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07, 2006

從會考經濟學看最低工資


(各方友好近日為爭取最低工資馬不停蹄,惟因私人理由未能出手支援,憾甚。為補過故,特此撰文一篇,以期正本清源。倘蒙抬愛,歡迎轉載作公眾教育之用。)

每逢社會上有人提倡訂立最低工資,各大報章的社論例必齊聲反對,理由十居其九是「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這個論調從何而來?為何這個十年如一日的論調廣泛受落?究其原因,頗大程度上在於此乃中學會考經濟科課程的標準答案,成千上萬的香港人年紀尚輕時已將之深深烙印腦海。為此,本文放棄使用學術界的高深理論與術語,單從會考經濟科課程包含的概念入手,探討「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此一命題是否真確。

先來個簡單溫習。根據我們的教科書,最低工資向來被理解為一種價格下限(price floor)管制,而一個有效的價格下限,必須設定為高於市場價格,否則作無效論。換言之,制定最低工資等如是訂立一個高於市場價格的工資水平,用供需圖表達的話,就是上圖的情況。供需圖告訴我們,一旦高於市場價格,市場必定供過於求,勞動力市場上的供過於求就是失業——若嫌上述的圖表解釋太抽象,我們會用一種常識性的角度讓自己接受這件事:老闆多付了工資,當然要減省人手節約支出啦!

既然會用常識性的角度讀書,我們不妨思考以下一個常識得很的實際例子:目前大部份商場和住宅的看更都是兩更制(一天工作十二小時),導致他們休息與進修的餘暇嚴重不足,然而很多看更都不同意轉用三更制(一天工作八小時),理由是工時縮短會引發公司削減薪金,令他們無法餬口,故此寧可忍耐長工時。建築在看更忍耐之上的兩更制,意味著保安公司可以聘用比三更制更少的人手,令更多人無法取得工作,而這個促使失業率上升的兩更制,卻是因為低薪金才得以維繫——假如三更制的薪金從無法餬口提高至足以餬口,看更是不介意改制的。

一言以蔽之,上述例子反映社會上存在著「加薪導致失業率下跌」的事實。我們的經濟學課本怎樣解釋這個事實?如何以供需圖表達這個狀況?若說現有的工資水平就等於市場工資,加薪怎可能令失業率不升反降?

之所以有這種困惑,說到底是我們搞不清勞動力(labour)和失業率(unemployment rate)這兩個概念的計算單位。勞動力的計算單位不是人口,而是勞動人口的總工時數;相對的,失業率的計算單位是失業人口佔勞動人口的百分比,人口是以人為單位的。不錯,用兩更制的保安公司要僱用兩個人,轉用三更制之後則僱用三個人,失業率是下降了,然而若以勞動力計算,不管僱用兩個人還是三個人,一天所需的總工時數依舊是廿四小時(3 x 8 = 24 = 2 x 12),絲毫沒有改變。總之,失業率和勞動力使用程度是兩回事,一邊的變動並不一定反映在另一邊之上。

釐清了這一點,再看一遍上面的供需圖,自會明白問題所在。明明橫軸的quantity單位是millions of hours per year,怎麼供過於求的部份竟被標示為unemployment?用這種手法企圖直接推論「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是赤裸裸的偷換概念。

這不是甚麼複雜的把戲,任何一個唸經濟的中五學生,只須稍加反思,即可識破所謂不獲僱用的不是工人而是工時。應受質疑的,是歷年來一直將「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列為標準答案,逼迫學生作答支持的教科書和香港考評局。扭曲學術以製造官方標準答案,大大違反教育精神,教科書商和考評局此舉是純粹的因循疏忽,抑或是另有政治經濟目的,就留待有心人查考了。

本文無意論證「最低工資一定不會造成失業」,只不過旨在說明「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並非嚴密邏輯推論,更非放諸四海皆準的萬用通則。一個反例足以推翻全稱命題,其實對「最低工資會加劇失業」這命題的反例又豈獨一個?光是一個許寶強,手上已有一堆各國例子堪作反證

不過,縱是最低工資果真必然令人丟飯碗又如何?還是李懷明簡單直接
當反對制定最低工資的人說「最低工資立法會造成更多失業」時,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坦白,就等如說明了資本主義是一個失敗的制度。

