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6, 2006

「五餐」

鹹菜在blog裡稱呼我為「一個有性格的超級窮書生」,不曉得他想說我是「超級窮」還是「超級書生」,應該是前者罷。窮人開飯,一切從廉,朱凱迪為探究基層生活到處找哪裡有十蚊飯賣,絕對有道埋。十元一碗的魚蛋粉屢見不鮮,就是因為有窮街坊窮工友窮學生支持。以往在旺角上班,最喜歡光顧街市的九元一盒燒味飯(單雙併同價),份量充足從不欺場,再拜託師傅加一湯匙蔥油,肚子撐他大半天不是問題。自從朗豪坊落成後旺角舖租飆升,九蚊燒味飯成為絕響,可惜。

若說十元是窮人午膳的公價,假如挑戰極限,把價位定為五元一餐,你打算怎樣吃這頓「五餐」?

各位看到這裡先別替我擔心,我的經濟狀況尚未陷入窮途末路。之所以省吃儉用,沒錢固然是理由,但節儉本來就是我的嗜好。算算每頓飯省下了幾元幾角,心裡就有點充實感。這不代表我不浪費,從衣食住行省下來的錢總會跑到莫名其妙的地方,例如買書,例如買零食,例如各種糊塗賬。(去他的PCCW,一聲不吭的在我的寬頻戶口擅自加了幾項「增值服務」,害我不知就裡的交了大半年「增值賬單」!)

言歸正傳。處理「五餐」,先決條件是不買飲品,一罐汽水要花三四塊錢,哪裡還有餘款買東西吃?乖乖自備水壺吧。用五元解決胃袋問題,最簡單的方法是買麵包。五元三個是四海通行的價碼,現在連百佳的豬仔包也是五元三個,小本經營的麵包舖要標價較高,恐怕生意不容易做下去。抗拒財團超市,願意到處走走的話,總會有新發現。大埔省躬草堂附近有一家麵包舖,它的迷你包四個只售五元,腸仔包、火腿卷、豆沙包、蒜蓉包、鬆餅……放滿架上任君選擇,以款式取勝。若嫌不夠飽,大埔墟大光里另有一家麵包舖賣五元三個紙包蛋糕,蛋糕吸水,一邊吃一邊灌水,飽肚程度不亞於在茶餐廳清掉一整碟碟頭飯。當然,三小時之後的效果就大不相同了。中式糕餅也不錯,光酥餅的吸水威力與蛋糕不相上下。如果有幸找到一些賣五元兩件蓮蓉卷的店家,肚子的滿足就不限於一時三刻了——摸著肚皮的同時,也令人不禁咒罵百多元賣一盒雙黃白蓮蓉月餅的傢伙是奸商。

吃厭了麵包糕餅,還有沒有其他「五餐」選擇?有的。不知是否錯覺,街上的豆品舖這兩年好像越開越多,一個五蚊大餅換一碗豆腐花,偶爾還有找。某些豆品舖也兼賣糕點,馬蹄糕、紅豆糕、芝麻糕、扁豆糕、千層糕,一律五元三件。我怕吃到滿口粉,通常都會選口感清爽的,馬蹄糕是至愛,千層糕次之。再吝嗇一點,甚麼都不要,只花兩三塊錢買一件砵仔糕,胃口不佳的日子就可以這樣撐過去。

南方人,天天沒有一粒米進肚,日子久了總不習慣,這時候我們就去粥舖好了。一碗白粥,大不了四、五元,小時候不識貨,年紀大了才發現煲得又綿又香的白粥確是價廉物美的享受。我家附近有一家數十年老字號粥舖,賣的白粥就有這個水準。倘若打破「五餐」戒律,稍微奢侈一下,再叫一碟蘿蔔糕或者豉油皇炒麵,一餐就可以豐盛地解決,結帳時付的不過是十元,比十蚊麵更飽肚。

是的,只要走出冷氣開放的大型商場,街上到處都是解決「五餐」的地方。路過某內衣攤,目睹橫額上寫著「清貨減價 沒有明天」,正想著「減價唔駛寫到咁悲情下話」暗自發噱,眼角卻瞥見又一個婆婆在拾紙皮,笑容頓時凍結。對,沒有明天,賤物鬥窮人,慣吃「五餐」者的明天究竟在哪裡?

你多久吃一次「五餐」?有哪些「五餐」心得?歡迎在這裡分享。

11 comments:

Ivy ST said...

好奇一問:香港有冇food pantry?

silverfox said...

其實自己煮最慳!!!

我都是窮人一名. 呢d數口我計唔少.

我試過十蚊以內一餐餸2人吃. 我稱之為"綜援餐" : 超巿一包預先包裝的菜, 約半斤至四份三斤,2-3蚊; 一罐罐頭, 是但求其乜都好, 3-5蚊; 加三隻蛋蒸水蛋, $1.5; 飯就現成的, 但一包最平特價米不過廿零蚊五公斤, 除開你話飯錢值多少??

