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3, 2008

每日一詞:選擇

政府推銷強醫金的一個重要口號,是選擇。根據諮詢文件的描述,公共醫療是沒有選擇可言的地獄,「提供的選擇很少,甚至毫無選擇」;反之,私營醫療卻是充滿選擇的天堂,「可按照個人意願選擇醫生、護理人員、治療方式及病房設施」

所以嘛,搞強醫金就是為了送你上天堂,it's for your own good!

選擇就是自由,沒選擇就是不自由,不自由毋寧死——唸著這些咒語,我們會否因此在私營醫療之中得到「選擇的自由」?那得看你有沒有錢。自由市場,銀貨兩訖,有錢去養和醫院花十二萬大洋產子當然萬事有商量,無錢?免談。

用錢買自由,這是私營醫療的鐵則。強醫金能否為供款人帶來政府承諾的「選擇」,全看強醫金夠不夠滿足私家醫院的胃口。政府放言強醫金的投資回報率將會跑贏通脹 3% ,以今年四月的 5.4% 通脹率計算,即是說強醫金的回報率至少要超過 8.4% 才算達標。

這是否有點太過樂觀呢?就讓我們從歷史裡尋找答案。觀乎強積金成立至今的平均回報率(注一),只不過 7.4% ,最近一個財政年度甚至僅得 4.5% ,還比不上這陣子的通脹。作為強積金的翻版,強醫金到底能跑贏通脹多少,未可逆料。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私家醫院收費會跑贏通脹。2006年加了價2007年再加一成至七成,這個升幅絕不是強醫金可以彌補的。沒錢沒自由,強醫金供款人談不上擁有選擇。

更重要的是,別忘了沒有強醫金戶口的窮人,他們才是香港社會的大多數。月入一萬以下的打工仔、失業人士、長者、家庭主婦、兒童……這些在強醫金視線範圍外的市民足有五百萬人之譜!縱使強醫金的回報率勁爆七成,漂漂亮亮地戰勝私家醫院加價,這個奇跡對大多數人依然毫無意義——只要「選擇」依然附屬於私營化之下的話。

拿不到手的選擇,是鏡中花,水中月,再美再好也是假的。

認真想想,私營化必然帶來選擇嗎?百佳把油魚當鱈魚賣,小市民連分辨真假也辦不到,還談甚麼選擇呢。反過來說,公共醫療就一定是沒有選擇的大鑊飯嗎?就現況而言這無疑是事實,我們不能選擇看哪個醫生,不能選擇用哪種藥物,近來甚至不能選擇去哪間醫院。

的確混帳,但這種混帳是人為製造的。我們曾經有權選擇使用療效更佳的藥物,自從醫管局於2005年發明藥物名冊之後,堪足救命的新藥一旦列入名冊,病人就得以天價自費購買,血癌用藥「加以域」每月收一、二萬元,腦癌、肺癌的特效藥亦價錢相若,末期肝癌的續命藥費每月三萬五千,直腸癌化療療程承惠八萬。(注二)

注意,癌症是香港頭號殺手,每三個人死掉就有一個是它殺的。

我們亦曾經有權選擇去哪間醫院,然而近年醫管局的醫院聯網日趨僵化,指定市民必須使用住址所屬地區的醫院,假如你放工後打算到工作場所附近的那一間覆診,惟有吃閉門羹。倘若每間公立醫院服務質素差不多,有沒有選擇也沒所謂,可惜政府特別愛護何文田、薄扶林之類的富貴區,屯門元朗天水圍的居民只得坐困愁城自嘆命賤:

地區

1,000人醫生比例

1000人普通科病床比例

港島東

0.66

2.38

港島西

0.93

5.73

九龍中

1.19

5.88

九龍東

0.57

2.11

九龍西

0.58

2.74

新界東

0.59

2.55

新界西

0.53

1.63



如此一來,沒有選擇就變得可悲多了。

明明可以提供更多更好的選擇,卻偏偏一一奪去。政府刻意藉各種政策搶走市民在公共醫療裡面的選擇,這些小動作恰好證明公共醫療能夠與選擇並存,皆因它本來就與選擇並存!抹去選擇,公營服務越來越惡劣,市民也就越來越憧憬私營化下的「選擇」幻覺。

一切都是編排好的劇碼,是製造出來的既成現實。當我們習慣了用「有錢有選擇,沒錢沒選擇」的邏輯丈量世界,習慣了「選擇只應在私營化裡存在」,政府就再也不用擔心人民會對它有所訴求——生病?誰叫你沒錢醫?活該。露宿?誰叫你沒錢供樓?活該。過勞死?誰叫你沒錢辭工歎世界?活該。


注釋:
一.   資料來自積金局的《第二十九期強積金計劃統計摘要》。
二.   參考過去半年「蘋果暖流」和「東方日報慈善基金」受助人個案。

2 comments:

Leung said...

現時都沒有選擇,私家醫療收費昂貴,只是有錢人的專利,對於那些保險、基金人士(強醫金最大得益者),以及薪金高於市場水平的醫管局管理階層,當然會對醫療融資情有獨鍾啦!

現在看公營醫療新症排期最少要一年,對於很多無能力看私營診所的老人及中下基層人士,寧願排期也不願看私家醫生

公營醫生及病床比例竟然偏幫有錢人地區(e.g.半山、京士柏),基層地區(e.g如觀塘、深水埗、天水圍)比例只是富有地區的一半!

市民的收入,扣除家用、供樓及衣食住行生活費,可以用作不同風險的投資、儲蓄或消費,強醫金實施後,將會繼強迫金後,強行剝奪市民收入使用權,強迫市民作指定的投資選擇,無視已購買醫療保險的市民。

不要和交稅混淆,交稅為了建設社區、資助有需要人士,我預言強醫金的供款與強迫金一樣,手續費偏高,供款有一部分進貢給基金、保險受托人,卻沒有醫療選擇權(選擇公營醫療要自行付出成本,保險不包),沒有投資基金選擇權,只是強迫不對等交易

Julian said...

I can't agree with you more. 沒有甚麼可以補充了。(笑)

唯一想說的,是投資選擇權的部份。過去的香港,小市民省下來的積蓄還可以買輛木頭車,在街邊做做小販,也算得上是投資在一門自立自主的生計。廿多年前封閉街道使用權趕絕小販之後,最開心的自然是收舖租的地產商,接下來恐怕就要算是基金公司了。蓋小市民的微薄積蓄可以投資的方式有限,當剩下沒有多少機會做低成本的小生意,又不想放在銀行讓低於通脹的利率陰乾,就惟有買基金,買儲蓄保險,將錢都拋進金融市場……

但這個問題太根深蒂固,已超出強醫金的範圍了。要打的仗還有很多,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