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1, 2006

他們的蘆溝橋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早已侵佔東北三省的日軍在北平西南的蘆溝橋作非法演習,砌詞一名士兵失蹤,以「尋人」為藉口進攻宛平。此役史稱蘆溝橋事變,乃中國國難。

二零零六年六月廿九日,以色列以巴勒斯坦武裝組織俘擄以軍士兵Gilad Shalit為由,揮軍襲擊巴勒斯坦人在加薩的自治區,綁架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半數政府閣員以及四分之一的國會議員當人質,要求哈瑪斯釋放被擄士兵。一輪炮火轟擊之下,逾一百名巴勒斯坦平民死亡,二萬人無家可歸,七十五萬人斷水斷電,污水處理系統停擺,即將面臨疫症蔓延的威脅。

以色列政府的舉動,與日軍在蘆溝橋事變的暴行何其相似!

項莊舞劍,志在沛公。營救士兵只是藉口,以色列侵略加薩,綁架閣員,實際上是為了暴露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不堪一擊,動搖巴勒斯坦人對其管治之信心,然後以色列就乘機加強對巴勒斯坦的控制。這個方針由來已久,以色列政府在八十年代扶植哈瑪斯牽制阿拉法特的巴解,也是出於相同動機。

香港號稱國際都會,卻不見得具備國際視野,一有中東衝突的新聞,我們的反應往往是「光是聽到就覺得煩,乾脆由得兩邊的好戰之徒互相殘殺好了」。這種反應背後有一個誤解,就是以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是兩個勢均力敵的陣營。其實單憑以軍輕易綁架巴勒斯坦大批官員一事,即可明白兩者是何等強弱懸殊。以色列的坦克動輒穿梭巴人居住區大街小巷,早陣子空襲黎巴嫩時意外墜毀了兩部阿柏奇武裝直升機也不痛不癢,反觀巴勒斯坦,一支榴彈砲大概已是他們的「重型武器」。恰如杭士基(Noam Chomsky)所引述的典故,同是在海上興風作浪,有一艘小船的被呼為海盜,有一支海軍的被稱為皇帝。恐怖主義的確不可取,然而假如放人肉炸彈的哈瑪斯士兵叫做恐怖分子,武力強奪八十萬巴勒斯坦人國土,令他們三十九年來日夜活在死亡威脅當中的以色列,又應該叫做甚麼?(注)

以美國為首的跨國傳媒著力誘導讀者同情被俘的以軍士兵,卻不重視以下一則消息:擄走士兵的武裝組織事後迅速發表聲明,要求用這名士兵交換遭以色列囚禁的婦女與十八歲以下青少年。這是甚麼意思?這意味著,遠在今次以軍士兵被俘之前,以色列歷來已劫持了大批巴勒斯坦平民作為人質。以色列的監獄囚禁著約九千名巴勒斯坦人,當中有一千個身上沒有任何控罪卻被關在裡面,其餘的人則大多送交軍事法庭進行秘密審訊,全程黑箱作業,有多公正可想而知。就在Shalit被俘的前一天,有兩個巴勒斯坦平民——一位醫生和他的兄弟——即被以軍從家裡擄走。這種事情在巴勒斯坦人居住區猶如家常便飯,但縱是九千對一的懸殊比例,他們的經歷卻傳不到我們耳中,我們甚至沒有機會知道他們的名字,而Shalit的影像,卻一再在新聞裡輪迴。

以色列近日對加薩的襲擊常被表述為「報復」,這是十分誤導的:從動機上說,他們是出自政治野心而不是為區區一個兵卒報復;從因果上說,連年劫掠數以千計平民的以色列自己正是禍根所在,根本沒有報復別人的資格,只有等著被人報復的份。

不過,正如「集體懲罰」是說不通的舉動,用集體思維將以色列人全部妖魔化也是不恰當的。不少以色列人其實都知道自己國家的政策不妥,於是一些參加了志願組織協助巴勒斯坦人重建社區,數以萬計的人冒著吃官司的風險拒服兵役。以色列的專欄作家Gideon Levy對政府近來的胡作非為寫下了精闢而辛辣的批判,直言以軍出師無名,我動筆撰寫本文時也參考了他的觀點。

今日的以色列,本來就是西方列強推卸責任而誕下的怪物。自從基督教興起,在歐洲的猶太人一直飽受歧視,逼害到二戰時的納粹德國升至高峰,戰後猶太人受夠了,要自行建國,新登世界霸主寶座的美國就將他們塞進巴勒斯坦,叫他們搶巴勒斯坦人住了二千年的土地來「建國」。可是,這幅血腥的藍圖並非未來惟一的結局,直至二十世紀前,阿拉伯人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這塊土地上和平共處了一千多年,雙方衝突不是上天註定的命運。我們沒有義務遵從西方列強設計的藍圖,上述的以色列志士仁人帶出了反思與反抗藍圖的希望。

把猶太人當棋子,唆使他們替自己制衡阿拉伯世界,自己卻閃到一旁搖旗吶喊,歐美國家這種外交手段教人不敢恭維,徒令以色列的軍事侵略更猖狂。現在他們入侵黎巴嫩了,讀琪娜‧艾凱利爾的日記,讓人心酸。八年抗戰,我們總算一雪蘆溝橋事變的恥辱,至於巴勒斯坦人,他們還要承受幾多次蘆溝橋事變,還要花多少年才討回公道?

路見不平,不妨簽一簽名,再出席七月廿四日的抗議吧!


延伸閱讀:
American Leftist: The Paradoxical Consequences of Collective Punishment in Gaza
American Leftist: 9000 to 1
《衛報》週評:以色列拒不讓步,中東和平無解
歐洲對迦薩受攻擊之反應令人汗顏
以軍入侵黎巴嫩:War is peace 的悖論
願黎巴嫩人有一夜安眠

好書介紹:
薩依德老師的《文化與抵抗》
杭士基的《海盜與皇帝》



注釋:
欲知巴勒斯坦的民生狀況,從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可以窺探一二。
1. 國際特赦組織年度報告(2006) - 以色列與佔領區
2. 國際特赦組織年度報告(2006) - 巴勒斯坦自治當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