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06, 2006

一個事實,兩種詮釋

同樣是世貿多哈回合談判觸礁,新自由主義者聲稱這是富國大勝窮國慘敗,左翼學者卻說這對窮國來說是最佳結果。兩種詮釋南轅北轍,究竟哪一種比較合理?且容我們比較一下下面兩篇文章。

先聽聽新自由主義者的說辭:

==========================================================
多哈談判中止:無法承受的發展之重

7月24日,WTO試圖重建一個更有利於發展中國家的全球貿易新秩序的夢想宣告破滅,中國從中受惠的多邊貿易體系遭到重創


WTO總幹事:「今天只有輸家」

多哈發展議程,這個WTO成立後舉行的第一個多邊貿易談判,在歷經5年的磕磕絆絆後,終於沒能像之前的日本回合和烏拉圭回合多邊貿易談判一樣,在最後時刻峰回路轉。

7月23日,美國、歐盟、日本、巴西、印度和澳大利亞(G6)的貿易部長們在日內瓦的談判桌前僵持了14小時。在這個最後的攤牌時刻,有人又出了新牌,就農產品市場准入提出了進一步的妥協條件。但據內部消息稱,美方並沒有接招,不願進一步削減其對國內農產品的高額補貼。

WTO總幹事拉米的表情越來越沮喪:一周前,在聖彼得堡八國集團會議上爲挽救多哈回合所進行的最後公關中,他從各發達國家元首那兒收穫的承諾並沒有在談判桌上兌現。拉米很清楚,在談了5年之後,如果主要談判方依舊在確定農產品貿易新規則上存在重大分歧,並因此不能展開其他方面的貿易談判的話,那麼,旨在使發展中國家通過更公正的貿易規則謀求發展的多哈回合談判(因此也被稱為發展回合,其議題遠不止農產品貿易),也就不可能按照預定計劃在今年年底完成。

當談判僵局延續到次日淩晨的時候,拉米不得不相信,奇跡並沒有降臨。他於是只能宣佈,此輪談判中止。至於重啓談判的時間表,他對G6的貿易部長們說:「球現在是在你們場地這邊。」「今天只有輸家。」拉米在24日召開的記者招待會上說。

至此,WTO最雄心勃勃的「發展」計劃——讓發展中國家在全球貿易中獲益——宣告階段性失敗。分析家們相信,從此,不僅已經在發達國家擡頭的貿易保護主義將可能大行其道,而且WTO本身也將面臨著生存考驗:成員國可能從此疏遠多邊貿易體系WTO而更多地轉向雙邊或地區貿易協定。

重建全球貿易新秩序的努力功虧一簣,責任究竟在誰?WTO 149個成員一直擔心的結果終於成為事實,談判桌上的對手開始相互指責:發展中國家指責發達國家,而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和歐盟之間,又互相指責。

歐盟貿易委員曼德爾森稱,美國要對談判的失敗負責。「世界上最富有、最強大、人民生活水平最高的國家,當然能夠承受得起付出,而不僅僅是索取。」他說。歐盟此前的態度一直是,如果美國在談判桌前宣佈進一步削減農產品補貼,歐盟將馬上效仿。

美國貿易談判隊伍則發表聲明,稱歐盟的指責是「錯誤和誤導的」。美國人認爲,對國內農民實行高額的農產品補貼,從而削弱了發展中國家農產品競爭力,採用這種做法的又不是美國一家,歐盟也一樣。

除了歐盟,印度、巴西和日本也都把談判失敗的原因歸結為美國。他們認為,美國同意把每年220億美元的農產品補貼削減到200億,但是他們要求別人的讓步更多。印度商業和工業部長Kam al Nath認為,這違背了多哈回合「發展」的宗旨。


