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07

念烏冬

又得深宵趕工。夜涼如水,飢腸轆轆,一筆在握不如雙箸在手,還是煮些宵夜祭五臟廟罷。

秋風起,坐久了難免有點寒意,這時候來一碗熱騰騰的美食正好振奮人心。杯麵味精太多,越吃越口渴,搞不好第二天起床還會拉肚子。精緻一點,就煮個鳥冬好不好?

烏冬也不是隨隨便便就煮得好的,一旦選用即食烏冬就不合格了。市面上常見的即食烏冬本來就是煮好的,剪開包裝倒進沸水滾兩滾即成,方便是很方便啦,但它在儲存期間早已泡得發脹,麵質欠彈性,甚至帶著一種難以名狀的酸味。即食烏冬最好用來炒,炒得乾身就不覺得它沒嚼勁,豉油蠔油之類的醬料亦能掩飾它的酸味,假如用來放湯就破綻百出了。

好吃的湯烏冬,總得使用乾貨(除非你找得到生麵)讚岐烏冬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將一束奶白色的烏冬放進一鍋沸水,用筷子耐心攪拌,小心別讓泡沫溢出,慢火煮個十五分鐘,再把水倒掉,將麵條放在筲箕沖冷水過冷河。烏冬可不是公仔麵,不將煮麵水倒掉就這樣上桌的話,你面對的只會是一碗漿糊。

接下來就是湯了。日本人最常用的是醬油湯底,我覺得改用麵豉湯也行。將日本麵豉加進水裡,再來點海帶和鰹魚乾,一鍋麵豉湯就這樣成了。嫌不夠飽,不妨到街市花兩塊錢買一塊豆腐一併放進去,如此一來湯裡不僅有鰹魚的鮮,還有清香的豆味,絕非吉野家之流的麵豉湯可比。

筲箕一翻,讓麵條放進湯裡回鍋,一碗烏冬就此完成。吃之前切少量蔥花點綴,名副其實的錦上添花。筷子一夾,暖意送進口中,每一根烏冬都爽口彈牙,你可以感受到小麥的芬芳,清楚知道自己吃的不僅僅是一堆澱粉質。麵條、湯和豆腐的味道能分辨出層次,卻又和諧地渾然一體。嗜吃肉者固然可以佐之以叉燒,可惜廣式蜜汁叉燒味道太濃,往往破壞這種和諧,倒是淡出鳥來的日式叉燒比較相襯。肯花工夫的話,灑些玫瑰露煎幾片酒香鴨胸,應更臻完美。

……想歸想,到底沒有付諸行動。家裡地方淺窄,半夜三更下廚,杯盤相碰,石油氣爐扭得劈啪響,勢必驚動老媽子,屆時少不免一頓囉唆。甚麼時間使用甚麼空間,經常都是身不由己的——若非如此,此時此刻我已在床上倒頭大睡,豈有對著電腦執筆之理?

PS. 今次只能在幻想中煮食,自然沒有製成品的照片可以放上來,下次煮好了再補拍吧。

PPS. 下次再煮給你吃,我保證。

4 comments:

Selina said...

今晚爸教了我如何極速炮製三餸一湯的晚飯。首先煲滾水,把預備豆腐、切好的薯仔和紅蘿蔔,落鑊,林左就可以把豆腐、薯仔、紅蘿蔔撈起,第一道菜。
接著把一尾魚(最好游水魚,乜魚都得)放回同一個鑊,熟後撈起,加上豉油,第二道菜。
再把西蘭花倒進同一個鑊,林左又可以撈起,都係加豉油,第三道菜。
剩下來的湯已經吸收了各種餸菜的精華,甚麼調味料(如鹽、糖)也不用加,即可飲用,味道清淡得來帶魚香味,很好喝。
找天有空真的可以煮下飯仔。

Julian said...

專業人士果然不同。最厲害的地方是連浸鑊的工夫也省下了,吃過飯之後洗鑊也洗得輕鬆。

問題是,除了魚柳,我未試過煮魚…… -_-; (不喜歡吃魚嘛)

魚蛋倒是例外,有機會叫你爸教我弄秘製咖喱魚蛋吧~

不曉得這個月的工作進度如何,下星期試試一起煮飯仔,好嗎?

阿嘉花 said...

哈~寫得好~彷彿自己也吃了一碗, 同時肚餓得很.

暑假上映過套戲叫烏冬廚房, 就係講讚歧烏冬, 睇左未?

我覺得都不錯~~睇到鍾意食烏冬~~

Julian said...

花:

多謝捧場,下次我煮開可以預埋你嗰份~

戲我就冇睇喇,無學生飛真係幾高消費。你有無碟可以借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