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聖經‧處境‧行動

(去年上半年在某教會帶青年團契,負責講信仰與社關,本文就是聚會之後寫給參加者的電郵。儘管口頭空論成份居多,他們無疑比大部份同輩基督徒較具社會意識,讀創世記廿四章時會聯想到食水私營化的禍害,但另一方面,他們卻隱隱擔憂自己得不到「正確無誤」的信仰基礎。為了滿足大家對聖經的追求,同時將這份追求引申至行動的意欲,於是寫了這篇東西。看似象牙塔得很的釋經方法討論,其實左右了基督徒在社會上積極行動抑或消極退縮。內容淺薄,見笑了。)


大家好!上次團契聚會談到釋經和處境的問題,未知大家還有沒有印象?忘了也不要緊,這封依貓就是用來提提大家上次發生了甚麼事的。 :P

上回講到聖經各卷是在二、三千年前成書的,換言之,我們今日讀到的經文,是在「二、三千年前的中東社會」這個處境(暫稱為「處境A」)下產生的:

處境A==> 聖經

問題是,身處「2006年的香港」這個處境(暫稱為「處境B」)的我們,無論在時間抑或空間上俱與聖經成書的年代相距甚遠,作為信徒,如何能夠從聖經中獲得神的教導,從而在生活上行合乎神心意的事,這就是上次週會探討的核心主題。

如是者,這裡逼現了兩個選擇:一是字面解經,二是處境釋經。上述「處境A」「處境B」之間的巨大落差,不錯是質疑了字面解經的可行性,然而正如上次席上有弟兄所提出的,處境釋經既然在解讀聖經的過程中加入了信徒(ie. 讀經者)的個人角度,會不會偏離了不變的真理呢?

這是一個很合理的問題。在嘗試回應這個問題之前,或者大家可以先退一步想:甚麼是「信主」?

「我信耶穌」,這句短短的說話裡面包含了三個概念——「我」、「信」、「耶穌」。「我」,可以理解為基督徒自己;「耶穌」既然是道路、真理、生命,在今次的討論裡姑且以祂代表不變的真理;至於「信」,它代表的不是某種實體,而是將「我」和「耶穌」連結起來的關係。

沒錯,信徒之所以成為信徒,是因為他們和神結連了關係。同理,縱是有不變的真理「客觀存在」,但假如我們與它毫無關係的話,事情不僅變成有沒有這個真理對我們都沒有分別,甚至乎,連信仰也從根本上不成立了,因為信仰本質上就是一種關係。

哲學性的論證到此為止。到了這一步,事情的重點就變成「信徒如何與真理建立關係」了。處境釋經的角色,說到底其實是將信徒面對的處境和聖經經文連結起來,扣連信徒與真理的關係,成全整個信仰。字面解經的問題,在於它在讀經過程裡取消了「信徒」這個部份,只強調所謂的「客觀真理」,結果抹殺了「信徒」和「真理」的關係,然而這一層關係才是信仰的本質。說得難聽一點,企圖把一式一樣的「客觀真理」傳遍地極之字面解經,是從根本上反信仰的。

無視「處境A」和「處境B」巨大差異的字面解經,同時會在行動層面產生嚴重問題,皆因行動必須由活生生的人施展,而人只能活在當下的處境之中(難道你可以搬去二千多年前的以色列定居? :P)。依賴字面解經的人抱著二、三千年前中東社會寫成的文字不放,卻活在2006年的香港,結果會怎樣?自然是動彈不得,無法活出他們堅持的那一套。這令他們「符合信仰的行動」往往只能在受到嚴格保護下的處境裡(例如教會)實行,此所以,我們會經常遇到一些信仰割裂的Sunday Christian,星期日返崇拜時滿臉屬靈,星期一回到辦公室卻無情地奉行中環價值。當這類基督徒成為主流,我們不難理解為何香港教會的社關行動相當有限。

正如雅各書所言,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上次週會談過的處境釋經隱約帶出了「化信仰為行動」這課題,今次的週會將會探討「點解有/冇mood行動」這件事,敬請期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