農產品貿易:被縛的發展

此輪發展回合談判,一開始就糾纏於、最後也止步於農產品貿易的規則重建。農產品貿易,確切地說,是農產品貿易的市場准入和國內補貼,從談判伊始就決定著多哈回合談判,乃至WTO多邊貿易體系重建新秩序的成敗——農產品生産,這個發展中國家享有比較優勢的領域,恰好是發達國家備受國內政策保護的領域。在此前主要是由發達國家制定的多邊貿易規則中(並一直延續到如今的WTO框架),農產品貿易自然也是最受保護的領域。

一個鮮爲人知的事實是,平均而言,農產品的關稅比工業製品高出5倍。平均關稅不到2%的美國,對從世界上最窮國家進口的蔬菜、果汁、花生和糖等農產品徵收著從40%到超過100%的高額關稅。有些國家更甚,對某些農產品徵收的關稅高達1000%。農產品貿易的扭曲,意味著窮國出口要比富國出口支付高得多的關稅。2004年,蒙古對美國出口的商品總額是2.4億美元,挪威是65億美元,蒙古對美的出口額連挪威的零頭都不到,然而蒙古支付給美國的關稅總額卻要比挪威的多出1300萬美元!不僅是農產品的關稅過高,而且發達國家的農業補貼也一直居高不下。WTO在7月24日公佈的一份報告顯示,2005年各成員方政府對農業的補貼高達3000億美元,其中絕大部分來自發達國家。一些非政府組織經常引用的一個資料是,歐盟的一頭牛每天得到2.2美元的補貼,而世界上最窮的12億人每人每天的開支還不到這個數。

正是由於美國、歐盟和日本這樣的富國都極力保護本國的農產品生産和貿易,並依此制定了多邊貿易規則,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貿易中的利益整體受到嚴重損害,尤其是農業佔經濟總量大頭的最不發達國家。這不僅阻礙了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也加劇了世界的貧富分化。

而消除世界貧困,並藉此幫助消除恐怖主義的溫床,正是多哈回合談判得以在「9·11」後幾周內啓動,並把發展作為中心目標的原因。但是,許多業內人士及觀察家認為,多哈回合談判其實並不能承受「發展」之重。

「雖然多哈回合談判被稱為『發展回合』,實際上它並不能完成促進世界發展的使命。」商務部世界貿易組織司司長、中國政府世貿組織通報諮詢局局長張向晨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

「要實現貧窮國家發展的目標,依靠多邊談判是很無力的,還需要各種方面的努力,比如國際援助組織、世界銀行、貨幣基金組織等,同時更需要這些發展中國家自己調整。」


富國農民的勝利:全球貿易新秩序的少數決定論

世界是扁平的,這是去年一本洛陽紙貴的暢銷商業書名,也是作者對21世紀全球化趨勢的一個預測。

當WTO試圖通過降低關稅等貿易壁壘建立一個更加扁平的新世界時,起決定作用的並不是商業全球化的主角——跨國公司,甚至也不是佔據全球貿易總量超過90%的工業和服務貿易,而是富國佔人口比例很小的農民,以及佔全球貿易不到一成的農產品貿易。

富國的農民,也許是多哈談判擱淺後惟一的贏家。與以往建立國際新秩序時遵循的「強權就是真理」、「多數決定」的邏輯不同,現今國際貿易新秩序的命運往往是由少數人掌握。而這些少數人,其特點也許可以總結為經濟上相對弱勢,但政治影響力絕對強大。這種政治影響力是通過選票來體現的。以美國為例,國會議員的中期選舉在即,無論對民衆支援率一度跌至31%、現在徘徊在40%上下的布希總統,還是共和黨或民主黨來說,誰都不敢在這個時刻同意一個削減農產品補貼而不要求他國相應降低市場准入的貿易協定。

事實上,在談判中止的消息公佈後,美國參衆兩院齊聲歡呼。兩黨此時此刻在這件事情上高度一致:「沒簽協定總比簽一個壞協定要好。」白宮新聞發言人斯諾直言不諱:即使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在談判桌做出進一步的妥協,那樣的協定也「決不可能得到國會的批准」。

