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05, 2008

外星人襲地球

(續前文


(圖片取自《Level E》第一卷)


「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我甚麼都不知道。」       蘇格拉底


今年七一,又是立法會選舉年,各政黨或明或暗藉此時機為參選造勢,並不教人意外。意外的是今年遊行隊伍中多了一群身穿同款T恤的白衣人,上面印有「香港更好大行動」字樣,推舉袁大明先生競選今屆港島區立法會議員。

當日所見,這群白衣幫少說也有三、四百人,翌日報章則指他們總共有一千人。翻開那本政綱小冊子一看,封面以硬卡紙彩色印刷,內頁三十有四,用的都是優質粉紙,亮得反光。這樣的小冊子據報印了三萬本,所費不菲。動員力強,銀彈充裕,連專業政黨也未必擺得起這種排場。

先別管白衣幫的人和錢打從哪塊石頭迸出來,他們的首領袁先生,到底是何許人也?


尋找外星隱世醫術

號稱「自然療法醫生」的袁大明,在政綱裡支持環保,支持社區互助精神,支持開放大氣電波予市民開設電台,主張參與式民主重於代議政制下的普選……這些意見很符合地球人的常識,甚至堪稱進步。可惜,政綱裡有更多的線索,令人懷疑他是從外星來的。

這倒不是因為他在香港飛碟學會演講過,而是因為他神奇的醫術。袁大夫的「同類療法」可以處理逾百種疾病,包括治好肝硬化、精神分裂和半身不遂。非典型肺炎期間,他宣稱自己能夠輕易解決SARS,憑著靜脈注射雙氧水,叫患者服用「白葫蘆、鏻、碘」這三種藥物就萬事no problem,以下是其醫書的記載:

……鏻型病人面色紅潤,沒有白葫蘆患者臉色暗啞,皮膚表面熱及濕潤,但不及白葫蘆患者的濕,雖然他們都很疲累,但表現得沒有白葫蘆患者的昏睡……鏻型的人平日愛好凍水,在肺炎時會要求飲汁或酸的飲品……白葫蘆的病人不要人騷擾,要求獨處,但鏻型的人害怕獨處,他們需要人陪伴,不祇是坐在旁邊陪伴,最好是一邊陪他一邊握住他的手,這會給予他們安全感……

閱讀理解題:究竟「鏻」和「白葫蘆」是藥名抑或是患者類別?

既然功效如神,理論又非常人智慧可以理解,在衛斯理小說fans眼中自是外星先進科技無疑。袁大夫身懷外星絕學,為何沒有在2003年踏入疫區牛頭角下邨拯救地球人,「一邊陪病人一邊握住他的手」,這又是一個難解的大奧秘。


削資為本的無王管醫療

醫者父母心,袁大夫終究還是悲天憫人的。打著「醫療有選擇,健康會更好」的旗號,他希望地球人摒棄無用的西醫體系,選用他的外星科技。為此,他在政綱裡揚言要更改《不良醫藥廣告條例》,廢除《食物及藥物(成份組合及標籤)規例》,阻止《醫療儀器註冊條例》立法——總之就是踢走一切阻礙實踐其文明醫學的野蠻制肘。袁大夫也許不知道,地球人和外星人的體質畢竟有異,吃抗氧化劑隨時折壽服氯化銫治癌幾乎喪命。即不說那些要吞進肚子的「健康食品」、「健康藥品」,就說外用的「醫療儀器」罷,無法領悟外星科技之秘的地球人會將偉大的排毒機製造成無聊的電解器啊!大家有看這一集《新聞透視》嗎?真教人扼腕頓足,或者噴飯。

縱使落後的地球人終於有一天體質進化,智能開竅,用得著外星科技了,他們果真用得起嗎?袁大夫的答案是用得起,外星科技遠比西醫體系「符合成本效益」,市民絕對負擔得來,一旦以之取代西醫,庫房每年可以減少近二百億開支,屆時大可「全部廢除個人入息稅」云云。

是耶非耶?且看一名地球人的用家報告。趙來發曾經向袁大夫求醫,詎料袁大夫的外星醫術不比尋常另類療法,開價每月三萬大洋。

三萬元,是香港人入息中位數的三倍。位居中產的趙來發尚且被這個價碼嚇得落荒而逃,廣大市民又豈有財力負擔?袁大夫來自幸福快樂的外星,大抵是高估了地球人的薪水,才有這個美麗的誤會吧。卑微的我們無福消受外星科技,惟有繼續要求加強醫生診症的透明度,要求跨國製藥集團開放藥物專利,要求政府出錢維持不分貧富皆可享用的公共醫療。這些要求在袁大夫的政綱裡不見一字,恐怕是層次太低,不入外星人法眼之故。