當有人向工人勞動者說﹕「要麼你們接受連維持基本生活也不可能的低薪,要麼你們就接受失去工作」,這時候他們就是明明白白指出資本主義及其剝削成性的制度己喪失了作為人類社會制度的資格——資本主義祗能令老闆們發財致富、令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它再也不可能改善佔人口絕大多的勞動者的生活與前途。

當我們將「老闆多付了工資,當然要減省人手節約支出」視為天經地義之際,為甚麼卻又對打工仔爭取足以支持生活的加薪百般刁難?唸完幾年經濟,九成以上的人終究仍是流入勞動市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延伸閱讀:
貓科植物 - 西鐵上的老伯


PS. 關於兩更制轉三更制引伸的「加薪導致失業率下跌」現象,其實除工時工人之分外還有別的解釋,就是勞動力市場的供需圖根本不反映人口統計所得的失業率——假設在市場均衡點的工資是月薪四千,聘用一千個工人(每人每天工作十小時),但社會上其實有一萬人正在求職,當中有九千個覺得這個工資水平不可接受而放棄的話,這九千個人會被計入失業率,卻無法在供需圖顯示他們的存在,皆因供需圖的理念是「有均衡就無失業」。

16 comments:

silverfox said...

你好!!!

偶爾從xanga裡link到你的blog!!! 不是奉承擦鞋(擦黎都冇用), 我覺得你"得".

關於最低工資這問題, 我是個經濟學白痴, 連中學的ecom都未讀過(我間學校冇得讀). 不過, 大概也聽說過, 經濟學理論好似係建基係人類既自私同貪婪. 咁差係話, 就算係符合經濟理論咁又點, 不過係將人類既自私同貪婪合理化!!!

不過, 從你那保安員兩更三更的例子, 我又好像看到另一種東西. 最低工資係用時薪計, 就當實行了最低工資, 但若果是三更制, 保安員每天只可賺取八小時的工資, 若兩更制, 那保安員每天可多賺四小時工資. 八小時的工資己足令保安員糊口, 可人類是貪婪的, 不論是僱主或僱員, 雖然返十二個鐘係辛苦d, 但佢地可能都會選擇兩更制. 當然, 呢個似乎唔係好關最低工資既爭議事, 反而係討論最高工時既問題.

Julian said...

嗯,不用客氣,目前我只是一個三失窮書生罷了。(笑)歡迎以後多多光臨~

時下在香港當道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一般假設人是「經濟人」,換言之即假設人的每個行動皆以極大化自身利益為依歸,通俗版本的講法就是「人皆自私」,你的觀察很正確哦。不過若以「人皆自私」解釋現實上的人類行為,往往會遇到兩個問題。第一,坊間不少人企圖用這一套解釋所有人類行為,將一切有意識地如願的行為俱說成「自私」,耶穌釘十字架是「自私」,德蘭修女捨己為人也是「自私」,然而一旦某個概念的範圍寬鬆得甚麼都是,它就甚麼都不是,結果連香港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教父張五常也跑出來罵這種牽強定義內容空廢,毫無解釋能力。當我們無法想像有甚麼行為叫「不自私」的時候,再說「人皆自私」也等同廢話。第二,「經濟人」的假設認為人在行動前必然理性地計算cost與value,但現實不一定如此,人作決定之際的時間和資訊都十分有限,未必容許多少計算,反倒依循習慣行事。借用Bourdieu的比喻,社會上的行動者就像比賽中網球選手,球來了就要反應,她當然不會不加思索胡亂擊球,但也不可能在計算風速球速地面硬度球拍線彈力等等等等之後才揮拍擊球。人的行動必會夾雜意識與無意識,用「經濟人」假設解釋人類行為並不充份。

至於三更制與兩更制,我同意一定有人在薪金提升後依然希望一日做十二小時,不過根據實地訪問之後,發覺寧可賺少一點做八小時的人其實很多。我有一位做看更的朋友今年二十出頭,每日上班十二小時,還要花一兩小時舟車勞頓過海返工。長工時加上晨昏顛倒,導致他和女友關係破裂,也沒有時間在工餘報讀課程。二十出頭,以後還有大把日子要走,難道要維持低學歷做死一世看更,更要打一輩子光棍?思之不禁黯然。對年輕一輩來說,正是因為「貪婪」,才要投資在進修之上,但目前的低工資長工時卻使他們連這個「貪婪」的選擇亦得不到手,唉。

silverfox said...

heheh........
看到你的回應, 使我學唔少野!!!!

