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1, 2008

醫療問題,以中國為例

這是人民網在2004年的評論。舊是舊了一點,文中論及的醫院收回扣、醫生收紅包等惡劣情況,目前在香港應該還不成問題。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批判內地醫院掛公立之名行私營之實,無論對於過去大搞藥物名冊、門診急症紛紛加價的香港公共醫療,抑或對於計劃未來以保險和私營市場取代公共服務的醫療改革,皆有參考價值。

即使不談基層的經濟狀況負擔不起「無錢免問」的私營醫療,當市民面對封閉的醫療運作過程,資訊上處於極為不利位置之際,所謂的自由市場效率根本無從談起——你見過醫管局的具體開支帳目沒有?私家醫院的就更加沒有義務向你公開了。

文末談到外來農民工缺乏醫療保障,不曉得在香港的南亞裔傭工又受到甚麼待遇?好像值得查考一下。

醫改十年——為什麼近半百姓看不起病?
人民網評論部策劃
編撰:陳陽波
2004年12月15日

近日,衛生部發佈的第三次國家衛生服務調查分析報告顯示,過去5年,老百姓年均收入水準增長遠遠小於年醫療支出增長,醫藥支出已成為我國居民的第三大消費,因為經濟原因,48. 9% 的老百姓看不起病。1994年開始的醫療制度改革至今已有十年,人民收入增長了,生活水準提高了,為什麼近半老百姓看不起病?本文從多個角度分析了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

「公醫」不公  體制之痛值得反省

醫療體系生了病。人均GDP達到1000美元的今天,農村還有近一半的農民看不起病,城市居民生病後自我醫療的占47%。按理,人們的經濟生活水準提高了,作為公益事業的醫療衛生,居民生病了去醫院消費應該不是很困難的事,但越來越多人反而看不起病。充分說明現在的醫療體系已經「生病」了,最起碼這種醫療體系已經不適應時代的發展。如果醫療體系的「病」還不及時治療,不僅關係到廣大人民群眾保健問題,而且也不利於社會和諧發展,要全面實現建設小康社會又從何談起。

「公醫」不公,扭曲的體制是禍根。從醫院體制上看,以事業單位名義出現的公立醫院是醫療服務的絕對主體,具有壟斷性的市場地位,照理,既然醫院是國家興辦的公益性機構,其費用主要由國家投入,並以低廉乃至免費價格普遍服務於公眾,就應是其基本的經營格局。但現實又是,政府既對公立醫院投入嚴重不足,也無力完全負擔其經費,為彌補這種差距,容許醫院「以藥補醫」、提高服務價格就成了政府的一般做法。在這種用政策換投入的管理背景下,加之公立醫院的壟斷地位,受逐利衝動驅使,公立醫院醫療費用瘋長、「公醫」不公便成為一種必然。這樣,一方面公立醫院仍然還打著 「事業」、「公益」的旗號,享受各種稅費優惠,而一方面卻實質上已是企業化經營,追求利潤最大化成為其主要功能。顯然,這種扭曲的醫院體制正是今天居民 「有病自己醫」的禍根。

反省醫療體制之痛,加速改革。近年來關於醫療體制改革的話題沒少議論,相應的舉措也時有嘗試,但毋庸諱言的是,現行不合理的醫療體制格局遠未因此而有根本觸動。當然,慎重對待改革沒什麼不好,但現在的問題是,老百姓在這種醫療改革的遲滯中正感受著越來越嚴重的「病痛」:36%的居民生病後不去醫院就診,而是「有病自己醫」,且這一比例逐年增加;農村由1998年的23%增加到31%、城市由44%增加到47%;無疑,面對這種的醫療困局,反省醫療體制之痛,加速推進有關改革進程,為廣大民眾的健康福祉真正負起責任來,值得有關部門深思。

編輯說話:始於上個世紀後期的醫療衛生體制改革一個重要的目標是「減輕政府及企業負擔」,這種改革思路為何造成了如今的醫療困局,有關部門值得好好總結。

醫療市場化 低收入群體看病誰來買單?

