」 的,亦即人所共有的,是故可以作為共通的原理原則,人與人之間能據此而協調和諧,交流溝通;第二,它是「良心」,是向善的,因此保證了上述的協調狀態有趨 向美好的可能。

先說第一點。普遍性對於交流溝通是必要的,沒有共通點的話,互相理解是不可能的,這情況有點像「對話成立的條件是先有共同語言」(注二)。 杭亭頓的「文明衝突論」之所以臭名遠播,皆因他將世上各種文明視為「獨自」的實體,彼此有著徹底而本質的差異,決不可能相容,決不可能溝通,只可能以暴力 去衝突爭鬥。同理,否定人具有普遍性,高舉個人的「獨自性」,主張每個人本質上有絕對差異的話,這種觀點無疑是杭亭頓「文明衝突論」的「個人版」,其結果 必然否定人類溝通的可能性,剩下的就只有單純的暴力——暴力,指的是不用徵求對方理解,也不用得到對方同意的單邊主義行動,暴力可以是肉體上的,更可以是 精神上的、經濟上的、政治上的、文化上的、感情上的、聲譽上的、人際關係上的。由是觀之,某些披著後現代外衣的反人文言論否定人的普遍性,看似進步,實際 上卻是非常危險的極右主張。

再說第二點。普遍性帶來共通點,共通點帶來協調和諧,但倘若這個共通點與良心無緣,最終達致的協調狀態也許只 不過是同流合污,甚至暗藏殺機。比方說,新古 典經濟學假設「人皆自私」、「人皆追求私利極大化」,把自私作為共通點,建立名叫市場的協調秩序,宣稱供需雙方俱可從中獲得最大利益——問題是,正正因為 「人皆自私」,只要有一丁點機會(例如imperfect information),人就會不惜損人以利己,破壞市場秩序,石蠟毒米、頭髮豉油、殺蟲水火腿、大頭嬰奶粉等等等等恐怖食品的出現都是證據。為免發生 這類後果,作為普遍性的良心自有其必要。

我不想承認人類只能暴力衝突,也不想承認人類沒有棄惡行善的潛力(注三),所以,我相信人類有普遍良心。是的,這是wishful thinking。

普 遍良心,不等如某種鐵板一塊、規範全人類行為的一致守則。指著某種特定的具體行為,然後將之定性為放諸四海皆準的「善」(例如捐錢),或者放諸四海皆準 的「惡」(例如殺人),通常都有問題,很容易就找到反例將之推翻。我們無法不同意道德有其處境性。也許所謂的「善」並非不變的本質,而是以家族相似的方式 存在,每個人心目中的「善」所包含的元素都有些相同,有些不同,而且,某甲和某乙共有的元素,不必然完全等如某乙和某丙共有的元素。(注四)

可是,這已經足夠了。

具體行為規範往往離不開社教化和社會建構的過程,像「重婚是罪惡」(沒有一夫一妻制,豈會歧視重婚?)、「愛國乃應有品德」(民族國家出現之前,哪來的愛「國」?有的大不了是忠君而已)之類就是。然而良心不能還原為純粹的社會建構,否則等同抹殺人的道德主體。(注五)

坦白說,我不懂哲學也不懂倫理學,對於良心這回事想得並不通透。但無論如何,若我仍以融和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為志業,普遍良心就是我的出手理由。


注釋:

一. 那套爛片叫"Mary",Abel Ferrara執導。它批評米路吉遜那套《受難曲》, 指出耶穌受刑的血腥影像不是重點,重點應放在他活著時對門徒的言行。這一點原本不錯,也點出了《受難曲》強調血腥影像以煽情的問題,但令人忍無可忍的是電 影把對聖經提出另類註釋的人抹黑成嘩眾取寵搏取名利,又聚焦於將明昆社式的「家庭價值」說成信仰表現。導演將女主角當成大徹大悟的聖女,但這位「聖女」究 竟做過甚麼呢?去耶路撒冷朝聖一整年,和弟兄姊妹吃吃飯,扮彼得坐坐小艇。遇上炸彈爆炸,一個人逃開,甚麼都沒有做,甚麼都沒有問。影片中再三出現的伊拉 克戰爭、透過逼迫數十萬巴勒斯坦人離鄉別井後成立的以色列國,全部都被去歷史化去政治化,彷彿丟下一句「只要有愛就解決」作結案陳詞。媽的,凡此種種活脫 脫就是美國新教原教旨主義右翼的思維。這種口惠而實不至的「愛」廉價無比,到處泛濫成災,無怪乎田中芳樹在《創龍傳》裡會寫道:「愛是一個美麗的字眼,可 是被那些亂用這個字眼的人給污染了。目前敢厚顏無恥地說出『愛』這個字的只有騙子教祖或婚姻騙子了。」

二. 「作為交流溝通之基礎的共通點」其實比各國語言更根本,因為中文最終也能夠翻譯成英文,但要注意的是翻譯方式並沒有標準答案,而是具有多樣性 的。文化之間的翻譯,人和人之間的翻譯,情況也差不多,會呈現為合一而多元。相關論點,可參考Marc Crepon《製造敵人的文化》一書中「文化與翻譯」一文。

三. 香港有很多基督徒在傳福音時都強調人皆完全墮落,自身絕對沒有向善的能力,因此必須靠上帝這個外力方可贖罪得救。此所以,每當我提及良心時, 他們都會反射性地說人的良心不可靠。然而一旦否決自己憑良心辨別是非的能力,你又怎可能知道這個神孰善孰惡,是否值得相信?「完全墮落論」企圖建構出「人 信上帝的必要性」,其代價是削弱「人信上帝的可能性」。說到這裡,那些基督徒不少又說「人信上帝是靠聖靈感動,而不是靠自己判斷」,嘿,無法辨別是非的 話,焉知「感動」你的是聖靈抑或邪靈?別搬出聖經跟我說「好樹結好果子壞樹結壞果子,所以被聖靈充滿會做好事,被邪靈纏身會做壞事」,這不能成為判別聖靈 邪靈的基準,因為無良心的人連辨別好事壞事也辦不到!

四. 試試示範何謂家族相似。假設有甲乙丙丁戊五人,他們各自持有代號為0至9的元素當中五種:
甲–(1、3、5、7、9)
乙–(1、3、5、6、8)
丙–(1、3、4、6、8)
丁–(1、2、4、6、8)
戊–(0、2、4、6、8)
他們彼此之間有相同的數字,但並沒有任何一個數字同時為五人所共有,亦即沒有一個貫穿他們五人的不變本質。而且請注意,雖然甲和戊沒有任何一個數字相同,但他們依然處於同一個相似家族。

五. 對道德抱持百分百社會決定論的人,下一句潛台詞往往是「所以,我們應該________(請自行填上,例如「為所欲為」、「無可無不可」、 「依本能行事」等等)」。有趣的是,這個「應該」的價值判斷又是怎樣得出來的?根據「社會決定論」,這個「應該」必然也是由社會決定的。如此一來,要麼你 就繼續堅持社會決定論,然後承認自己無法推論出這個「應該」;要麼你就推翻社會決定論,繼續對「社會決定道德」這件事作價值判斷。這兩個選擇都令人非常尷 尬,前者無奈復無力,後者壓根兒自相矛盾。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