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6, 2006

租檢

星期六在深愛堂約略提過公屋租金檢討爭議,希望在下次實地社區考察時為出席的朋友提供多一個切入點。然而當日給的資料的確不多,未能好好介紹租檢議題,現在轉載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的聲明,以作參考。

==========================================================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對《公屋租金政策檢討》的聯署聲明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下稱聯盟)對今次公屋租金政策檢討的基本立場是:1. 先減租、後檢討; 2. 公屋租金政策必須透過「立法保障」及「為加租設上限」; 3. 反對借租檢為名廢法加租,任意改變原來簡單易行的中位數。聯盟對《公屋租金政策檢討諮詢文件》(下稱《諮詢文件》)有下列五項立場性的意見:

1) 停售居屋拖垮房會財政 檢討目的只為修例加租
聯盟認為房委會今次公屋租金政策檢討,是政府為了挽救樓市作出全面調節房屋政策的產物。由於房委會因停建/停售居屋及公屋,導致財政由盈轉虧,破壞自八七年《長遠房屋策略》定下的發展策略。聯盟認為,房委會今次檢討的目的,並非《諮詢文件》中指出要提出一套租戶能夠負擔、具彈性、提供更多選擇或有助公屋計劃長遠持續發展,而是文件第4.7段中提到:「(房屋條例)這項法律限制引致一個重大後果,就是當租金與入息比例中位數超逾10%時,房委會便不能加租」。房委會真正的目的,是藉租金政策檢討,掙脫《房屋條例》對其加租的約制。聯盟認為,公屋的性質是「社會房屋」,是對基層市民基本的社會保障,須以「非牟利」、「可負擔」原則營運,由於政府停售居屋及出售商業資產,影響經常性的收支平衡,導致房委會出現結構性財政赤字,因此,政府須最終負起對提供公共房屋的長遠責任。

2) 立法保障加租設上限 放寬租援減租舒民困
《房屋條例》中有關公屋租金政策的基本精神,是透過「立法保障」為租金「設立上限」,確保公屋租金的釐定,維持在居民「可負擔能力」的範圍,聯盟堅持任何公屋租金政策的改變,絕不能違背這項基本原則。終審法院去年的裁決指出「立法條文的宗旨及作用是要限制房委會不能動輒加租,以及限制房委會可以加租的幅度」。法例只是對房委會「加租」作出限制。而《條例》第17條中列明:「委員會可按其認為適合的期間全部或部分減免根據任何租契須繳付的任何租金、同意租賃金或其他代價。」法例的精神清楚明確,房委會在定租方面「有責」「有權」。聯盟認為:任何社會政策或法律條文,只能發揮保障某個界定類別人士的利益,「個別人士」的困境,須透過不斷完善的政策措施予以協助。公屋租金政策的核心任務,是確保為「有需要人士」解決住屋問題,並將公屋租金維持在居民「負擔能力」的範圍。聯盟重申:公屋租金政策必須在「立法保障租金設限」的前提下,附設立一個以「一視同仁」、「程序簡易」的租金援助「安全網」。

3) 負擔能力是定租準則 更改租約定義可能違法
《諮詢文件》最令人不滿的是,沒有正面回應居民指多年來因通縮造成沉重的「負擔能力」問題,反而挖空心思,為求技術上調低現時的比例中位數,不惜冒政治及法律的風險,意圖改變《房屋條例》中對「租戶」及「租金」的定義!聯盟認為,房委會在終審判決有結果後,沒有按照承諾即時減租,已經引起公憤!而在今次租金政策檢討中,反而不斷尋找「代罪羔羊」,指現時的「綜援戶」及「所謂富戶」並不存在負擔能力的問題,引導公眾接受在現行的租金住戶計算中,剔除有關人士,文件更建議將「租金定義拆骨」,剔除差餉及管理費,人為地將現時超過中位數上限的14.6%壓低至7.7%,製造「變相無須修例可以鬆綁加租」的效果!聯盟認為房委會以偷天換日手段,是意圖繞過立法會,以「數字策略」解決「政治問題」,有可能違反《房屋條例》。