消費者缺位,醫藥市場競爭是怪胎。按市場規律,競爭一般可以促使商品價格趨於合理,讓消費者得到更多實惠。但在生產廠家眾多、競爭態勢已經充分形成的醫藥市場,這個規律卻似乎被顛倒了,競爭越激烈,給出的回扣就越高;回扣越高,藥品價格就愈加不合理。

其實,在這種所謂的「競爭」中,真正的消費者是缺位的,而且只有真正的消費者一方被「無知之幕」遮蔽了真相。在這種情況下,藥商和醫院之間的博弈只需基於己方利益而無須考慮患者,於是在回扣的「潤滑」下,雙方便成了「同謀者」。而不同藥商之間的競爭,只會使此種「同謀」發生、再發生。不難看出,在這個三角或多角關係中,或許藥商也會「各擅勝局三五天」,但醫院是永遠的勝者,而患者一方的經濟利益卻永遠都只能任人宰割。此,是當前不合理的藥品交易模式,讓醫藥市場「趕跑」了市場規律而衍變成一個怪胎。

醫療完全市場化是不負責任。在任何社會,市場經濟不能壟斷一個國家資源配置,在一些特殊產品特別是公共產品的配置方面,政府必須承擔主要責任。正因為如此,在發達的市場經濟國家,社會保健這種公共產品也是由政府提供的。某些地方政府部門沒有看到現代社會資源配置的雙重性,試圖在一夜之間將所有社會資源配置的責任都推給市場,這是一種極端不負責任的行為。

政府之所以能夠進行資源配置,在政治上源于公民的共同委託,在經濟上源於法律賦予的徵稅權。所以,政府直接向公民提供醫療服務等基本社會保障,不是政府的恩賜,而是政府的信託責任。如果政府部門將自己的責任轉嫁給市場主體,或者拋棄自己的責任,這是說不過去的。

編輯說話:醫療是人的一種基本需要,這種需要不是患者能說了算的,再沒有錢的人生了病也得治療。在醫療問題上搞「市場化」,需要周全的考慮與謹慎的實施,否則很容易失去公平性,讓低收入看不起病。

醫療腐敗 還要侵吞多少患者血汗?

幕後交易導致藥價虛高。當下許多或明或暗的流行在醫療領域的怪現象:在醫藥的起點,藥品的虛高定價到了離譜的程度,在藥品交易會上,大部分參與交易的藥品都能以「20扣率」(即以政府部門定價為基準打兩折)左右的價格進貨;醫藥代表以高額回扣,請吃請玩等方式一路買通院長、藥房主管、科室主任,使高價藥打進醫院;「藥品穴頭」和醫院、藥品監督管理部門、衛生主管部門都有特殊的關係,可以打通各種「關節」。藥商賺得缽滿盆溢,醫藥代表成了令人羡慕的職業,醫生靠回扣富起來了,醫院的設備越來越先進,可老百姓卻越來越看不起病了。

黑心「院中院」謀取暴利。所謂「院中院」是指那些在大醫院內又衍生出來的「小醫院」,這些「院中院」一般為獨立會診、獨立收費、獨立核算,是掛著大醫院的牌子,在幹著自己的「業務」,這種「院中院」多為「黑心院」,他們的醫療水準低下,收費卻很沒譜,已成為醫療腐敗的另一種罪源。大凡「院中院」多是得到了大醫院的默許,從事著「掛羊頭賣狗肉」的營生,他們利用大醫院的牌子和影響力,從事著所謂的「特色門診」 活動,本來幾元錢甚至十幾元錢就能治好的病,非要開上成百上千的藥,甚至,「院中院」已成為大醫院倒賣病人和開虛價藥的集中地。可以說,「院中院」已成為公立醫院醫療腐敗的另一「特色」。

醫生收紅包成了慣例。在醫療腐敗現象中,醫生收取患者的「紅包」已經成為見怪不怪的事情了。病人向醫生「奉獻」紅包則成了慣例。患者的普遍心態是:我不送紅包心裏不踏實,因為別人都送。而且多大的手術送多大的紅包,已經是約定俗成的「秘密」了。收取紅包等行為敗壞了衛生行業的良好形象,阻礙了衛生改革與發展。應儘快糾正損害群眾利益的突出問題,研究探索治本之策,逐步建立糾風工作長效機制。

