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7, 2008

自戀.字戀——前言

回顧去年這個網誌的文章,越看越不順眼。以量論之,2007年僅得三十三篇,較諸2006年的一百篇,可謂少得可憐,跡近可恥;以質論之,去年文章論點多有重疊,圍繞浮淺的階級分析打轉,不若前年又鍊金術又般若智又騎士道那般涵蓋天南地北。

明顯陷入知性低潮,而且是長達一年的低潮。時而埋首俗務,吃一頓飯裡面接了十個電話﹔時而魂遊太虛,蹲在家裡老半天也只是俯臥床上看漫畫。不知怎的,意念就是難以凝練。街頭成了出門與歸家的單純通道,思緒未曾細細打磨,也就沒有洞見好好觀察芸芸眾生。

應該可以做得更好的,我不相信寫作潛力已經窮盡,只是對自己極不耐煩。玆記下近半年來在腦海浮現過的題材,立此存照,以期收律己警醒之效:

  • 盧旺達屠殺給四代香港人的啟示
  • 傳呼機時代與手提電話時代的人際關係比較
  • 從舊廣告看香港產業結構變遷
  • 論《Fate/Stay Night》系列的生命觀
  • 談萬聖節起源,兼論宗教品牌化
  • 港產片《神探》與漫畫《異變者》的異同
  • 沙田馬場空間考察
  • 街坊講古:一條安慈路五間7-eleven
  • 巴士站眾生相

當然還少不了在三月前完成《紥鐵工潮旁觀記》系列,做人要有始有終。

不過,光是列出題材依然無法解答問題——上述題材早已想過,為何去年不能成章?尋根究柢,反省自己的寫作方法,大概是難以迴避的工序。所謂的寫作方法,指的不是寫作技巧,像如何修飾辭藻,如何舖排段落,如何控制文章節奏等等。寫作方法意謂寫作的習慣,亦即創造筆下文章經歷的整個過程。每個人都有他習慣的寫作方法,就像他有平日習慣的上班上學路線一樣。正因為習慣了,所以才不自覺,猶如我們總以為平日上班上學所見的景物不值一提。

對於從未接受任何文學訓練的我來說,追溯自己的寫作方法是一大難題,但我有預感這對突破當下瓶頸將有裨益。下一篇文章,請容許我自戀一下,試談自己與文字的結緣。

7 comments:

Green said...

當資訊和口味溜得太快, 寫得再快還是慢, 自然對寫興趣缺缺.

Julian said...

也對,雖然自知料子有限,已經不像受歡迎的主流blogger那般偏向寫有時效性的文章了……

其實打算分享寫作方法,除了出於自省,也出於讓缺乏寫作習慣的後輩初次執筆工作之際能夠有個參考。觀點不能硬塞,料子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充實,剩下來能教的就只有方法了。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而家主流報章對文章修養的要求也愈見低下,而如今大家看blog是為了看內容不是看文章;你看所謂的名家blog們,又有多少真的能稱得上行文流暢?十個有起碼九個用語助詞都要用英文呀頂。

曾經有諗過,如果要探討這個問題,可以從網上交流文化開始,我覺得如今港人會用口語來上討論區icq msn以至用港式中英文寫xanga blog,可以說是香港文字的變化。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話時話,阿嬌拔你呢排死左去邊,個扑又唔出文聲都唔聲下既?

Julian said...

總有博客高手的,像熊一豆、李智良等就是內容與文筆俱佳的上乘之選。

說到報紙,其實這種印刷媒體為文章設下了很多局限。以這個網誌的作品為例,若是為了見報的話,文章未免產量太少,更新太慢,篇幅太長,題材太小眾,觀點太偏鋒,信息內容太龐大,根本就不合格——當然我本來就不打算合格就是了。

查斯特 said...

寫文章的人很少有寫作習慣的交流,但有時互相交流下寫作習慣,如寫作時同時幹甚麼(聽歌還是食零食)、靈感源源不絕的時間(黃昏寫還是早上寫完去晨運)等,相信會十分有趣。

Julian said...

哎,其實我想談的「寫作習慣」也不是那麼具體,而是比較抽象的,說得誇張一點大概堪稱練氣凝神之道。畢竟,寫作時會否聽歌吃零食之類,不過是某種儀式,文章的靈魂不在哪裡。反過來說,寫一篇文章的過程,其實遠在動筆之前已經開始。

近日老是要往外面跑,未能乖乖坐下來動筆,希望正文可以在星期日晚上之前完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