我想, 人有自私的時候, 也有不自私的時候. 就算"不自私"於最寬鬆的定義上也被歸類為"自私", 都只可說是目光遠大的自私. 不過那些所謂經濟學理論, 似乎是建基於目光短淺/即時的自私上.

同樣, 都說經濟學建基於人係"理智". 首先, 正如你所說, 人未必下下計到咁清楚, 人未必是"理智"; 再者, 何謂真正的理智??? 究竟是每日賺多四個鐘錢理智, 還是多出四個鐘時間來進修, 來與家人愛侶相聚理智呢????

其實, 我唔係反對現有既經濟學, 只係,呢d理論唔係"太陽由東方昇起"般的自然定律, 又似乎唔可以解決晒所有問題.

仲有, 我覺得(係覺得, 因為我真係唔識經濟學)經濟學d理論好似將人物化咁(好似真係係咁啊可????)...... 如果人真係一件物件既話就真係行得通既!!!! 不過我似終唔識經濟, 唔多敢同d讀經濟既人講呢d野, 實畀佢地窒到口啞啞!!!!

多謝你回應我既吹水!!!

Julian said...

這個嘛,經濟學經常採用量化研究的方法,它也很明白無法將人追求的目標統一起來,為方便納入其理論框架,惟有將一切變成可以交換的數字。如果你願意為了跟愛侶相處而放棄每月一千的加班補水,唸經濟的人就會說你和愛侶的相處機會值一千元或以上囉。

任何企圖解釋經驗世界的理論,都是對經驗世界的化約。當我們建構「X因素導致Y結果出現」形式的理論,其實代表我們同時忽略了ABCDEFG等等其他因素的影響,也忽略了被歸類為X的不同現實例子彼此之間有何差異。這一點不僅是經濟學的局限,也是社會科學甚至自然科學的局限,只不過自然科學要處理的問題變數較少也較易控制,所以其推論比不得不涉及人心的社會科學精準一點。總之,這是人類解釋經驗世界時無法迴避的問題,不過不要緊,只要明白自己有甚麼局限,就不會把話說得太滿,當自己鐵口獨斷。這是學者應有的謙遜。未曾看清楚現實世界發生甚麼就把教科書上的經濟學理論硬套上去,這是原教旨主義者的盲信,辱沒了社會科學尊重實證的原意。

又,將人物化、抹殺人的主體性,的確是主流經濟學常有的問題。不過呢,香港中學會考的經濟科課程完全不碰方法論,預科課程也只提及一點方法論的皮毛,而你這個問題卻達到方法論上的哲學層次,一般讀經濟的同學仔根本從未碰過,倘若他們拋出你一堆聽不懂的術語勉強招架,我猜多半只代表他們心虛想遁而已。 :P

kykykyky said...

不好意思,看不太懂你那三更制的例子。

「假如三更制的薪金從無法餬口提高至足以餬口,看更是不介意改制的。」

「足以餬口」的意思是否設立最低工資?

假設真的設立了,老闆也不一定會將兩更變做三更,而看更亦未必願意將兩更變為三更(假設他們的工資是以時薪計)。

Julian said...

