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借刀

廣播事務管理局在一月二十日發佈新聞稿,裁定香港電台違規,高姿態發出「強烈勸諭」,理由是收到廿二個對港台電視節目《鏗鏘集》的投訴,抗議他們在去年報導同性戀題材。工商科技局局長王永平隨即召見港台處長朱培慶,大有興師問罪之勢。事件曝光後,一些輿論把焦點放在性傾向和宗教事務之上,然而,竊以為這些事情不過是一個巨大災厄的小環節而已。

再看上述的新聞稿。文中聲稱對《鏗鏘集》的廿二宗投訴內容可分為以下五類:

  1. 該節目偏袒同性戀、宣揚同性戀及含有歧視成份;
  2. 該節目不適宜在被編排的時間播放,且對兒童和青少年產生壞影響;
  3. 由於節目提到一名基督徒反對同性戀的意見,令觀眾誤以為所有基督徒都是缺乏理性的,對所有基督徒不公平;
  4. 節目沒有提及同性戀的不良方面,例如愛滋病;及
  5. 節目沒有包含警告字幕。

廣管局認為第三至五項投訴內容不成立,換言之,實際上被裁定有效的投訴應在廿二宗以下,搞不好甚至只有個位數字。較諸當年「愛國宣傳片」《心繫家國》收到的逾百宗投訴,今次的投訴數字簡直小得可憐,但廣管局並未對製作《心繫家國》的公民教育委員會來個「強烈勸諭」,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也從來沒有傳召委員會主席香灼璣審問一番——須知香港電台在架構上乃隸屬工商科技局,權力關係比公民教育委員之於民政局更赤裸,現在王永平要召見朱培慶,實與上司向下屬問話追究相差無幾。

為甚麼會有這個雙重標準?有人認為是廣管局成員立場保守所致,但「保守」也可以有幾重意思的。是不是廣管局成員當中有原教旨主義者,與明昆社一黨裡應外合?觀乎它的投訴委員會成員名單劉靳麗娟是老牌教會名校拔萃女書院的校長,又是尖沙咀潮人生命堂的會眾,而蕭孫郁標則為福傳年典禮節目總監,在香港天主教裡大抵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可以肯定,基督宗教信徒在投訴委員會成員裡佔的比例明顯較香港平均人口高,加上明昆社有滲透政黨內部的前科,今次事件不排除有基督教右翼搞破壞的成份。只是,可能性歸可能性,與真憑實據尚有一段頗遠的距離。比方說,女拔萃所屬的教會是聖公會,福傳年是天主教的東西,兩邊都是大公宗派,對性傾向議題的立場略見慎重,人脈關係跟以宣道會、播道會為核心的明昆社集團不太緊密。斷言《鏗鏘集》觸雷是宗教陰謀,未免言之尚早。

如果不是宗教因素,那又是甚麼緣故?走筆至此,我們該思考廣管局的本質。廣管局是甚麼?廣管局是政府轄下為數眾多的諮詢委員會及法定組織之一,成員全部由行政長官委任。既然其成員皆由行政長官委任,也就是說,這類組織很大程度上是政治權力核心的延伸,委任哪些人進去反映香港政府的取向。同時,這類組織的成員高度重疊,一個人隨時在多個委員會擔任公職,政協的蔣麗芸有八項公職,和富塑化集團行政總裁李宗德有九項公職,自由黨的梁君彥有十項公職。由此可見,政府將諮詢機構的權力集中在一小撮人手上,而非廣納市民意見。這一小撮特權階級以中產以上者佔絕大多數,而且往往帶有兩個特徵:一是親中二是親商。親中,可見於廣管局投訴委員會成員名單,徐尉玲是民建聯議員,馬清楠是政協,但當中一個泛民主派成員都沒有,更別說真正的左翼和基層人士。親商,可見於政府委任商界空降各諮詢機構時完全不顧利益衝突,中原地產的施永青竟可在房委會裡大剌剌對公屋政策說三道四,處理土地供求與規劃的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裡面近四分之一非官方成員是發展商高層。所謂的「諮詢式民主」,從來就不民主。

親中親商,是香港政府恪守的最高價值。「在仰北大人鼻息下落實新自由主義」,是比基本法更基本的現實施政守則。明乎此,我們不難理解諮詢機構的構成公式,亦不難推算廣管局雙重標準的原因:香港電台既非供財團獲利的私營傳媒,亦非對政府唯命是從的宣傳機器,在親中與親商價值下,留著它沒用處,殺掉它不可惜。自徐四民對港台窮追猛打,保皇勢力一直將香港電台當箭靶,政府亦幾欲除之而後快。今次對《鏗鏘集》的廿二宗投訴或許出自明昆社之手,但能夠決定用此等芝蔴小事大興問罪之師的,則只有政府。簡言之,就是明昆社磨好了刀,然後政府借刀殺人。諷刺的是,歷來擁護明昆社的一眾基督教文棍中,不少曾為八九六四慷慨激昂,甚至要以香港為基地向大陸散播民主《時代論壇》週報就是在這氣氛下創立),今時今日,彼等表面上仍會做做門面工夫聯署紀念六四,實際上卻甘於淪為政府落實北大人旨意、宰殺民主與民生的屠刀,可恥復可憎。

沒有刀殺人,只有人殺人。故此,今次事件不僅關乎性小眾和原教旨基督教的角力,甚至也不僅是言論自由問題,更逼切的是要掀起對整個「諮詢式民主」運作法則的反抗,這是本土基層自主進程的其中一幕。

9 comments:

方潤 said...

