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9, 2006

神雕不會飛

新版《神雕俠侶》劇集明晚將於無線電視播映,看見那段有貌似神雕物體遨翔天際的宣傳片,友人和我頓時嘩然——唔係下話,神雕曉飛!?(注)

不僅神雕會飛,連觀眾也被要求飛來飛去。現在的電影和電視劇並非單統的影視產品,它們帶來的商機與其他行業緊密扣連。上月初往戲院看《達文西密碼》,連同票子一起送到手上的,是一張歐洲旅行團優惠券。電影中主角一行人由法國飛往英國,沿途名勝處處,又是羅浮宮又是西敏寺大教堂,旅行社自然希望被美景迷住的觀眾前來光顧,從「眼睛想旅行」化為「雙腳想旅行」,乘機撈一筆。《神雕俠侶》亦不例外,它以取景九寨溝作賣點,在內地放映後隨即有旅行社舉辦神雕四川遊,帶你一窺九寨溝風光。

影視界到旅遊區取景,一方面能以名勝風光招徠觀眾,另一方面又能獲得旅遊社贊助拍攝經費,一石二鳥。然而,在片商得益的同時也有受害者,像先前陳凱歌拍《無極》時摧毁天池,就是近年較鬨動的案例。片商只是過客,拍攝完畢拍拍屁股走人,但過程對環境造成的破壞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補救。話說《神雕俠侶》劇組同樣損害它所標榜的九寨溝美景,神仙池鈣化堤和珍珠灘植被遭踐踏個七零八落,須花數十年方可復元。事件曝光後導演張紀中丟下八十萬人民幣,聲稱為九寨溝製作宣傳片以示「感謝」,堅持並無破壞環境云云。

這隻神雕果然會飛,牠飛走之後,剩下的蘇州遺物是否區區幾個臭錢就可清理,令人極度懷疑。

讀Jared Diamond的《大崩壞》,他開宗明義指出每個生態環境的土地恢復力都不同,能夠承受的破壞程度因此各有差異,忽略了這一點的話,整個社會將有滅絕之虞,復活節島文明盛極而衰乃前車之鑑。隨著西部大開發的步伐,青藏鐵路終於通車,旅遊業興旺指日可待,也許不久亦有各路片商大肆進駐取景。像《無極》和《神雕俠侶》導致的環境災難,恐怕即將在中國西北一再重演。問題是,西北一向水源短缺,乾燥氣候局限了土地恢復力,一旦生態遭到破壞,要回復舊觀便相當困難,搞不好甚至會加劇沙漠化。即使是現在,黃土高原已有70%面積出現土壤侵蝕,原本西北部平均每三十一年才發生一次的砂塵暴,週期已縮短至每二十個月一次。坐視本已嚴峻的局面惡化下去決非善策,布達拉宮在通車後馬上宣佈不能接待大量遊客,並非沒有道理。

環境破壞背後的財富分配也是一個問題。《大崩壞》一書提及美國蒙大拿州的銅礦業曾是州內一大經濟命脈,可是現在居民都反對繼續採礦,皆因礦場利潤大部份流入美東及歐洲投資者的口袋,他們用盡手段逃避支付清理費用,居民卻要花幾十億美元處理採礦帶來的污染物,更要直接面對毒物對人體健康和漁農生產的危機,根本得不償失。回到中國,面對藉著破壞他人土地與生計以獲利的片商,目前究竟有多少空間容許被剝削的當地居民團結抗爭,情況教人悲觀。畢竟,這年頭連惠州市政府也會勾結香港大企業,聯手阻止市內因工中毒的工人上訪申訴。地方政府站在外人的一邊壓制本土居民,是為荒誕;官僚站在剝削者的一邊壓制勞動人民,是為腐敗。

新自由主義者主張「大市場小政府」,自然否認他們支持官僚貪污,但一心收窄政府角色的他們終究還是會把環境保育法例視為「貿易壁壘」,欲除之而後快,結果生態依舊在經濟發展的大旗下步向崩壞,發達地區資本對窮鄉僻壤的剝削依舊不變。長年浸淫在新自由主義裡的香港人,明晚消費著這套《神雕俠侶》之際,對它背後的真實故事又有多少覺察,多少關心?

真的神雕腳踏實地,決不會捅了漏子之後遠走高飛。

參考文章:
張紀中神雕俠侶劇組被指破壞九寨溝自然景觀


注釋:
不論在新版還是舊版的《神雕俠侶》原著小說,神雕都是力大身重不會飛的,與郭靖養的那對白雕不同。
「眼前赫然是一頭大雕,那雕身形甚巨,比人還高,形貌醜陋之極,全身羽毛疏疏落落,似是被人拔去了一大半似的,毛色黃黑,顯得甚是骯髒,模樣與桃花島上的雙雕倒也有五分相似,醜俊卻是天差地遠。這丑雕釣嘴彎曲,頭頂生著個血紅的大肉瘤,世上鳥類千萬,從未見過如此古拙雄奇的猛禽。但見這雕邁著大步來去,雙腿奇粗,有時伸出羽翼,卻又甚短,不知如何飛翔,只是高視闊步,自有一番威武氣概。」
(《神雕俠侶》第二三回「手足情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