農民超強的政治影響力在歐盟也同樣存在,尤其是在法國這個歐盟共同農業政策最大的受益者。2003年,約13.1萬法國農民共得到了73.8億歐元的補貼,是英國、義大利或德國的兩倍多。其中大農場主收益更多。英國《泰晤士報》報道,摩洛哥王子每年從他在法國的農場獲得的補貼高達30萬歐元。此外,法國媒體披露,法國政界擁有大農場的人不在少數。法國農民經常被詩意地描述為「田園守望者」,鄉村被法國人賦予了濃重的文化意義。

這種種因素使法國農民成為一支難以抵擋的遊說群體。「在一個有著傾向於製造衝突的社會文化的國家裏,農民是所有遊說團體中最堅定的一支,有時候甚至是暴力的一支。」在一篇名爲《法國為什麼愛農民》的文章中,華盛頓的思想庫、布魯金斯學會的專家這樣寫道。


中國:積極應對負面效應

中國加入WTO四年後,在全球貿易的排位從第七位上升至第三位,僅次於美、德,儘管如此,中國在此輪談判中仍低調處事,代表發展中國家走上前臺的是巴西和印度。但作為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在多哈回合中,中國始終站在發展中國家的立場上,那就是要求發達國家美國和歐盟減低關稅和削減農業補貼。

6月1日,中國商務部部長薄熙來在亞太經合組織貿易部長會議上說,多哈回合談判中農業問題至關重要,全球農產品貿易嚴重扭曲的現狀不改變,談判就不可能成功。美歐應在農業問題上做出實質性的削減,只有這樣,農業談判的僵局才能打破,非農、服務等領域的談判才能跟進。

商務部世貿司司長張向晨更明確地指出,「美國應當採取行動,在國內農業支援方面開出新的價碼,這樣才能打開僵局。」在談判的最後時刻,巴西、印度已經暗示了自己有一定的靈活性,歐盟也表示可以向G20靠攏了,「這時候如果美國依然很強硬,這就不應該了。」

多哈談判中止,對中國而言是一個消極信號——中國從中受惠的多邊貿易體系,正受到重創。各國很可能紛紛放棄多邊,而轉向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談判。實際上,在談判擱淺後,美國、歐盟、日本、印度等國家的貿易官員都表示,今後要更加致力於雙邊和區域貿易談判。

雙邊貿易如果是對WTO的補充,是好事,但現在出現的苗頭是,雙邊挑戰了多邊,對多邊造成了威脅。根據WTO的統計,現有的雙邊和區域自由貿易協定就有約200個之多,佔據著全球貿易總量的半壁江山。

「在大家都選擇進行雙邊貿易談判來規避多邊失敗的風險時,我想我們也必須跟著潮流走,跟周邊成熟的國家展開雙邊和區域貿易合作。在目前情況下,這是沒有辦法的選擇。」張向晨說。

多哈失敗的另一個威脅就是貿易保護主義加劇,而中國在過去幾年已經成爲貿易保護主義的主要攻擊物件之一。如果像WTO總幹事拉米預測的那樣,WTO一些成員國今後更多地「依靠上訴而不是談判」來解決爭端,「我們將破壞闡釋現有規則和建立新的、更重要的WTO協定之間脆弱的平衡。」

資料來源:南方周末 060803
==========================================================

沒錯,美國一面苛徵農產品關稅,一面拒減農業補貼,無疑打擊依賴農產品出口的窮國生計,然而,所謂的「多邊自由貿易」是否如新自由主義者聲稱的一般,是窮國的脫貧活路?假如美國放軟態度,讓多哈回合談判順利完成,又真的皆大歡喜嗎?