耗時負債的種金教育


除了醫療,袁大夫對地球的教育也很有意見。正如不滿政府的醫療支出「太高」,他亦瞧教育開支不順眼。該怎樣削資呢?回家吃自己不就成了!如是者,他在政綱裡提倡「自家教育合法化」,然後再來一招學券制,每人派三、四千元,喜歡用來交學費也行用來當自己教子成本也行。這叫「教育多元化,社會造人材」!

自家教育沒甚麼不好,但在香港有誰夠資格呢?清潔工和保安員一天工作十二小時,不是新聞。就算換成所謂的專業人士也不見得輕鬆,教師朝七晚七待在學校,回到家裡還要改簿;報館記者由中午工作至凌晨,工時長之餘還要晨昏顛倒;公立醫院的醫生一當值就要直踩三十小時,之後還要看三小時街症方能下班。說不定袁大夫故鄉的曆法跟地球略有不同,一天有八十個小時,所以工餘仍可擠出寬裕時間教養子女樂聚天倫,不像地球人放工吃個飯撒泡尿就得匆匆上床睡覺,真羨煞旁人。(注一)

時間不夠,雙親裡至少其中一個得放棄工作全職教子——你來自單親家庭?抱歉,外星人都是父母俱全的——區區三、四千元的甚麼學券,當真補償得到丟掉工作而失去的收入嗎?對地球上手停口停的低收入家庭而言,丟掉工作等如要他們的命。

為了削減教育經費,專上教育也是袁大夫開刀的對象。外星醫生的手術刀堪比利斧:因為「成本較低的本科生要分擔成本較高者的學習費用」,不公平,所以大學必須按成本分科收費,窮鬼別唸工程唸醫科,滾去讀文學算了;因為「一位受過真正教育的人,應該有能力在一生之內償還有關貸款」,所以大學學費必須加價,收回成本,付不起錢就借吧,未找到工作就先揹百多萬元債吧!

當年李國章執掌教統局之時雖稱「教育沙皇」,卻也沒有這般驚天地泣鬼神的作為,外星人出手果然不同凡響。姑且不說令窮人讀不起貴價學系的分科收費是否合理,「受過真正教育的人有能力還清百萬鉅債」此一斷言合乎地球的常識嗎?說遠的,顏回這個孔門儒生乃仲尼首席愛徒,詩書易禮樂春秋六經,禮樂御射書數六藝,理當無一不通,但這位「一簞食,一瓢飲」的仁兄正是活活窮死的;說近的,菲律賓年產大學生千千萬萬,當中多有漂泊異地當女傭換取微薄月薪者,難道她們沒有一個「受過真正教育」?學費暴漲,年青人馬上哀鴻遍野,一街負資產,台灣就是前車之鑑。還清百萬鉅債?相比這種外星語言,《中大學生報》在今年「六四特刊」描繪的未來預想圖,大概更能讓地球上的大學生聽得進去。

原來,外星的「真正教育」是種金術,種呀種呀,就種出六七八九十間黃金屋。不曉得用的方法是不是有機耕種,反正地球上的土壤種不出這種東西——又或者,這在地球上根本不算教育。


勞役老弱的滅貧政策

說袁大夫不知地球人生活艱難,也不盡公允,好歹他在政綱裡特地闢了一個叫「貧窮」的專題。然而袁大夫對貧窮的理解好像跟地球人很不一樣,「貧窮人口長期貧窮,無法擺脫困境,關鍵在他們的健康……所以,讓老人和長期病患者健康恢復,將他們的工作能力釋放出來,投入社會生產,絕對有益社會」

以「唯健康論」解釋貧窮,以「就業脫貧」解決貧窮,行得通嗎?地球上有個現象,叫就業貧窮。在百佳惠康七仔老麥大家樂當收銀的,時薪廿塊錢左右,即使一天工作十小時月入也不到六千。讓他們精神抖擻力大如牛,就可以加人工麼?用外星醫學的奇跡讓百歲長者健步如飛做速遞員,讓癱瘓在床的斌仔爬起來生龍活虎地紮鐵,將老人和長期病患者統統踢進勞動市場,結果是逼迫他們跟那些低收入人士搶飯碗,拖低全港工資,令就業貧窮更形惡化。如今通脹壓頂,袁大夫竟然要打工仔減薪,我們是變窮了還是變得荷包腫脹,腫脹到有本事光顧他的外星療法?