收入與績效掛鉤,醫生胡亂開藥。有些醫院給各科室的醫生下達處方額,然後把處方收入與個人收入直接掛鉤,讓許多的醫生不得不盡最大能力給病人多開些藥。這樣一來,治個小感冒花上幾百上千元就成了不奇怪的奇怪現象了。說不奇怪,是見多而不怪。只是,這樣直接導致了市民怕看病、不敢看病、看不起病的現象發生。

編輯說話:蔓延在醫療領域的各色各樣的腐敗早為人們所痛恨,然而幾經醫患雙方的博弈,人們只能對這種腐敗忍氣吞聲,竟至「不送紅包不正常」的境地。老百姓看不起病,醫療腐敗難辭其咎。

醫療保障 何時才能陽光普照?

外來工,被醫療遺忘的群落。一些地方制定的低保及起碼的醫療救助政策,也必定會首先驗證常住本地的「綠卡」。由於固有的思維定勢或財力所限,當地醫療保障部門不敢說出「只要他居住在……」這樣響噹噹的話來。其實,都是在陽光下勞作,都是為社會主義建設付出,在祖國大地上揮汗如雨,理應讓黨和政府關懷的陽光全面普照到這些弱勢群體身上。

把外來工看作「醫療皮球」踢來踢去的作法,無疑會進一步加重整個社會的醫療「病情」。其實,每一個住在城市高樓下的病人,不管他來自何方,他都是你的病人。我們除了進一步遏制醫療醫藥費虛高的不正常態勢外,應盡快像深圳這樣,建立一套解決弱勢群體就醫難的救助體制。

保障面過窄,醫療公正刻不容緩。按照現行的醫療保障制度,一方面是保障面過窄,擁有完全醫療保障的不過是政府、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部分集體企業的人員,只覆蓋我國人口的10%,另外高達50%以上的城市人口、80%以上的農村人口無任何醫療保障;據衛生部統計,我國醫療衛生資源80%集中在城市,農民人均衛生費只有12元,僅為城市的28%;另據世界衛生組織2000年對191個國家和地區的醫療衛生保障公平性進行的評價,中國位列倒數第4位,為最不公平國家之一。(據中央黨校出版社《當代中國科學發展觀》)

顯然,為社會成員提供基本的醫療保障是現代社會健康運行的基本條件,也是社會文明程度的重要體現,因此,徹底改革現行明顯缺乏公正性的醫療體制,使廣大公眾免於「有病自己醫」的尷尬、無奈,刻不容緩。

編輯說話:改革應該讓社會上的大多數人受益。1994年開始的醫療制度改革實際上是非常片面和狹窄的,僅僅是針對了城鎮職工,而把廣大城鎮無業人員和農村居民排除在外。這種誤區造成了今天許多老百姓看不起病的尷尬局面。

3 comments:

方潤 / Andrew Fong said...

所有持有本港身份證者,都屬於接受醫管局資助治療的「合資格人士」

http://www.fhb.gov.hk/cn/legco/replies/20020701_20021231/lq021204_q2.htm

Julian said...

這個,即是說外傭不合資格嗎?「受僱為外來家庭傭工(指來自香港以外地方者)而留在香港」是不被列為「通常居住在香港」的……
http://www.immd.gov.hk/chtml/topical_3_1.htm

換言之,他們好像無法根據下表任何一條途徑獲得居留權和身份證:
http://www.immd.gov.hk/chtml/topical_3_4_1.htm

方潤 / Andrew Fong said...

「由於所有香港身份證持有人均有資格使用由政府資助的公共醫療服務,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和生署在提供服務時,並沒有把他們劃分為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持有人或持有香港身份證的非永久性居民。」

合法外傭一定有身份證的,不過那是非永久性居民身份證。持證可享用公共補貼醫療。
他們不會因為在香港工作七年,而符合申請永久性局民身份證的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