再看看窮國左翼學者的主張:

==========================================================
為甚麼多哈回合的崩解是對發展中國家最好的結局
貝洛(Walden Bello)
聚焦南方(Focus on the Global South)
2006年7月25日

世貿多哈回合談判在本星期一(2006年7月25日)於日內瓦宣佈崩解,長遠來說是對發展中國家最好的結果。

在剛過去的兩星期,貿易代表付出很大的努力去「拯救」多哈回合全球貿易談判,期許在7月27、28日世貿總理事會中達成協議。當中最為顯著的八國集團(G8)國家領袖在聖彼德堡會議中,聲稱多哈回合是「推動經濟增長的歷史性機會」,希望各國最終能達成協議,創造發展的潛力、提高世界生活標準云云……

這純粹是一個迷思。多哈回合是「發展回合」的說法完全背離事實。

2001年11月多哈部長級會議開始時,發達國家拒絕發展中國家的要求,不肯將談判鎖定於之前的難題上,停止啟動新一輪貿易自由化的談判。發達國家從頭起就是要推動發展中國家進一步市場開放,但自己卻只肯作出最低度的讓步。其挪用「發展」的字眼,不過是有點犬儒地以為可以將艱澀的過程變得好受一點。


不對等的農業談判

即使美國答應世貿總幹事在農業補貼問題上作出讓步,但仍舊每年有高達200億美元的補貼額。即使歐盟同意分階段削減出口補貼,但每年仍會有高達550億歐羅的其他形式的出口補貼。可是,發展中國家為了這極低限度的讓步,美國、歐盟及其他發達國家卻要求發展中國家大副削減農產品入口關稅。

即使到了談判的最後階段,美國仍顯示出要掃除一切保護發展中國家農民的措施。美國貿易代表舒韋布(Susan Schwab)就要求取消在香港部長級會議宣言中確立的「特別產品」(special products)及「特別保護機制」(special safegurad mechanism)條款,即使這些條款不過是允許發展中國家減慢削減關稅的幅度及向受補貼的入口產品施以關稅而矣。

若世貿談判按這些條件達成協議,結果只會大幅砍掉發展中國家的關稅,因而喪失了糧食安全(food security)。這根本是一個使全世界陷於飢餓及更加貧困的藥方。菲律賓政府談判代表在農業委員會前的一段話,是有關談判結果最好的描述,他說:「作為保證糧食安全及農村就業的農業,已因不公平的國際貿易環境而變得不穩定,小生產者已經在市場上被逐步消滅,即使最有復原力及最有效率的小生產者也不能倖免。」


去工業化的幽靈

然而,發達國家不僅希望大幅削減發展中國家的農業關稅,他們同樣希望自己的工業及非農產品可大幅度進入南方國家的市場。在非農產品市場准入協議(Non-Agricultural and Market Access, NAMA)談判中,他們要求南方工業國削減60-70%非農產品關稅,與此同時他們卻只承諾削減20-30%關稅。這完全違反了GATT-WTO的互惠原則(less-than-full-reciprocity),是荒謬及不公平的。南非政府的失望,反映了所有南方國家對多哈回合的意見,他們的官員說:「發展中國家不會同意在巳發展國家的不合理及不理性要求的基礎上去催毀本國的工業。」

農業滅絕及去工業化並不是發展中國家在達成多哈回合談判要付出的唯一代價。而且,按服務業貿易總協訂(General Agreement on Trade in Services,GATS)談判規訂,已發展國家要求更多的權力去買斷及控制發展中國家的公共部門,即使犧牲向窮人提供服務的公共部門也在所不惜。


成本效益的方程式

譴責世貿控制下的自由化嚴重損害發展中世界利益的行列中,已不僅僅是發展中國家及全球公民社會。甚至一些最支持自由化的機構,現在也不得不承認多哈回合對窮人的好處被高估了。據世界銀行2005年的研究指出,若按多哈模式地改革,發展中國家未來十年只會賺取160億美金—只佔發展中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的0.16%,或每人每年少於1美金最窮的10億人預期每年可增加2美金收入這解釋了窮人為何對只照顧大企業利益的多哈回合心碎。

