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9, 2008

每日一詞:中產

談論醫療融資,傳媒和政客每每高呼之曰「向中產開刀」,彷彿中產階級就是——甚至惟有中產階級才是——強醫金的受害人。

究竟中產是甚麼?

翻開政府的諮詢文件,將被敕令上繳 3至 5% 薪水為強醫金的,是月入一萬至三萬的打工仔。單純以直接財政損失來說,他們是最受影響的一群。

月入三萬元以上者,只須繳付定額強醫金,亦即三萬元乘以 3至 5%。就算你是年薪一千萬的金管局總裁任志剛,每月供款也不過是900至1500元,還不到收入的千分之二。

也就是說,強醫金屬於累退稅性質,越富有的人繳付的比例越小,影響輕微。

月入一萬至三萬的打工仔,算不算中產?二、三十年前,大學生之間流傳的「四仔主義」,追求屋仔、車仔、老婆仔及生番個仔。撇除後兩「仔」不論,若將有樓有車視為中產階級的傳統特徵,那麼,這群打工仔符合條件嗎?

打開中原地產網頁,找一個在深水埗的三百呎小單位,樓齡近三十年,每個月要供款近五千大洋。

再找一輛車齡十年的二手Honda,像話一點的貨色五、六萬大概跑不掉,十二個月分期付款,每個月又要交四、五千元。

午膳幫襯大家樂,一頓廿多塊錢。扣掉勞工假,一個月上班廿六日,伙食費六、七百元,早餐晚餐宵夜零食另計。

大學畢業,每季還grant loan,如果一次要還六千,平均每個月就要吐兩千出來。

然後是強醫金和強積金。假設各收5%,在支付上述各項開銷之前,你已經失去一成薪水。

七除八扣之後,一個月入萬五的打工仔,每月大約只剩幾百塊積蓄。若再加上水電煤、管理費、汽油、車位、進修、上網、手機、衣服、卡數、家用、報紙錢雜誌錢等等等等雜項,肯定入不敷支。

一個住深水埗舊樓,揸二手錢七,排隊輪大家樂快餐,連iPod也沒有,兼之負債在身的傢伙,竟然被喚作中產。如果整個社會對這種稱呼甘之如飴,不管我們份屬甚麼產,恐怕都是黐線的。

我們的黐線旅程到這裡才剛剛開始,根據政府的藍圖,接下來的廿五年會越玩越癲——「向月入一萬至三萬的打工仔收 3至 5% 強醫金」,這個入息設定是政府在文件裡計算日後一切收支的基礎,一直計到2033年。重點是,政府完全沒有考慮由現在到2033年的通脹。

過去廿五年,亦即1983年到今天,物價上升了三倍。未來廿五年,倘若通脹幅度相同,那時候的月入一萬至三萬將等於目前的三千三百三十三至一萬。

3333元?公屋清潔工的最低工資也比它高!

2033年,將會是一個連清潔工和超市收錢員都要交強醫金,齊齊晉身「中產」的美好年代。感謝黐線的中產邏輯,感謝為我們下一代著想的特區政府。

「向中產開刀」,這樣評論強醫金是錯的,錯在對中產的界定閉門造車,徹底脫離現實。探討中產是甚麼之前,至少我們清楚知道中產不是甚麼。

無論傳媒和政客再怎麼說,香港人已經失去自命中產的餘裕。別戀棧舊夢了,面對現實吧。

2 comments:

Leung said...

現在唯一搞活動反強醫金是一個中產組織"107動力"(親新自由主義組織,他們反對立法最低工資),自然會偏向現時中產階層的利益,忽視強醫金對現有基層低收入人士的影響

正苦推行強醫金,幫保險公司吸血,加劇貧富懸殊﹐無論左派右派都應該參與反強醫金運動,目前很多政黨(包括LSD)均未就強醫金問題表態,如果不想85折出糧,記得6月13日前一人一信向無能正苦反強醫金

Julian said...

對,就連回應強醫金的醫療界立法會議員郭家麒,立場亦極度中產,完全看不見大局。中產論述已經強到一個地步,連堅定如張超雄者亦被逼至瀕臨失語,近來口風竟趨放緩。

但說到底,強醫金的矛盾不在中產(尤其是那群「工人充中產」的傻瓜)和基層之間,而在貧與富之間。明白了這一點,民間團體應該放下身段,策略性拉攏/容忍中產甚至右派,如你所說的左派右派結盟,先拉倒象徵新自由主義的強醫金再算。

當然,過程中如不做好群眾教育,事後沒有累積,到頭來還是幫人抬轎。我能出力的大概也只有這個環節了。(苦笑)

613,一人一信炸爆政府貓箱!
beStrong@fhb.gov.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