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04, 2006

有了產權,還有多少知識?

昨夜與朋友逛旺角,光顧了一家位於廣華街的甜品屋。一碗芒果西米露端上來,上面舖著半顆熟得恰到好處的芒果,真材實料,賣相討好。再看看朋友叫的椰汁珍珠西米露,所謂的「珍珠」不是平日珍珠奶茶裡的大顆黑珍珠,而是小小的、晶瑩通透的小傢伙。討了一匙咬下去,爽脆非常,口感新鮮。店員大姐說這款珍珠是她們自創的,以獨特方法烹煮西米製成。信口問問她們會否以之申請專利,大姐笑說暫時未有這個打算。我想,就是不申請專利才好。

政府近年在推廣知識產權教育上不遺餘力,高官名流進出學校演說,電視、電台以至RoadShow的廣告不絕於耳,齊聲宣告「知識產權」神聖不可侵犯,「侵權」等同盜竊——以往我們會說「翻版」,現在官方已改口呼之曰「盜版」。這種論述之所以能夠佔據道德高地,原因之一是它挾著「知識產權鼓勵創作」的大義名份而來,背後的邏輯是「知識產權保障創作人能以作品賺取更高收入,收入會鼓勵他們繼續創作」。此所以每逢演藝明星跑出來對BT喊打喊殺之際,大多不忘加上一句那是為了支持本地創作。

到底「知識產權鼓勵創作」這句話有多真實?

最簡單的驗證方法,是觀察知識產權由誰持有。持有一本書版權的,往往不是作者,而是出版商;持有一首歌版權的,往往不是作曲家填詞人或者歌手,而是唱片公司。創作人直接持有知識產權的例子並不普遍,我們只記得Windows是微軟的產品,卻永遠不知道程式設計員是誰。倘若真的有心鼓勵創作,知識產權應該歸創作人所有,讓消費者直接向他們付鈔,而不是任由企業奪去知識產權,進行中間剝削。辦不到這一點的話,宣揚「知識產權鼓勵創作」,只不過是為了隱藏企業剝削放煙幕。

「知識產權鼓勵創作」的思維根據,在於將經濟誘因視為創作的惟一基礎,這是脫離現實的。經濟誘因不構成創作的必要條件,否則巴士阿叔誘發的非牟利二次創作就不會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不設稿酬的維基百科亦不會存在,各位看官更不會讀到這個blog刊登的長篇大論。經濟誘因也不構成創作的充份條件,譬如說,就算想到了必定賣座的電影橋段,我也沒法子拍這部電影賺大錢,因為我根本沒有相應的技術、人脈和和資金。說到底,「知識產權鼓勵創作」這句口號,在邏輯上與經驗上俱不具備必然性。

有時候,知識產權不僅沒有鼓勵創作,甚至反過來妨礙創作。以遊戲業為例,當年由Quest公司開發的戰略遊戲Ogre Battle系列故事宏大,劇情細膩,成為業界奇芭。大廠Square乘勢高薪挖角,帶走以松野泰紀為首的一眾開發人員,並買下Ogre Battle系列版權。及後,松野被調配去創作Square招牌作品Final Fantasy XIIOgre Battle系列的續作則推出無期,而旁人因為版權遭Square壟斷,想繼續發展這部名作也無從入手。由是觀之,大企業可以利用知識產權的壟斷性封殺弱勢競爭對手。微軟正是將知識產權當成凶器的高手,遇上有小公司開發與它旗下產品功能相若的軟件,微軟乾脆把軟件版權收購回來,不准他人繼續開發,然後放任那隻軟件在無人聞問之下陰乾至死。就這樣,一個潛在的競爭對手即被消滅於萌芽狀態。這些陰謀詭計或許反映了商家「頭腦靈活」,但肯定與道德和鼓勵創作背道而馳。

知識產權不是自古就有的概念,其起源最早只能追溯至1469年的威尼斯,相關法例要到十六世紀才在歐洲慢慢發展起來。它的創立與鼓勵創作無關,旨在賦予個別商人獨佔的印刷與出版權利,以換取他們對政權的忠誠。我們自古就有的,是徽墨,是龍泉劍,是景德瓷器,是金華火腿。這些名產被冠以地名而非人名或企業名,原因可能在於當地的獨特地理條件(例如龍泉山中產精鐵,金華冬季氣候乾燥宜醃肉),同時也顯示創製這些名產的並非個別人物或企業,而是當地整個社群累積與交流經驗,從中不斷改良的結晶。倘若人人死守知識產權,不肯交流心得,我們今天就不會有這些名產(更不會為杜絕它們的冒牌貨而考慮引入知識產權法例)。試想若張三丰要求弟子先付一大筆錢才可教別人耍太極,代代如是,遇見有人在公眾場所練拳馬上討債收錢,後世還有沒有陳楊吳等等各式太極百花齊放?

文化本來就是在互相攝受中成長的。有知識產權,不見得一定鼓勵創作;沒有知識產權,不見得一定打擊創作。政府目前以偏頗的知識產權教育將市民洗腦,非黑即白地把事情泛道德化,遮蔽幕後繁雜的政商脈絡,此風一長,假借知識產權之名的剝削將更形猖獗——為了賺取更多利潤,Enix等多間遊戲製造商數年前在日本興風作浪,要求將買賣二手遊戲列為非法。當你買一本二手書、一張二手CD、一個二手遊戲回來,竟也被抹黑為「盜竊」,面對這種指鹿為馬的強盜經營術,是可忍也,孰不可忍!

往甜品屋的餐牌一瞥,新奇點心與特飲層出不窮,別人要抄襲也抄襲不了那麼多。這種層出不窮才是創意所在,只要保持這份不停滯的創意,下次我還是會高高興興光顧的。


補記:儘管拙文權宜地把「知識產權」表述為一個整體概念,然而它所涵括的東西事實上各有差異,像版權、專利、商標三者的法例,從設立原意到適用範圍皆大不相同,用「知識產權」一詞將之化約不但失諸含混,且有無限上綱之嫌。是故自由軟件運動的倡議者Richard Stallman極力反對使用「知識產權」一詞,他的主張可見於Did You Say "Intellectual Property"? It's a Seductive Mirage一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