那是就我訪問過的例子而論的,那個看更願意在加薪後轉三更制,就這樣。我無意推論「加薪後人人必然同意轉制」之類的全稱命題,僅旨在說明支付比目前所謂「市價」更高的工資不必然降低就業。

又,所謂的餬口,可以視為在香港的cost of living。理論上,supply curve就是代表marginal cost,用打工仔的cost of living作為勞動力供應的參考,有其道理。說得常識一點,你在搵工之前,總會計算一下自己每月衣食住行的花費有多少吧。

至於是否要靠訂立最低工資促成這個加薪,倒有討論餘地。或者先反思一下基本概念:何謂干預市場價格?如果我們接受市場價格是隨時自由浮動的話,任何決定工資的合約僱傭都是干預市場的行為,哪管合約一簽是多少個月,因為那不符合價格浮動。訂立最低工資的水平又不是以後不能更改的,這只是日常工資定位的延伸。再說,既然如此,為何一定要將最低工資運動定性為一種price floor,而不能視之為一種集體談判議價的表現?教科書的一刀切定義,未免僵化。

你說得對,有了最低工資,對基層工友未必有利。因為目前倡議的最低工資是以時薪計算,如果公司將合約改為每日開工兩小時,乘機縮皮,那就喊都無謂。基本上勞工界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正如我在另一處所言,倡議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不是最高工時,標準工時與最高工時是有分別的)一直都是同步進行,不過傳媒不太注意而已。

kykykyky said...

我想經濟學理論不會視買賣/勞資雙方的談判為干預市場。或者這樣說,買賣雙方可以干預市場,其他人不可以,否則便拖抵經濟效率。

設立最低工資便是邀請買賣雙方以外的第三者(政府)介入他們的談判,所以嚴格來說,不能算是集體議價。

題外話,喜歡你這裡。有認真思考,比獨立媒體那邊很多的「烈士」優勝得多。

希望你能加入我們:

http://www.xanga.com/groups/group.aspx?id=669584

Julian said...

獨立媒體那邊人多口雜,難免良莠不齊,但它的編輯們理念真誠,博學而不吝走入民間,我是欣賞的。

不如這樣說罷,你的經濟學唸到哪個程度?知道彼此水平,也方便斟酌遣詞用字,促進溝通。先來個自白,我唸過會考與高考的經濟科,在大學也有選修經濟系課程。

在中學課程裡,經濟科灌輸的世界觀很簡單:社會只分為household、firm、goverment三部份(若撇除出入口的話)。基於這個世界觀,古往今來全球人類歷史上的經濟體系被二元對立起來——household和firm無王管地交易的就叫市場經濟,由goverment話事的就叫計劃經濟。如果有一些經濟體系無法在這個非黑即白的框架中被歸邊,即被掃進一個名叫傳統經濟的垃圾桶,存而不論。到最後無法對應繁雜的現實,就將上述三項炒雜成一碟mixed economy濛混過去。

你真的相信人類社會的歷史可以被如此簡單地歸類?抑或是尚未接觸過多少個社會的經濟運作時已接受了這個歸類框架?

我質疑的正是教科書上的這個框架,以及由此衍生的「無政府管 = 自由市場 = 效率」的通俗迷思。「經濟學理論不會視買賣/勞資雙方的談判為干預市場」,我當然知道教科書是這樣說,但我問的是為甚麼這樣說,背書回答是沒用的,正如某些教徒以「我信神因為聖經說神可信」來護教一樣。既然市場價格是自由浮動的,任何在某時段內阻止它自由浮動的by definition就是干預市場,哪管干預的是官還是商。麥當勞授權太陽報送現金卷,老麥馬上逼到爆,很明顯是定價過低求過於供,違反市場效率,隨手畫幅demand supply都知發生甚麼事,這可不是政府出手的結果。教科書上說這其實是老麥製造人龍以宣傳,低成本高效益,合乎效率,你信嗎?你決定信不信前,有沒有真正看過老麥盤數?(再說,你以為老麥的利潤是靠門市營業得來嗎?看看它的年報,你就知道國際上普遍不是如此。)

「買賣雙方可以干預市場,其他人不可以,否則便拖低經濟效率」,一個中六學生已經有能力指出這句話的錯誤。即使在無政府狀態的two-sector model,任何完全競爭(受價者市場)以外的市場模式,皆無法達致Pareto condition所謂的經濟效率,而完全競爭在現實上是不存在的。嫌這樣說太吹求疵,我就降低一下標準:早幾天《新聞透視》講「公平競爭法」,你認為由cartel操縱的市場比較有「經濟效率」,抑或是有「公平競爭法」監管的市場比較有「經濟效率」?別忘了,政府不干預就不用立法,立法就是政府干預,而cartel是干預前的「自然產物」。