你上述的街外食法平是平, 飽是飽, 但營養不均衡. 要慳也要注意營養嘛!!! 嗱, 咁la.... 超巿雪梨最平時9毫子個, 貴時都係個幾銀錢, 蘋果如果細隻既加拿蘋果都係差唔多, 再唔係一隻蕉大概都係個幾. 之後再咬面包. 有時見有d半長不短既法包都係6,7蚊到....分2次食, 圍起就差唔多la.

如果再健康d, 可以一隻蕉加一包豆漿. 有時見某d唔出名牌子既豆漿約莫3個幾, 加埋條蕉就啱啱好. 豆漿係一樣好"涼胃"既嘢...又有營養...冇錢最啱!!!

有時唔係話支持大財團擁護超市, 不過好多時佢地頂爛巿又真係好鬼平, 當你好窮既時就唔諗得咁多. 同埋超巿有個好處, 就係佢地d嘢有時可以散買....如果去街巿, 分分鐘畀人話你混桔.

Julian said...

To Ivy:

英文太屎,唔熟food pantry這個概念,是不是免費派糧的中心之類?在香港,我對這類設施沒有甚麼印象,或許是自己太孤陋寡聞也說不定。某些機構會做中介人聯絡商戶(如麵包舖)將即日賣剩的食物送往老人院或露宿者之家,這些計劃在性質上跟food pantry好像有點不同?如果說偶爾派派糧食也算food pantry,那麼香港至少有平安米…… = =;


To marcellabear:

呵呵,要不是回到家裡有住家飯吃,我才不會搵命搏吃這樣的午飯。自己煮完帶飯當然是最抵的,不過也要有附設微波爐的固定辦公室才行。旺角街市兩蚊斤菜,十蚊九個天津雪梨,以前我甚至試過在office煮麵食。剩下的雪梨還可以帶回去煲雪梨水,加兩粒蜜棗,又甜又潤。

HamChoi看世界 said...

hey我個blog早轉了啦,雖然內容還是那麼貧乏。

Julian said...

我有睇你新blog,不過係你個舊blog至用咁既wording丫嘛。

文章貴精不貴多,沒時間多寫幾篇也不要緊,試試凝錬心思,偶爾自己動手寫篇好東西吧。 :)

Ivy ST said...

免費派糧的中心,甚至直接提供餐飲,例如我這邊有個叫loaves and fishes的,一三五午餐,二四晚餐,完全免費,係人都可以食,完全由義工運作,食物從公眾募集。

不過有很多派糧的中心,發的都是垃圾食物...(雖然五餐都不見得很有營養...呀,吃得不健康也會引起疾病,加重醫療負擔啊,為甚麼反吸煙乜乜七七的人又不作聲?呵呵。)

Julian said...

對呀,吃得不健康會引起疾病,不過反正勞動力就是消耗品,一個人捱病了,裁掉他再請一個就行。甚麼?要加稅補貼公共醫療?我立即將公司搬上大陸,慳返。換個角度,在窮困打工仔眼中,過得一日就是一日,每星期唔食幾次「五餐」,今個月可能電話費都唔夠交,十年後病發?到時至算。病起上黎又辛苦又嘥公帑,橫掂無人無物,真係有乜依郁咪死左去算囉。(此所以我常說關於自殺的論述一定不可以將成因個人化,這不是個人問題!)

不過我仍是堅決反吸煙的(方法可再議),始終有二手煙的顧慮,問題性質和「五餐」不盡相同。當然工廠廢氣與孔雀石綠等等同樣是公害,甚至比二手煙更甚,但那些問題我在返工工餘都插到佢仆街,十分consistant,「反吸煙人士大細超」這批判怎也燒不到我身上。(在實踐上一定冇完美架喇,我都用紙用電用電腦,但萬一俾人鬧,起碼我唔敢面無愧色當自己無罪。「不敢面無愧色」這一點,竊以為非常重要,缺乏這一點的人,不會為改革去到盡。)

又,近排見你四圍南征北討,係因為:
a) 心情唔靚
b) 呢輪得閑
c) 以上皆是
d) 其他

邊一樣? :P

破滅 said...

屋企的話 我一定係兩蚊芽菜喪食者
或者媽咪麵、姐姐麵、福麵、福米的頭號粉絲
同埋觀塘有五蚊四個豬豬包、雞尾包
我慣了自己拎水出街
所以一定夠撑

香港也有一些團體是有膳食服務給有經濟困難者,叫做眾膳坊,在西環,由聖雅各福羣會主理。循理會觀塘那邊也有食物銀行的觀念。

Julian said...

咦,呀破滅さん,其實你係咪識我?你個tone熟口熟面喎……

Anyway,謝謝你的補充。畢竟不是社工出身,對社會服務的行情始終不夠瞭解。六月去觀循與工友聊天,並未留意到相關活動,倒是我失察了。

Ivy ST said...

係心情唔好呀,不過邊有「南征北討」呀(踢h君果兩腳就叫「征討」佢?都實在太俾面佢喇化!)...

Julian said...

唔駛多講,勁到爆廠。H君響果邊已經榮登「2006年度最受歡迎屌靶」寶座,佢既股市認真交投暢旺,犀飛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