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9, 2006

肯定與排斥

《反芻》一文後,近日舟車勞頓之際,腦裡不禁又玩起有現實感的文字遊戲來。今次是關於全稱名題的兩種不同效果。

定義往往是一個劃下邊緣的過程,邊緣以內是屬於該定義的,邊緣以外是不屬於該定義的。換言之,定義同時包含著肯定排斥。這種雙面性就是今次遊戲的基礎。

「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這句老掉牙的話經常被用來勸阻別人進行宗教批判——引申出來的潛台詞是「算啦,人家終究是一片好心,你們不要咄咄逼人斤斤計較」。此話一出,通常令爭論中的雙方都不爽,信教的不滿自己的信仰「被貶」至與其他宗教平起平坐,反教的則認為明明打得正高興卻跑出一個路人甲做架樑。看來勸架的老好人倒不容易當。

先不管當事人的感受如何,只要懂得利用定義的雙面性,「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這句話可以變得極具殺傷力,不再是老好人的專利台詞。既然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那麼不導人向善的就不是宗教。想通了這一點,有心攻擊某宗教的人就可以揪著該宗教之典籍的不仁之處,或是一些信徒的惡行,然後疾言厲色暴喝一聲:「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今次的潛台詞,卻是「你們污染人心,算甚麼宗教?你們是邪教!」

同樣一句說話,只要發言者動機不同,再轉換一下語境,即可化干戈為玉帛(或者化玉帛為干戈),政治效應大異其趣。

另一個沒有那麼戲劇化的例子,是全港大部份家長和補習社奉為鐵律的「求學就是求分數」。落實在行動之中,這句話大多展現為讀書只針對考試成績,例如將課文背個滾瓜爛熟、貼中考試題目,又或者鋼琴奧數芭蕾舞樣樣都學務求搏取名校考官歡心。上述展現,屬於定義的肯定性質,因為它界定了「求學」的內容。「求學就是求分數」也可以展現為一種排斥,只要事情不牽涉計分/考核/證書/規定課程,不管那件事是沉思、養貓、寫網誌、練八卦掌、修理水喉、研究卡巴拉、讀《楞伽經》抑或《資本論》,全部都不算「求學」,那是玩,是浪費時間。

再一次證明,定義與行動是緊緊扣連的。「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和「求學就是求分數」兩個例子,反映了定義與行動的兩種不同關係:前者是積極的,發言者為了行動而改變定義,透過微妙地轉換「宗教」一詞的指涉範圍而達成批判目的;後者是消極的,當事人被定義局限了行動,縮窄自己求學的可能選擇。一念天堂,一念地獄,主體意志的存在與熄滅只是一線之隔。

善用定義的肯定與排斥雙面性,在政治修辭上將會增添不少戰術利器。可惜香港社運界前線人員當中擅長文字功夫的不多,一篇聲明寫得通順已經偷笑,至於具備哲學層次之文字敏感度者,更是少之又少。故此,有志投身改革的青年文膽請別氣餒,讓你大展拳腳的空間實在多的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