回到最低工資的例子。這幾年爭取最低工資的行業是保安和清潔,你知道市面上有幾多間公司會接食環署外判的清潔合約嗎?試列出其中三間的名字及其大股東,並說明距離完全競爭有多遠。又,「勞資雙方的談判不算干預市場」,就當真是這樣好了,但香港法例並沒有賦予打工仔集體談判權。你知道這個事實,抑或不知道?請回答我。你現在知道這個事實了,你在乎,抑或不在乎?請回答我。搞一次工業行動來談判,過程中需要甚麼工作,需要多少人手和分工,估計會遇到哪些困難,你知道嗎?或者說,你有想過嗎?

從你兩次的貼文,我看到你對既有理論的關注,卻看不到一字對人的關注——不論是因為人性而生的關注,抑或是因為追尋真相而生的關注,都沒有。希望這只是我的錯覺。為甚麼在這裡討論經濟,我很清楚自己的理由,你呢?

kykykyky said...

我只是說經濟學會相信效率,沒有說我認為這就是真理。

「一個中六學生已經有能力指出這句話的錯誤。」

那得看你如何界定錯誤。「買賣雙方可以干預市場,其他人不可以,否則便拖低經濟效率」這只是經濟理論。對於一般經濟學家來說,理論的正確與否,視乎在特定的假設下(在此討論中,其中重關鍵的假設是perfect competition)邏輯是否一致,至於實證上有否支持則是另一問題。

不錯,perfect competition這假設並不現實(我不會用「錯誤」來形容),所以後來經濟學家發現制度/政府的重要。但不表示經濟學家支持政府干預,或推翻laissez-faire的原則。很多經濟學家認為政府的角色,是維持競爭公平,亦即是透過政府來實現(或盡力靠近)perfect competition,所以有你所說的「公平競爭法」,或在美國的反壟斷法。前題依然是perfect competition,依然是效率。

如何維持競爭公平?政府無須積極干預,只須擔當仲裁的角色便可,情況就像一場球賽中的球證,是球證,不是教練。

以上一切,都是理論。現實當然複雜很多。

請不要拿你的見聞來質問我(或者俗一點,來大我)。世上不是只有你才有這些閱歷。我之所以討論理論,只因我欣賞你在思考上的用功,你似乎嘗試比別人走多一步,在理論上擊倒經濟學。但若你要在理論上擊倒它,你一定要遵守理論的遊戲規則:邏輯的一致性。所以我才詢問你之前的種種。可惜,最後你又返回實證上找支持,質問我知道香港有沒有哪條法律什麼的,這是否算對先前的你的背叛?

坦白說,我很怕在文字上表達對人的關愛。不以文字表達不表示不關愛,而時刻掛在口邊又不表示真心關注(想起許多政客)。魯迅的小說也沒有呼天搶地的叫關注中華民族啊。

silverfox said...

噢!!!! 原來你在大學也有修過經濟的.

讀過經濟的人, 很少能像你般不迷信經濟學!!!
(可能是我見得世面少)

ky君說得對, 你不像那些"烈士". 我也是inmedia的讀者, 我認同他們的辦网理念, 也認同他們對社運的關注. 可是, 那裡有很多作者, 我不是不認同他們的立場, 但他們的文章很多時艱澀難懂, 又拋出很多學術詞彙, 有點賣弄和嚇怕人的感覺. 而且, 有時會覺得有些人似乎有點偏激.

Julian said...

To kykykyky:

老實說,我懷疑「買賣雙方可以干預市場,其他人不可以,否則便拖低經濟效率」真的是「經濟理論」,抑或是課本和試題形式給你的「感覺」,可否注明出處?我已經用老麥例子證明「賣方干預市場拖低了經濟效率」,一個反例足以推翻全稱命題,你懂邏輯不懂?

