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8, 2006

飛砂「風」中轉

打算在政壇捲土重來的葉劉淑儀近日成立了「匯賢智庫」,藉此向香港政客出謀獻策兼指手劃腳,詎料甫出師即遭不利,數天前被戴珍在《匯你個頭》一文揭破他們的命名拋書包拋出笑話,大快人心。自詡放洋高級知識份子,學術上的嚴謹卻只不過是這種程度,「匯賢智庫」有多「賢」,可見一斑。

故事到這裡仍未完結。話說明報報導同一則消息時卻語多避諱,同時又特地為「匯賢智庫」設專訪,令人懷疑其立場偏頗,詳見《知識》一文:


知識
--戴珍

報載:
匯賢名稱惹爭議 飽學之士?冒充博學?

【明報專訊】對於匯賢智庫的名字「Savantas」,不同的解說方法,原來可以有完全相反的意思。有讀者近日查閱三聯的《新法漢詞典》後,發現「Savantas」在法語中的舊義,是指「冒充博學的人、一知半解的人、假充內行的人」。

匯賢智庫理事會主席葉劉淑儀在智庫成立當日解釋,「Savantas」是由意指「飽學之士」的法語「savant」配以拉丁文名詞字尾「as」而成(一如veritas、caritas、pietas),藉以表達智庫對知識和智慧的重視。法國文化協會副執行經理Gerard Henry指出,法文只有Savant一字,意指「有知識的人」,而無「Savantas」一字。(引文完)

《明報》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匯你個頭》一文見光後,不少讀者、朋友的回應是,不如發給各大傳媒機構轉載。亦有朋友以為、甚至「希望」,匯你個頭本來就是轉載自報章。彷彿,沒有大眾傳媒沾上邊,文章就少了點力,多了點遺憾。

查同一天,《明報》亦有一篇關於匯賢智庫名稱的報道,見上述引文。也有懂法語的讀者說,「一早就知」Savantas這個名稱有問題,只是一直等待有人寫。

如果說,為文者有責任揭穿賣弄知識的偽學者的西洋鏡,那麼,坐擁知識、卻袖手旁觀任由偽學者妖言惑眾的,又有沒有責任呢?又或者,擁有了知識,明明有實力打場文字硬仗,卻和稀泥草草收兵,無可無不可;明明是錯的卻說成是觀點與角度、「不同的解說方法」、「惹爭議」的問題,又是否需要負責任?

朋友收到《匯》文後,說會把文章轉寄到暢銷的周刊,我沒有反對,但一點希望都不抱。首名(這是我能力所知範圍,還有多少人一早就知、但等人揭發的例子,不得而知)揭發這宗笑話的《明報》讀者苦心查閱三聯字典,將資料供給這份號稱公信力第一的報章,不知壓在編輯按頭上多少天後,終於見報。不爭的荒謬事件,卻變成了「惹爭議」加兩個大問號。

多麼可塑、發人深省的題材,不足三百字草草收場。同一天《明報》新聞包括「青年憑怪招膺蝦蟹廚神」(八百三十字)、踏石角童屍疑久浸甩頭(四百五十字)、「孫明揚為劉皇發亡母扶靈」(一百五十字;已是連續第X天有劉皇發亡母各界致哀的新聞)。

當新聞紙拒絕再扮演社會公器,我們為什麼還要送羊入虎口?讀者白白將苦心賣大包送給《明報》,「公信力第一」的它,卻依然對葉劉淑儀和匯賢總監雙雙合拍的碩士畢業袍照片更感興趣,訪問稿讚葉劉是真正溫和派,洋洋八百幾字。《明報》選擇的,是繼續玩葉劉擺下的假學者遊戲,完全沒有搞寸派對。

有知識所託非人倒也罷了;有的人,是心知有問題卻唔出聲等人講。等有人講了,就大聲叫好。

恐怕這就是我們經常瑯瑯上口、香港有自由無民主的真正來由。千千萬萬香港市民每天看蘋果、每周朝拜《壹周刊》,時刻都有做看客的自由,有時陪著罵。罵完呢?疊上報紙雜誌後心情舒暢過癮,太陽底下又是一條好漢,如常過活。於是,罵都有專利,是壹傳媒旗下集團的專利。沒有經過其集團印刷機印出的文字,欠缺了些什麼似的。

我們希望我們的公共空間是這樣嗎?

