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浪人踎躉誌(三)

今日的功課是懺悔。就算其他方面直逼聖人,七宗罪裡的傲慢和怠惰我肯定是跑不掉的。

答應了江湖朋友為社運電影節翻譯字幕,上午還在趕工,下午就要到達北角見工,今次應徵的是政府統計處訪問員空缺。出門匆匆,甚麼事前準備都沒有做,最終釀成慘劇。

準時到步,填妥表格,隨即被傳召進去會議室面試,內有男女考官各一人,對答過程如下——

考官甲:看過你的履歷,你之前好像沒有做過這類工作。請問你有信心應付嗎?

我:之前的工作需要落區訪問工友,中七時也曾當過選民登記員上門洗樓做問卷,這些經驗應該有幫助。

考官甲:我們的工作是調查工商企業,不像選民登記般廣泛宣傳。如果被訪者嫌你阻著他工作,不肯接受訪問,你怎麼辦?

我:繼續求他……

考官甲:糾纏多了他會投訴。

我(長篇大論是心虛的表現):呀……叫他請公司負責人出來。再不然,至少請他留下聯絡方法,以便下次訪問,又或者之後進行電話訪問。以前有些工友看見你在白紙黑字填問卷會有戒心,訪問時要把問卷藏起來,記下他們的答案,訪問結束後再填上去。假如不要求很精準的答案,說不定可以採用這個辦法……

考官甲:統計處是要求數據精準的。我們今次是替職業訓練局調查工商業的人力需求,以你所知,一間出入口公司的運作需要甚麼人手?

我(吓?招聘廣告無提呢樣喎):物流、會計、資訊科技、文書處理……例如這些。

考官甲:還有營銷與船務。


考官乙:這份工作要港九新界到處去,現在問你一些街道名,你試試說出它們位於哪一區。西市街。


我:不知道……

考官乙:在西環。

我:我不太熟悉港島區……

考官乙:不要緊,我們也會去九龍新界工作的。東莞街。

我(係咪喺油尖旺呢?算,都係唔撞):不知道……

考官乙:在油麻地。鹹田街。

我(唔撞又死,今次撞啦):是不是在元朗?

考官乙:在荃灣。也不要緊,工作時會派發地圖的。你對我們統計處的工作有甚麼認識?可否舉些例子?

我(已經士氣衰竭):就業數據……人口普查……

考官乙(遞一張紙過來):現在有一篇文章,你用普通話唸第一段。

接過文章,我用三、四年沒說過的普通話朗讀,惟一值得稱讚的地方恐怕只有丹田。每個字頭上的標音符號反而分散了我的注意,無法唸得一氣呵成蒙混過關。

面試結束,考官臉上神情看不出甚麼奇異之處,客客氣氣送我離開,但我卻覺得丟臉死了。毫無疑問,我太小覷了這份臨時工。普通話要長年浸淫,街道不熟就是不熟,這些都沒有甚麼好說的,然而事前花丁點時間上統計處網頁看看,預想工作過程會遇到哪些困難,諸如此類的功課則屬必需。不做,是傲慢,是怠惰。

在官僚機構混過的朋友聽了我的對答,說我被拒絕訪問時當然應該死纏爛打,管他有甚麼投訴,因為訪問是我的職責,投訴則另有機制處理。再不然,對方有不滿的話,就叫上司應付好了,免得自己一個人揹黑鑊。說得有理,簡直令我恍然大悟。一向不為辦公室政治事宜動腦筋,不擅解決這些問題,真真正正在官府打過工的人果然不同啊。

不為辦公室政治動腦筋,那我平日又為甚麼動腦筋?基層運動?嘿,虧我還有臉談基層運動,連「出入口公司的運作需要甚麼人手」這種問題竟也答得期期艾艾,竟然膽敢對資本主義說三道四?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搞社運搞搞得像我這樣子,大概活該抓去受倒吊燒腳毛之刑。

真是「不想終是這田地,辱了家邦也辱了門楣」呀!

正因為要取得發言權,所以必須切實投身勞動人民處境好好調查,自以為是或疏懶苟且都成不了事。近日遭兵變逼宮的泰國總理他信歷來劣評如潮,被指為專斷弄權踐踏人權,像CEO多過像政治家,面對這些指責,他信在演說裡辯稱「I am aggressive. I work fast. I aim at excellence. But I am not a dictactor.」這傢伙的辯解是否合理大家心知肚明,但我的狀態與他信自詡的特質正好相反。不知何解,這陣子做甚麼都提不起勁。自小已無臨機應變之能,須靠多番沙盤演練準備好應付所有可能狀況,方能過關斬將。以這種資質,若去掉勤快這一項,基本上我可以被送往堆填區。百無一用是書生,不認真動手幹,光會旁徵博引誇誇其談是沒用的。紂王知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結果做了甚麼出來?

再不起眼的工作亦有其學問,有其專門技術。事非經過不知難,今次是一個很好的教訓。

灰頭土臉而返,跑上錄影力量的工作室學習製作字幕,儘管整理五分多鐘的片段已花了一個小時,我卻越學越有勁,心情也好轉過來,遲些再向大家學電腦剪片。多掌握一門技能,或許不曉得哪天會對人對己有幫助,誰知道呢?

好,提起精神再上路!
PS. HP、MP全回復!你不愧是我的elixir,呵呵。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