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2, 2006

When the grief lets you go

悲哀也好,苦惱也好,假如那段回憶是珍貴的話,再悲再苦亦要緊緊抱著不放,一步一步走下去。

走過這些年頭,原本苦澀的關係卻滲出絲絲甜味。儘管無法回頭,那依然是靈魂的故鄉,片刻相聚,心已經溶化,很溫暖,很愜意。

走的路彼此不同,結論卻一樣。既然如此,倘若我早些培養這份見識,早些磨掉傷人的稜角,結局會否改變?或許會,或許不會,我惟有相信,一切已經在另一個平行世界如願。

不過現在也不壞。那片溫暖的海洋太舒服了,浸淫日久,我會變得依賴,失去討伐不公不義的戰意。習慣了把負能量用在正途上,沒有憤怒和遺憾的生活實在少了一點味道。該笑時笑,該哭時哭,該生氣時生氣,這才是鮮活的人性。

偶爾讓我休息一下,稍微充電,已是一種幸福。一把年紀還要你照顧,不好意思,只盼你需要時我也幫得上忙。

不再迷惘了,選定了路就得走下去。我可以承載別人的煩惱,正如你承載我的一樣。

祈禱是牽掛的表現,感謝你把我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