這裏,知識無產權。葉劉一幫人就是自以為多讀兩年書,就儼然可以壟斷知識,做其獨家代言人,識好、不識也好,用似是而非的術語招搖撞騙。不過,反過來,有知識卻不與人分享,乾等別人代言,任由公共空間充滿歪理,又好了多少?兩者間即使要取捨,也只是兩害取其輕。道德上,我甚至不肯定這兩害有沒有輕重之分。


也許我們可以說「匯賢智庫」改錯名只屬花邊新聞,重要性有限,然而關於開徵銷售稅的報導涉及廣大市民利益,總不能用這個理由脫身。七月中旬,信報和蘋果日報披露政府就銷售稅一事挑選特定幾家傳媒放風,並叮囑他們不可將消息告訴其他傳媒。難得政府賜予特權,讓自己能夠比別的行家更快知道政策詳情,受惠的傳媒自然識做,字裡行間為銷售稅護航,期求繼續得到政府寵幸。於是,明報的社論認同銷售稅擴闊稅基,擴闊稅基就是推動「民主」,皆因現時繳立薪俸稅的人口不足,開徵銷售稅後人人都要交稅,所以市民評論政策時將會更有承擔,免招不負責任的福利主義,目前問題只是銷售稅賣相不佳,技術上難以為人受落,宜乎先搞私有化政策云云……

上述右翼主張如何荒唐,遲些撰文評銷售稅再論,今次只談傳媒生態。無論如何,高官與政客的小圈子放風策略勢必破壞傳媒中立的神話。據現職記者Florence在《放風‧受氣》一文所述,高官藉放風拉攏傳媒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各大傳媒亦樂於在他們眼中的未來大紅人身上押注,著力巴結之,希望當事人他朝上位後多多報料關照。如是者,傳媒成為了高官與政客的免費傳聲筒,市民買報紙等如送錢給權貴充當宣傳資金。這不僅是一種隱性的經濟剝削,也是一種政治壟斷,在傳媒提供的輿論空間裡,普羅大眾很難再有機會對政治發言,因為政治發言權都被傳媒拱手送給一小撮權貴了。

小至讀者對「匯賢智庫」命名的糾正,大至盧少蘭抗議領匯上市背後的反私有化觀點,統統無法見報。民主?還遠得很呢。

去年世貿週開始前一天晚上,我去了某間獨立教會的團契介紹世貿與全球化。該教會以社會觸角聞名,每期週刊都輯錄了各大報章的時評和報導,其主任牧師更在一次關於青年信徒之政治參與的研討會上大談他們如何支持社關。可是當晚的聚會裡,牧師關注的是灣仔警衛問題,並以祈禱示威之際有和平無暴力作結,對世貿體制上的暴力與不義隻字未提,令人失望。起初只覺得那教會浪得虛名,但想到它那堆積如山的剪報,卻多了一份同情與諒解——當報上大花筆墨刊登曾俊華如何讚美世貿,李少光如何嚴陣佈防,而鮮有追問政府到底向世貿開放了哪些行業的市場,我們還能夠期望讀者接收到甚麼東西?

傳媒最大的問題不是明光社之流抨擊的煽色腥,而是它與財團、政客利益的勾結損害民主,尋常百姓都像飛砂,在別人吹的「風」中打轉。一天未解決以上問題,光靠傳媒去認識社會,必生弊害。

下一個戰場,是動輒叫學生讀新聞的中學通識教育課程。各位教育工作者準備好了沒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