大體上這次事件很多人也有同樣意見,認為是壓制港台和言論自由,多於是同志問題。

事實上原有投訴的理由,幾乎完全不成立,在廣管局「翻炒」的時候,也只是碰到邊緣而已。

C-man said...

有一點你說得對,班左仔無時無刻都想打壓港台,政府無時無刻都想消除北大人眼中的這根刺,問題,並不在諮詢架構委任問題,問題的核心是北大人喜歡打壓言論自由的意願,和特區政府奴才式的奉迎這個意願。

今次事件,是有心人利用廣管局去「淨化」社會,而廣管局內的有心人又利用這些有心人的投訴,去「淨化」港台。

廣管局理應只針對一些粗鄙過火的內容,或超越道德接受尺度去進行裁決,而今次的裁決,居然不是在於港台的題材,而是港台的製作過程偏頗,這是明顯過問港台編採自主的問題,直接插手港台的製作構思和取材,殊為恐怖。

偏頗,從來是左仔對港台的最大指控,他們指控的,不是港台不夠中立,而是指控港台不偏頗特區政府,不偏頗邪惡的中央政府共產黨,不偏頗特權階級的既得利益。

另一個問題,是一些有心人利用投訴去進行損害言論、資訊自由的暴力,利用廣管局去為節目定界線。

Julian said...

方潤:

是的,我也覺得今次的文章實在寫到冇貨賣,唉。估計別有用心者不外乎兩個目標,要麼讓政府收回港台編輯自主權,要麼令港台公司化然後被財團(最好是中資)吃掉。任何一條路都可以馴化港台。廣管局擠壓港台已不是第一次,《頭條新聞》已在2001年被廣管局裁定為「不持平」,要「勸喻」,今次事件不過是歷史重演。


周生:

Well,其實我唔太喜歡稱呼那堆渣滓做「左仔」,說到底他們大多是機會主義政棍或民族主義狂徒。諮詢架構委任的偏頗足以助長各方面政策向既得利益者偏頗,包括房屋政策、土地政策、教育政策,今次廣播事務中招只是芸芸偏頗之一。故此,言論自由無疑是亟須捍衛的一環,但將戰線拉闊至人民自主大概更有建設性也更合乎現實,畢竟因諮詢架構受害的遠不止言論自由。當然,諮詢架構並非禍根所在,它們不過是眾多工具之一,真正的禍根在親中與親商的香港政治基礎。這正是拙文希望回應的。

無論如何,我支持你將回應裡的講法煲大,做佢一鑊。讓事件就此平息,未免便宜了那些惡徒。

Yan said...

Good!

Many people including me also believe that the Government wants to kill RTHK gradually.

I am really, really worried about it, as I ONLY LISTEN to RTHK, for the other radio stations are somehow more biased, and not to mention the annoying commercials......

Also, RTHK is the most acceptable mass medium in HK, still, after most newspapers have been 'Apple-tise' and TV stations being too commercial to look into more controversial and 'niche' issues.

Julian said...

新城每星期有成粒鐘節目專sell李家靈芝孢子,簡直是廣告雜誌。其實港台也越來越守不住了,現在「自由風自由Phone」硬塞了一個梁美芬做主持,此君言論直教人聽出耳血。這星期綠色和平發佈生果農藥危機報告,她竟在節目裡質問綠色和平發言人「點解政府唔用你地個方法驗生果」——妖,咁想知又唔見你問政府,問個唔啦更既NGO?言下之意,不外乎明明自己對研究方法一無所知卻硬要質疑別人的方法不夠權威。更搞笑的是,梁美芬之後還加多句「為了令市民放心,不如講下你地無驗過邊隻生果,等大家知道有乜野可以食得」。「無驗過 = 無毒」,這種邏輯空前絕後,保皇保到出晒位,我嚴重質疑她的城大法學院副院長地位是怎樣混回來的。

如果最後大家只能依靠網台和Inmedia,那麼……

silverfox said...

整整下會唔會好似大陸咁玩封殺网站架?!?!?!?!?!?!?

Julian said...

以財團利益為由封網一直都有,近期較轟動的例子是這個:
http://blog.goo.ne.jp/alpha623/e/943fb6c1a3177b27d14e9a2cc3853654

若是講到爛的中港之爭,封網事件我不太清楚,但網上言論審查則屢見不鮮,Sina多年前已執行相關政策。如果你有大陸朋友用Yahoo email,記得別寄甚麼敏感電郵給他們,否則Yahoo隨時將內容抖出來協助政府控告他們,就像兩年前師濤的下場一樣。

方潤 said...

雖然那是膠人一個。

不過綠色和平的報告不可信,也是事實。
上次驗菜就是這樣,故意改了遊戲規則來偽造「超標」的結果來嚇人。

這實在太蠢,就像「狼來了」的小朋友一樣。

Julian said...

算是Greenpeace行走全球的伎倆罷,記得蜆殼公司在九十年代計劃將舊儲油庫棄置海底,被英國Greenpeace做佢一鑊金,但事後有消息傳出它將沉染物多估近四成。不知這是否做media campaign的手段,但我也認為此乃飲鴆止渴害公信力慢性破產,假如有Greenpeace的朋友路過不妨講兩句。

不過,前年為孔雀石綠事件做資料搜集時,發現香港列入監管名單的食物添加劑好像只有六十多種,少得恐怖。即使撇除官場不問責之風,制度鬆散至斯,如果真是硬要在政府和Greenpeace之間選一個,我寧願信後者多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