你說政府有需要訂立「公平競爭法」以維持市場效率?你這個主張,等如是承認「買賣雙方自行運作不足以維持經濟效率」,等如是推翻你說過的「買賣雙方可以干預市場,其他人不可以,否則便拖低經濟效率」——別未計數就斷言「公平競爭法」比最低工資有「效率」,執法是很花公帑的,一場反壟斷官司隨時打足三五七年,光是堂費已經很可觀。

不曉得你在大學是否唸商科的,是的話應該有讀marketing吧?讀marketing,一定有教你如何建立品牌形象,而「建立品牌」這個舉動本身,就是增加自己在市場上的monopolistic power(ie. demand curve是downward-sloping,而不是平的)。當爭取monopolistic power在實際營商時普遍到等同常識,人人搶著擺脫perfect competition,你真的以為不干預的市場會趨向經濟效率?

邏輯的一致性?經濟學不是數學之類靠分析語句建構起來的非經驗學科(注),它是以綜合語句建構起來的經驗學科,其理論必須refutable (but not refuted) by FACTS!我不是「大」你,而是用實證例子驗證經濟學理論乃理‧所‧當‧然,除非你承認經濟學不是社會科學而是形而上學。張五常之流為他在花墟賣桔做實驗沾沾自喜,難道你說他是玩假的?

理論是為了解釋現實而存在,現實卻不是為了遷就理論而存在。

又,邏輯只保證前提為真結論亦為真,一旦前提為假,邏輯即不能保證結論為真。就用一個簡單的三段論示範:

大前提:所有人都是狗
小前提:孔子是人
結論:孔子是狗

注意,這個推論在邏輯上前無謬誤,但結論在經驗上卻是錯的。你那些所謂「邏輯一致」的經濟學理論背後有何前提,這些前提是否真確,你可有一一想過?

再者,你當真在意邏輯的一致性嗎?偷換概念顯然是邏輯前後不一致的表現,我的文章旨在說明坊間輿論在最低工資與失業問題上偷換概念,怎麼又不見你和應?你一面否認實證與理論的關連,一面反過來用這些架空的理論反對現實上的最低工資,你的行為正正違反邏輯的一致性,還好說呢。

羅列事例是必要的,不是為了「大」你。同樣的,我問你學歷也不是「大」你,而是想根據你的程度選擇措辭,避免用太多術語妨礙溝通。

無心傷害你的自尊,若你覺得受到冒犯,我在此致歉。只是,果真如此的話,請你認真想想你將自尊建築在甚麼上面。對於真真正正在現實發生的事例,對於有血有肉為貧困掙扎的人,為何你字裡行間毫不動容,反倒就著我對架空理論的批判動氣?

無視現實,是學術上走了歪路;無視弱小,是良心上走了歪路。我的答案不是終極答案,你當然可以質疑,可是,只有走在正道上的人才有能力作出合理質疑。

七、八年前我也像你一樣,我明白的,加油吧。

注釋:其實連數學也不敢自稱其公理在邏輯上盡皆一致,希爾伯特在上世紀初企圖建立內部一致的數學體系,但這個夢想不久就遭哥岱爾定理打破。經濟學想邏輯上盡皆一致,還早得很。

Julian said...

To marcellabear:

年少時也曾經奉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為金科玉律啦,畢竟那是一般中學課程裡唯一企圖解釋人類社會的理論,(看起來)又簡單又一致又精巧,當然將它當寶貝。加上花了那麼多苦功背書,誰否定它就是否定我人生的一部份,我馬上拍檯同佢死過。

後來書讀多了,人見多了,方知解釋社會的理論不獨一種,也有很多現實問題是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無力解答的,迷信自然慢慢消失。其實香港學生是很可悲的,由於課程狹隘,同是諾貝爾得獎經濟學家,卻只知佛利民而不知史迪格列玆,將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等同所有經濟學,而不知長波理論。(最搞笑的是,正因為由細到大都讀同一派的東西,所以一來唔知有其他流派,二來講唔出自己係邊派——乜econ有分流派既咩?)

