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3, 2006

自由了

寄出了最後的文件,如無意外,終於完全自由了。先前總以為這一刻會興奮異常,幾欲連開七七四十九場結他他狂歡節……


(圖片取自朝目新聞,不是朝日新聞)

到頭來,今日的心情卻帶著三分淡然,七分惘然。是時候踏入另一個新階段了,不得不認真想想,奈何時間是不等人的。

還有兩個星期。我的論文不是用文字寫的,而是用生命踐行的。Research objective已想好了,hypothesis略嫌綜雜,theoretical framework尚有不少漏洞要填補。兩星期之後就要動筆了,趕得上嗎?

死人是不會死第二次的,倒也不必顧忌太多。只是,可以的話,我希望結果能夠稍微有意義一點。

愛?自由?何度も繰り返す
鏡の中に要る答えに
疑心、否定、そう信念のまま
讓れない瞳

見つからない
連なる疑問詞の行き先さえ導けないまま
信じたい
都合に流されない變わらない正義の意味

夢?希望?ありふれた日常
オマエは何を今 待ってる?
自信、苦惱、滿ち溢れる才能
押し潰されそう

摑めない
平和の結末は強さだけじゃ手に入れられない
屆けたい
全ての瞬間に飾らない笑顏の意味
還是去徵求神諭吧,聖騎士。

1 comment:

牧草.早稻 said...

六四來了。不過,坦克車換成了豬籠車。我們用身軀阻擋這巨大的東西前進,卻被警察推倒在地上。不過,拿機關鎗的軍隊換成了全副武裝的機動部隊。同樣地清洗掉人民的心聲,封鎖人們的嘴巴,社會平穩安定。我們每年到維園點上燭光哀悼,這邊廂人民的聲音卻正在被打壓。你看,年青人遺有絕食了。

萬望有心人廣傳開去,我們需要大家
就在天星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