世銀05年的研究雖然已較之前的更貼近現實,但同樣是不準確的,因為他並沒有將世貿體制強加於發展中國家的成本計算進去。例如該研究並沒有計算世貿知識產權協議(Trade-Related Intellectual Property Agreement, TRIPs)造成跨國企業壟斷專利,令窮人需付更高價錢去買得藥物的影響。

一些評估指出,這些發展中國家付出的代價遠遠高於他所獲得的貿易自由化帶的來好處。例如,聯合國貿易及發展會議(UNCTAD)的研究指,發展中國家若按多哈回合建議削減入口關稅,每年將損失320至630億美金收入,這數字較世銀估計發展中國家十年內賺取160億美金多出幾倍﹗而這些收入原可讓發展中國家用於制定醫療、教育、供水及衛生服務的預算。

最低度發展的非洲將明顯會是多哈回合一旦達成協議的最大犧牲品。聚焦南方成員Aileen Kwa在綜合卡內基基金、歐洲委員會和食物及農業組織的研究後指出,大部份非洲人會在農業及工業貿易自由化後受損。就算非洲的農產品可出口到其他市場,但大部份處於生存線上的農民都沒有能力去競爭。而且,這些農民會因為開放本地市場而受損。最窮的非洲國家—這些最低度發展國家主要處於次薩哈拉沙漠及非洲東部——所受到的打擊最大。


打破世貿的規範

總而言之,一旦多哈回合取得結果,窮人的損失將遠大於所得到的。發展中國家將失去制定國內政策的空間,如透過工業化創造就業、保證提供公共服務及保證農民與食物安全等…都會被一掃而空,發展中國家將如劍橋大學經濟學家Ha Joon Chang所說,會被剔除於發展的階梯中。發展中國家將無法使用那些發達國家曾經讓他們脫貧的政策工具。

自由貿易有害發展是很清楚的了。就連聯合國發展計劃(UNDP)都建議亞洲窮國應效發日本及南韓:在面對外國競爭前,以關稅保護關鍵的工業。為了促進發展及減少貧困,各國政府應受到鼓勵增加在醫療、教育、獲得食水及其他必要服務的開支,而不是向他們施壓將各項服務賣予外國私人大企業去謀利。

貿易可作為發展的途徑。但很不幸,世貿體制將發展屈從於大企業推動的自由貿易之下,同時將發展中國家進一步推向邊緣。這該是時候停止為多哈回合所謂有利發展的幻想去塗脂抹粉多哈回合的崩解將有利於窮人。隨著今天世貿談判的瓦解,我們的工作應轉向創造一種在世貿及新自由主義貿易機制以外的另類的架構及制度,這將會真正有利於窮人。

貝洛(Walden Bello)現為聚焦南方的行政總裁及菲律賓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

多哈回合並非靈丹妙藥,即使順利通過,對窮國依然弊多於利。更有甚者,倘若以遷就美國要求為條件達成多哈回合談判,才是最大的災難。

思考世貿議題時,農業方面的關稅和補貼不是唯一應受關注的重點,世貿以自由貿易之名強逼開放市場,讓跨國財團蠶蝕窮國人民基本生活,可能是更根源的問題——試想像,如果土地市場完全開放,SONY隨意買起越南農地,設廠生產PS3,再高價賣給美國的玩具反斗城,美日兩邊當然賺到笑,但你猜那些越南農民能以甚麼價錢賣地,失去農地之後又能靠甚麼營生?

套在本地情況,大概就是這個樣子:地產商在大角咀收地,要拆去舊唐樓,興建二百萬一間的豪宅和食肆午膳最便宜也要四十大洋的富貴商場,賣給中產人士置業/投機。

若我是月租三千的大角咀唐樓居民,又或者是在唐樓樓下車房打工,每日幫襯十元一個燒味飯的技工,我會用中指歡迎這項德政。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