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8, 2007

回歸正道

天星事件擾攘一番,現在政府在公關層面高調祭出「文物建築保護政策檢討」諮詢,企圖將《我的香港史》一文提及的社區性與政治經濟分析在城市規劃當中淡化,令民意在「香港文化」和「集體回憶」的論述迷宮裡進一步誤入歧途。雯、小象邦和靚仔偉不愧是世貿以來的可靠戰友,在政府下這一著棋之前已經將戰線從天星轉移至廟街,從高大空的歷史文化轉移至有血有肉的社群。縱是成果未許樂觀,甚至可能最終無人聞問,此役也足以成為「香港文化」論述的試金石,試試它是屬於精英還是草根。

幾位兄弟姊妹早已落區訪問街坊,街坊反應亦算積極,無奈Inmedia與錄影力量等人馬仍在天星皇后糾纏,苦無援兵。社運界的成員普遍有多少義氣,視野有多高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今次亟需人手,而這一仗是遠比天星事件貨真價實的居民運動。再者,2012年的事,在2006年已出手介入,誰也不能再評之為後知後覺。

回歸正道罷,「育無便是」,對否?天星,只是虛火。

人民參與規劃 保持廟街原貌
~ 邀請你共襄同行

十二月十九日,立法會並沒有阻止那個將一手打斷廟街南北的中九龍幹線之發生。

中九龍幹線,由計劃本來的「雙線雙程」加大到「三線雙程」以應付隊道會在五年內飽和的交通容量問題。因此這只是政府為了加大再加大整個工程可行性作勘察撥款。

即是說,這一次否決,只是在這次工務會議中不獲通過。說穿了,整個破壞廟街生態的計劃仍不會給一次工務會議的失敗而打下。關乎廟街一帶基層市民的生活網絡,連帶半邊九龍舊區城貌,與經濟主導的意識形態、一貫不理會居民死活的發展模式之間的一場硬仗,方才揭幕。

11月底,八樓朋友留意到新聞紙一角關於「中九龍幹線」的潦草圖則,一臉無助的面對那些立法會文件、新聞的各種說法,說到加士居道攪天橋擴闊,又說有個隧道會從油麻地警署捐過多層停車場再鑽出東九龍,政府更要向立法會申請近1.9億的撥款。我們七手八腳總算以「一班關注本土文化及基層自主營生的朋友」的名義寫了封信到立法會申訴部,希望藉此拿取更多資料返回民間。雖然我們不會認為議會是一個全面的平台,但超碼都可以在某個層面上留個白紙黑字的紀錄。

12月15日,即是十多個捍衛天星朋友被無理拘捕的翌日早上,我們約見了立法會申訴部的議員。我們向議員表達了關注點,重點為是次工程的諮詢並沒有公開讓市民參與或提出反建議的途徑及時間表,在入區的經驗中,最受影響的群體廟街小販居然從未被諮詢,故此我們要求各議員於12月19日的會議上先讓政府澄清,後撥款。有位議員先說欣賞我們,在2012年發生的事,在2006年便提出關注,後說政府就工程已經在三個區議會提出諮詢,並沒有收到反對,諮詢相當足夠;另一個議員則勸告我們,本土特式固然重要,也要為六百萬人的福祉著想。

那種把「發展」跟「社區」二元對立的想法實在觸動了我們神經。於是乎,我們在天星活動期間,同時進行了「人民參與規劃 保持廟街原貌」簽名運動,並於網上簽名,在短短兩日收集到三百個以上簽名,要求12月19日需要出席會議的議員:

1) 出席會議並就只包含技術勘察的撥款投下反對票;
2) 促請政府再提出一個具社會影響評估的撥款申請;
3) 提出人民參與規劃。

回頭再講這單一億九千萬的工務工程勘察,說到尾一個工程不想做就不用勘察;天星抗爭中的朋友們給予了議員們勇氣,總算能使撥款暫時作罷,而換取有限時間,把我們期望在天星保留抗爭中喚醒的城市規劃問題,深化到「人民規劃、社區自決」的討論方向,使它可在廟街這個生活連繫嚴密的社區中發生作用,最終將「自己規劃自己社區」的方案放在政府的行政與議程裡面。

政府官員、議員和大眾媒體把「人民規劃」曲解成保留歷史文物古跡、保留集體生活回憶,社會固之然需要討論,我們更加害怕政府繼續漠視工程對整個廟街的本土文化生態、基層生活、社區鏈結,這就不單單止是一條「富有香港特色的街道消滅」,更是將一個共同擁有半個世紀的共生群體推倒窒礙街坊與受影響群體發生另一次社區自決的實踐,而最終令香港一個個老舊社區被純經濟主導的發展方向一手摧毀。

廟街的生死,將是一場工務工程文件、議會會議與街坊自主實踐的一場互動爛仗,為著這一場舊區存亡爭奪戰,我們誠邀對廟街街區或對社區的可持續發展有想法的朋友,一同商討如何在這段時間內引爆人民自決的機制,與政府來一次正面交鋒。

日期:2006年1月25日 (星期四)
時間:晚上8:00
地點:旺角彌敦道739號金輪大廈8樓A室
(太子始創中心側過隧道)
查詢:旭雯 (68438451) 邦 (60289646) 偉 (92513132)

一班關注本土文化及基層自主營生的朋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