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7, 2006

高堂明鏡

憶起星期六的即興行山,想到中大新亞書院的校歌
山巖巖,海深深,
地博厚,天高明,
人之尊,心之靈。
廣大出胸襟,悠久見生成。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十萬里上下四方,俯仰錦繡,
五千載今來古往,一片光明。
十萬萬神明子孫,東海西海南海北海有聖人。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手空空,無一物,
路遙遙,無止境,
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膚勞我精。
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珍重珍重,這是我新亞精神。
作 為處身四院合併年代之後的新亞人,我對新亞書院沒有特別的感情,卻對這首新亞校歌(還有新亞山頭)有點感覺。歌詞 裡關於中國的部份我很陌生,這是成長於殖民地統治下的結果,某種意義上是咒詛,某種意義上是救贖。倒是末段歌詞,這些年來偶爾讓我在困境裡回味。闖蕩江 湖,無權無勢也無人指點,正是「手空空,無一物」;社會與教會的改革不知何日方竟全功,是為「路遙遙,無止境」;但儘管前路再難走,依然要抱持希望走下去 ——因為這不是做不做得到的問題,而是去不去做的問題——故云「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不過呢,近日對著鏡子梳理頭髮,發覺頭上至少長了三根白髮,破盡歷年紀錄。「趁青春」這一句,大概已成絕唱。
PS. 唉,為甚麼我的存在總是令你們內疚,而不是令你們幸福?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