4) 中位數程式簡單易行 可加可減機制藉口拖延
聯盟認為房委會沿用的「租金與入息比例中位數」及反映屋邨之間差異的「屋邨比對價值」,是一套「簡單易行」的統計方式,多年來用以概括衡量租戶的負擔能力,並經立法過程列入現時的《房屋條例》。事實上,房署署長陳鎮源在4月19日立法會會議中,亦公開承認一直有可加可減的租金調整機制,房委會在今次租檢中,以沒有一套客觀的「可加可減」租金調整機制,拒絕市民提出「先減租、後檢討」的要求,顯然是一個藉口!其實現時香港社會趨向貧富兩極化,堅尼系數已達0.52,基層市民的入息增減與物價指數升降脫節,房委會在現時「通脹期」推銷可加可減租金機制,市民很難相信房委會有減租的誠意。說到底,《諮詢文件》用大量篇幅提出所謂改善「比例中位數」的計算方式、引入可加可減租金調整機制…等建議,都是想說明現時《房屋條例》對房委會的權力構成太大限制,為建議將來修訂《房屋條例》中「租金與收入中位數比例不超過10%」的法定限制,製造民意基礎罷了!

5) 不劃一租金製造歧視 貧困戶成代罪羔羊
聯盟認為《諮詢文件》以大篇幅建議實行一項無助改善租金收入,但充滿爭議性的「不劃一租金」政策,建議不但引起公眾爭論不休,更對公屋居民造成分化,轉移公眾對捍衛「立法保障可負擔租金」的關注。「不劃一租金」令人最感憂慮的是,建議以增加住戶選擇為名的「富者擇優」原則,製造了「公屋市場化」及「社會歧視」,挑起社會矛盾,違反了公屋政策中公平及一致的精神。聯盟重申:公屋性質是「社會房屋」(Social Housing),為基層市民提供住屋保障,在資源分配上須按照「平等機會」而非「富者擇優」的原則,避免製造社會歧視。

聯盟重申對《諮詢文件》的基本立場如下:
  1. 公營房屋作為「社會房屋」計劃,租金的釐定必須按「非牟利」及「可負擔」的原則營運,房委會不能因停售居屋及出售商業資產,推卸發展公屋的責任,而政府有責任作長遠承擔。
  2. 房委會必須正視公屋租金已遠超入息中位數10%的問題,履行公開承諾:先減租、後檢討;
  3. 公屋租金政策必須透過「立法保障」及為「租金設置上限」,以保障基層市民的住屋權益;
  4. 公屋租金援助計劃須確保「個別有需要」的住戶的租金,維持在一個可負擔的水平,計劃的申請資格須按「一視同仁」的準則,申請程序亦須「簡單易行」,才能發揮「安全網」的作用;
  5. 反對房委會藉租檢任意更改《房屋條例》中對「租戶」及「租金」的定義;
  6. 反對房委會以現時未有「可加可減」的租金調整機制,迴避行使減租的權力;並藉改動有關機制,意圖繞過立法會,為未來廢法和加租鋪路;
  7. 反對房委會的「不劃一租金」建議,製造「社會歧視」及將公屋「市場化」。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2005年5月10日
聯署團體/屋邨
------------------------------------------
致 :各關注團體
由 :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
日期:2006年5月10日

有關邀請民間團體對公屋租金政策檢討作聯署聲明

各民間團體如同意捍衛基層權益聯盟的聯署聲明,並願意加入聯署,請填寫下列表格,並在2006年5月24日下午6時前,以電話、傳真或電郵回覆。

團體:
聯絡人:
電話:
傳真:
電郵:

聯絡電話:24110196 傳真:26124222
電郵:greypower1997@yahoo.com.hk
聯絡人:張小姐(90363598)或伍先生(96307949)
==========================================================

紅字部份是我標明的,用以釐清政府製造的一些常見誤會,包括「公屋減租導致房委會有赤字」,以及「公屋租金合乎規矩,並未超過入息中位數一成」。

星期六在深愛堂約略提過公屋租金檢討爭議,希望在下次實地社區考察時為出席的朋友提供多一個切入點。然而當日給的資料的確不多,未能好好介紹租檢議題,現在轉載捍衛基層住屋權益聯盟的聲明,以作參考。

不知道深愛堂那邊有多少青年朋友會來這裡發現上述聲明,哈。坦白說,我不算清楚箇中來龍去脈,或者待有參與今次租檢抗爭的朋友補充一下罷(對,阿球,我正在呼喚你)

原本想談今天佔據日月神報頭版的民主黨「真兄弟」鬧劇,回心一想卻覺得公屋租檢對市民大眾影響之深遠決非這些宮幃內鬥可比,所以還是算了。Bourdieu、Hobsbawm,甚至田中芳樹都認為,公眾不應將政治視為政客之間的人事糾紛,我有同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