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9, 2006

換歌

中午去了K lunch,發現側田的《命硬》比《失樂園》更適合放進五月時寫的《兩個人的事》。有盼望,所以有等待,等待本身也是一種反抗。

頑強地等再過廿個十年,當整個世界換風氣。光是等,這種反抗也未免太消極了一點,然而縱是動手改變世界,也需要時間,需要等待。

將這首歌送給在階級歧視、宗教歧視、種族歧視、性傾向歧視下苦忍的有情人。


命硬
曲:側田 詞:林夕

他反對就反對 亦都跟你愛下去
猶如在大戰炮火裏 毫無懼色衝過去
誰狂怒誰攔路 誰話我共誰不登對
無能力與霸權比賽 還是可比他多老幾歲

二百年後再一起 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
團圓或者晚了廿個十年 仍然未捨棄
換個時代再一起 等荊棘滿途全枯死
這盼望很悠長 亦決心等到尾 等得起

先殉了情不對 未反擊過已後退
寧憑著耐性與骨氣 維持自尊撐過去
誰強韌 誰長壽 誰便算勝利擊不碎
仍然共你企在這裏 捱著等身邊指控死去 woo

二百年後再一起 應該不怕旁人不服氣
誰人又可控訴廿個十年 仍然未捨棄
換個時代再一起 等荊棘滿途全枯死
這盼望很悠長 woo 撐到尾

就算貧病或失憶 都爭口氣從旁保護你
頑強地等再過廿個十年 當整個世界換風氣
歷劫還是在一起 這種堅決無人可比
看戰事多悠長 亦決心打到尾 心不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