讀大學時,講師叫我們影印一張地圖,把每日活動路線畫上去。一星期後,我們往往發現自己走過的路線來來去去重疊在幾條街,區內絕大部份街道都沒有走過。街道如此,人與書亦如此,很多人和知識明明就在身旁,但我們必須主動走出新的一步,不耽溺於日常,才接觸得到。日常的不一定是理所當然,陌生的也不一定是畸形異端。

至於In-media那邊,我不知道所謂「烈士」指的是誰,也不多評論了。那邊的作者固然有沽名釣譽之輩,但也有好幾個大學講師,身上有碩士博士銜頭者更是一大堆,遣辭用字有時難免艱深,那是他們日常行文方法。(苦笑)他們(指作者,不是覆文者)當中好些我是認識的,大多不是壞人,如果你有甚麼看不懂就問吧,我想他們是願意回答的,搞不好下次民間記者大會就是討論「如何使In-media的文章更易讓大眾閱讀」,哈。

silverfox said...

julian,

謝謝你的回應!!!!

看到你如此用心的回應我們, 甚至比我們原來想得到的答案還要深入還要詳細, 實在感動.

我很認同你這兩句說話 - "解釋社會的理論不獨一種" / "我們必須主動走出新的一步,不耽溺於日常,才接觸得到。日常的不一定是理所當然,陌生的也不一定是畸形異端。"


其實我年紀已不小, 但以前總是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對社會上很多事情/問題都是茫然無知. 也都是最近兩三年才開始多看書, 多看一些有意思的网頁, 使自己眼界開了一點點. 也許我早年讀得書少, 從來沒有些什麼根深柢固的觀念, 所以自覺對於很多看似"定理"的說法也會有質疑的時候, 不論是所謂新自由主義的經濟學觀點, 或是像inmedia裡的一些左翼觀點. ( 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硬被人用"左"/"右"此等來label他們. 不過, 我想, 凡事總有個大方向, 亦為了文字上的方便, 所以姑且稱他們/甚至是你 -"左翼"吧!!! 有咩謬誤, 請多多指教!!! )

有時看到in那裡的一些讀者或作者對一些相反意見持很"燥"的態度. 雖不像那些柴哇哇討論區般人身攻擊兼爆粗, 都是用些也算文雅的言詞,夾有堂皇的理論, 不過火爆程度可謂不相伯仲, 而且有點兒"群起而攻之"之勢. 此外, 有時他們的貼文, 雖則立論清晰有據, 但言詞難免會有點激動或說得太盡太肯定. 也許是這樣, 於是給人"烈士"的感覺吧!!! 雖然我大致上認同他們的觀點, 但有時也會質疑. 我不會讓自己有太過強硬的立場, 這樣只會令自己頭腦殭化.


不好意思, 多口八卦問問, 其實你大學主修乜野架???? 你有在in那裡貼文嗎??? 還有一個技術問題想問問你: 我本來不用blog的, 但因為要給你comment才開了個blog a/c, 在當中link了我的xanga. 但是我發現我的電腦竟然看不到我自己的blog, 也有一些blog看不到!!!! 我想問一問你, 你能否看到我的blog??? 又, 何解會這樣?????

不好意思!!! 我只是個白撞友. 竟在此up了那麼多廢話!!!! : p

Julian said...

我是主修社會學的,不過離開院校之後看的書比身在院校時還多(雖然看得最多的是小說和漫畫……),所以也未必有多大參考價值。說我是左派我會高興,以為我是吳康民曾憲梓之流的「左派」我才會吐血。In-media那邊我以看文居多,甚少發言。

社運人大多心直口快,畢竟這種性格的人往往最難對不平事視而不見,至於有沒有耐性,就要視乎個人修為了,老土講句,年紀越大人越內斂。性別大概也是因素之一,網上論壇的發言者以男生居多,三不五時片個日月無光,In-media的性別分佈似乎也不例外。

你竟然為了覆文專誠在blogger開account?嘩嘩嘩,感動。你試試輸入以下網址,如無意外應該可以瀏覽你的blog:
http://marcellabear.blogspot.com/

清楚自己下判斷的理由,就不怕有立場;心裡有堅持要實現的願望,自會漸漸脫離渾噩。共勉之。

Anonymous said...

請問你今日香港巳經實施最低工資, 你有何睇法?

Julian said...

香港的「最低工資」與物價指數脫鉤,與生活工資脫鉤,甚至與綜援水平脫鉤,夠食唔夠食不是它制訂工資水平的主要原則。大致如此,你有何高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