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0, 2006

時光倒流十五年

十五年前的今天,我還是一個等待升中派位的小六生。假如可以對過去的我說一些話,現在的我究竟有甚麼想說?

別擔心,你畢業時會考到全級第一的,高興一下吧。

不過,不要太在意成績,更不要將自我價值建築在成績之上,否則升上中學之後保證你抬不起頭做人。給自己多一些信心,就算身邊有一堆同學分數比你高,你依然擁有他們難以企及的光芒。不是說他們不夠聰明不夠才華,而是你敢於想他人所不敢想,校長和副校長都被你公然質詢。安靜地反權威是你的天賦,好好珍惜。再說,最後你會發現成績比你差一截的同學人工比你高三倍。我知道你不貪錢,但總之無謂計較名次等級了。

勇敢一點,不要害怕做錯!要面子的性格有時可以是你的原動力,但更多時候會成為你的跘腳石。顧忌他人目光而規行矩步,只會將自己束縛得毫無成長空間,父子與驢的故事你不是早就聽過了嗎?多嘗試新事物會讓你摸清自己興趣所在,多接觸人會讓你更認識自己。

升上莫記別高興,那裡終究是個小池塘,老師不錯很用心,同學也很馴良,但來來去去都是差不多的人,說差不多的話,懂差不多的東西,有差不多的興趣,他們不瞭解你價值所在,大不了將你定性為老式文人一個——詢問JUPAS報考人類學好不好,老師只能啞口無言,喃喃回答一句「其實也不用挑那麼冷僻的科目」,你還有甚麼好說?在這種環境待久了,你會變得不懂正確認識自己。文理雙修不算甚麼野心,不在「文科/理科」二分法框架之內的知識多的是,出去闖天下吧!看自己喜歡的書,學自己喜歡的技能,閑來竄進大學的lecture theatre旁聽,遊走港九新界逛未逛過的地區,多麼痛快。

雖說校內鮮有瞭解你的同窗,但也不妨放下害羞,主動一些,圓滑一些,跟大夥兒踢踢足球,一起午膳。喂,別皺眉啦,我不是說你要虛偽逢迎,我是說多與人具體相處才能學會體會他人感受。世事並非只按一套硬道理運行,你也不想成為渾身毒刺的海膽,動輒誤傷旁人,對不對?

多著緊對你好的長輩和老師,他們不會永遠在你身邊的。知己難求,對待好朋友不要那麼任性。至於女朋友?你這個拿紀念冊請人寫也會臉紅到脖子的沒用小鬼,長進一點好不好?與其不戰而悔,不如先戰再悔……不過呢,即使吃了一打半打檸檬也不用在意,其實校內的女生都不太適合你。The best is yet to come,這一點我絕對可以寫包票。

最後一句:多想想你真正追求的是甚麼,人生不是理所當然被安排好的。

==========================================================

這幾年來,常在夢中哭泣,醒來卻惘然渾忘落淚枕邊的緣由,心裡只感到有很多虧欠,對不起某些面目模糊但很重要的人。平日情緒無甚波動,會這個樣子,說不定是我潛意識裡抑壓了太多遺憾。

如果可以時光倒流十五年,重新活一次,是否就能彌補這些遺憾?

如果只可以許一個願望,我希望再來一次,無奈人生是一個不准save也不准reset的RPG。

不曾從書本學到知識就無法教書,不曾從人生領取教訓就無法教人。既然時光不能倒流,惟有教導後來者不要重蹈覆轍好了。
PS. 侑子,我要付出甚麼代價才能實現願望?

5 comments:

Ivy ST said...

我想,如果十年前的我看見現在的我,恐怕會爆粗罵我從俗沒出色吧,我還哪有「資格」去教人呢......

Julian said...

你有幾「俗」呀老細,怎會叫沒出息? = =;
讓小孩調整一下期望也是教育的一環,
這世界可不是好混的……

突然想起聰頭在InMedia轉載的文章

「試想,這些上大學時都夢想著未來能夠過上精英生活的年輕人一旦在畢業後發現,原來社會上的精英位置早已經被佔滿,他們面臨的不過是與農民工一樣的生活境遇,他們的心理落差會有多大?」

hevangel said...

聽林海峰的細路哥﹖

Ivy ST said...

俗呀,果個靚妹覺得俗嘛,佢連去唱k都覺得乜乜物物喎,唔死?!佢點會覺得我有資格教佢呢。我都算「化」囉(!),冇昨天既pk就唔會有今日既認知...

其實你段quote講既野,我老豆已經同我講左十幾年(應該話係類似既--當然啦佢開始講果陣我都未上大學,同埋佢既結論係要努力讀書起步高過人...)...可能因為有晒心理準備,所以冇乜落差... -.-|||

Julian said...

對呀,教訓總是在犯錯之後才學會的。所以,若不帶著現有的記憶和經驗,就是時光倒流再活一次也沒有意思。反過來說,相比帶著現有記憶再活一次,由長大了的我們勸誡小時候的我們,終究只是次選。

有無興趣寫返篇文講下自己細個嗰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