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8, 2006

流行文化的視野

心血來潮,上暌違逾半年的巴哈姆特《Xenosaga Episode III》的資料,意外發現插畫師麥谷興一的網站。上去一看,看見他在美國侵略伊拉克前後設計了一系列反戰logo(注一),供網民任意下載使用。覺得有意思,也就放了一個在這網頁右邊。

Xenogears和Xenosaga系列是我酷愛的RPG,劇情之深刻絕不遜Arthur C. Clarke等科幻大師的小說,旁徵博引更尤有過之。麥谷負責其中的機械設計部份,功力不弱。不過,我倒沒想到麥谷在ACG工業(注二)發展之餘也關注世界大事。看見攻伊逼在眉睫,他在二零零三年二月畫了一款反戰圖案(就是左圖),放上網站流傳,待三月二十日侵略正式開始,他再畫一款包上染血繃帶的圖,以示悲憤。

同樣是流行文化廣傳的地區,香港卻鮮有藝人會做這種事。也許我們可以說本土的ACG工業不如日本發達,有名氣的商業插畫師不多,然則紅透半邊天的歌影視圈子又如何?倘若有一個動輒見報的「創作歌手」因為目睹距香港千里以外的地區發生了慘事,如美國攻伊、伊朗地震、南亞海嘯、河南煤礦爆炸等等,自發地作一首歌放上網讓人免費下載(不管這首歌的製作如何粗糙如何低成本,一如這幅圖),我們可能會嘩然訝異。畢竟,Beyond的歌曲算是本港樂壇關心世界的表表者,但他們的《光輝歲月》、《Amani》都不是非牟利的,近一點的如黃偉文填詞的《曼谷瑪利亞》,亦不是免費的。主導香港流行文化的論述,是CASH的搶錢邏輯和「翻版者死」,同志在遊行裡唱《愛是最大權利》也慘遭以版權之名勒索買路錢;本應便於資訊流通、突破版權框框的網路世界,則僅僅成為明星宣傳的另一個窗口。我們輕蔑流行文化(對弱勢的流行文化尤其如此,例如港漫的待遇就及不上港產片),堅信它是單純的消費與娛樂,不屑加入具深度的元素,結果生產出來的文化產品就真的變成單純的消費與娛樂——這是標準的自證預言示範。

韓劇《醫道》、《大長今》受歡迎,三色台東施效顰,拍其《本草藥王》,結果故事主軸依然是十年如一日的土產婆媽愛情劇,完全學不來人家的歷史感。彷彿與此互相呼應似的,當成龍等香港藝人齊聲大罵世貿示威者之際,南韓卻有李英愛等藝人公開支持示威者,反對世貿及與之同流合污的香港政府。是香港沒有土壤培育具備普世視野的流行文化嗎?不是,說不定是我們誤以為流行文化本質上不可能具備普世視野罷了。

此所以,我向來不反對學生打機看漫畫(注三)。有品味的玩家/讀者有助高質素作品出現——不玩又不看,如何培養品味?

麥谷興一說,他製作的反戰圖案並非惟獨針對伊拉克戰爭,而是普遍的反戰。我算不上絕對和平主義者,但既然世上不義之戰多如繁星,以色列對巴勒斯坦的暴行尚未平息,蘇丹又發生大屠殺,將他的反戰圖案放上這裡總不決派上用場的機會,雖然,我盼望有把她放下來的一天。

注釋:
一. 其實我不太喜歡「No war please」這一句,既是不義之戰,應該理直氣壯喝令侵略者住手才對,何須用「please」請求?不過一般日本人應用英文的習慣有點奇怪,同情地理解就好。
二. ACG工業,意謂動畫(Animation)、漫畫(Comic)與遊戲(Game)三大流行文化產業,以這方面而論,日本無疑是超級大國。
三. 作為一個活該吊起來打的不良教育工作者,我甚至會在上課時擅自拿學生的漫畫看個不亦樂乎,話說一整套《聖鬥士星矢》就是這樣看完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