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9, 2006

Keroro軍曹的永劫回歸

Matrix Revolutions裡面,Oracle說"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這句話不見得對所有事物都適用,例如漫畫。某些漫畫以一個又一個短篇小單元構成,每個單元的劇情各自獨立,只有一些相同的角色貫穿其中。這種格局的漫畫,原則上是可以永不完結的,像《叮噹》、《老夫子》,還有近年的《Keroro軍曹》。

以相同角色不斷貫穿一大堆獨立小故事,那些角色的性格往往會成為固定的典型,例如永遠不成材的大雄,永遠品學兼優的靜宜,永遠欺負弱小的技安,永遠喜歡炫耀的阿福。他們的性格甚少隨著作品推展而改變,這一點與強調主角成長歷程的少年漫畫形成強烈對比。(注)《Keroro軍曹》也一樣,Keroro小隊五人的性格都是固定的,不過,今次的固定與其說是代表不同性格的人,倒不如說是我們在生活中不同時刻流露過的心態和舉止。

你試過像Keroro那般玩心十足,娛樂重於工作,一頭栽進新玩意當中嗎?

你試過像Tamama那般努力維持可親外表,博取他人認同,心底卻積存大量負面情緒,隨時想發飆嗎?

你試過像Giroro那般剛直認真不偷懶,在公務上力主正論,結果人人都乘機把責任丟給自己扛,甚至指派你做執行他們新計劃的白老鼠嗎?

你試過像Kululu那般滿肚鬼主意,設計惡作劇讓別人出糗,自己卻暗中偷笑嗎?

你試過像Dororo那般立心善良,處處為人默默奉獻,然而卻一直被他人遺忘,一直分享不到他人的歡笑,只能獨自黯然嗎?

以上情況我都試過,估計很多人也一樣。小隊五人代表的五種面相在各單元裡一再重現,讀者的心亦在過程中一再輪迴。荒誕爆笑過後,不難有所共鳴。

《Keroro軍曹》這套作品的「未完成性」,扣連著讀者對生活的「日常感」,它不會慫恿讀者以變成一個怎樣的人為目標(像孫悟空的遇強越強,星矢的友情第一,碇真嗣的學會愛自己等等),一切都有如日出日落地循環,包括我們心情和境遇的流變。它的世界擁有的不是直線時間觀,而是圓形時間觀。表面上,《Keroro軍曹》是一套低年齡向的漫畫;實際上,箇中一些元素要有點年紀的御宅族看了才嚐得出味道。


注釋:
強調主角成長的少年漫畫俯拾皆是,像《足球小將》是主角在球技上的成長,《I"s》是主角在面對戀愛關係上的成長,《課長島耕作》是主角在企業內地位爬升的成長。這類漫畫若要長期發展下去,拖延結局來臨的日子,最常用的手段是不斷提高下一個難關的險峻程度,經典例子可見《龍珠》的劇情,敵人一個接一個,而且一個比一個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