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1, 2006

歸去來兮

《隨園詩話》載:金陵太平門外有乞斃于道,官往相驗,懷中得詩一首云——

賦性生來本野流,手提竹杖過通州;
飯籃向曉迎殘月,歌板臨風唱晚秋。
兩腳踢翻塵世路,一肩擔盡古今愁;
如今不受嗟來食,村犬何須吠未休。

袁枚將這首詩收錄於他的《隨園詩話》中,後世稱為《絕命詞》。可惜後人編輯《隨園詩話》之際,惟恐此詩有損乾隆盛世,將之删去,是故現今流傳的版本多不載之。

好一句「如今不受嗟來食,村犬何須吠未休」,比李商隱的「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鵷雛竟未休」多了一分創意,三分瀟灑。落魄見豪氣,草莽文人,理當如是。

詩丐生時無名,死後還要因政治理由埋葬於歷史的黑暗中,草根百姓的命運一向如是。腹有詩書又如何?洪秀全若不造反,他這個落第秀才註定潦倒終生,無人聞問。

餓斃街頭,我倒不介意如斯下場。不受嗟來之食,是尊嚴,也是逍遙。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