外星人不但懂得種金,而且一定非常熱愛他們的工作,因此不太瞭解要地球人投擲整輩子光陰在僱傭勞動之上有多殘忍。

順帶一提,袁大夫不討厭窮人負擔不起外星療法,卻很討厭人家「濫用綜援」,甚至以粗黑體寫著「這運作本身就會鼓勵貧窮」為他的貧窮政策作結。看來袁大夫跟高呼「四人家庭有一萬元,我都唔做啦!」的梁祖彬十分投緣,搞不好兩人其實是同鄉。


寧要外國護照,不要外星護照


嘻笑怒罵過後,該嚴肅的正視問題了。

為甚麼袁大明要參選?可能是為了分薄泛民主派票源讓保皇黨漁人得利,可能是為了藉選舉博取曝光率以便日後宣傳自己的生意,也可能是純粹的很天真很傻。無窮無盡的可能性固然耐人尋味,但與其深究看不見摸不著的底牌,倒不如細思他攤開牌面的政綱。

袁大明以創新破格形象示人,不過形象歸形象,社會上最核心最根本的問題他偏偏不敢觸碰:香港人何以工資低工時長?社會何以貧富懸殊?政府何以推卸提供公共服務的責任?柴米油鹽水電煤樓價舖租何以如斯高昂?相對的,剝開語出驚人的包裝,他在政綱裡的主張通篇不離既有之陳腐教條:減稅、自由市場(注二)、大市場小政府、人人自己顧自己!

對,是自己顧自己,一切還諸個人。為整本政綱小冊子挈領提綱的「給香港人的信」,明白表示社會的長久之計乃「培養一班既健康又有智慧頭腦,能夠自行解決其他問題的新一代」。至於身無分文甚或身負鉅債的新一代如何「自行解決」製造貨幣波動的國際銀行家——袁大明眼中的經濟問題禍根——真是天曉得。

那些事關重大的新一代,腦子裡又在想甚麼呢?舉目四顧,在七一遊行追隨袁大明的白衣幫眾逾半是二十歲上下的青少年,六月底在中環天星碼頭附近遇見一個疑似提前拉票活動,那些身穿「香港更好大行動」T恤的參與者亦年紀相仿。袁大明確實籠絡得到香港的新一代(注三),可是當這些新一代被問及有何政治理念、遊行訴求之際,竟落得一副不知所言的狼狽相,從蘋果、經濟等主流報章以至民間記者阿丙皆有提及,當我向他們索取政綱小冊子的時候,他們也是一臉不懂應對的樣子,不像有甚麼主見。

這是我今次動筆撰文的原因。香港地,不吃人間煙火的外星人何其多,也不差袁大明一個,犯不著刻意動筆為他在九月選舉前來個小罵大幫忙。只是,親眼目睹數百位年輕人不知就裡的追隨一個外星人,實在於心不忍。你們有看過政綱嗎?對它的內容有甚麼看法?更重要的是,你們知道自己活在地球嗎?知道地球現在是怎麼一副模樣嗎?

蘇格拉底知道自己甚麼都不知道,外星人不知道自己甚麼都不知道。高官也好,議員也好,持有外國護照事小,持有外星護照事大啊。


延伸閱讀
Tsui Lam Estate:袁
獨立媒體:香港更好大行動


注釋:
一.   後設一點,要教育小孩先要「造」小孩,香港人連幹這個的時間都不夠,做愛次數全球排名尾二。可能外星人的小孩是在工廠倒模製造吧?
二.   袁大明崇尚右派經濟思想,不但見於其政綱,亦可從他在2005年與獅子山學會聯合呈交意見書反對管制「健康食品」廣告窺知一二(兩者甚至聯手做問卷調查)。同場在立法會反對的還有百佳和屈臣氏,令人想起今年百佳惠康瘋狂造勢反對營養標籤條例。再三用「廣告無王管 = 消費者知多啲 = 有選擇 = 自由市場萬歲」的公式將市民洗腦,到頭來只會肥了把油魚當鱈魚賣的商家
三.   袁大明如何動員大量青年,惹來各方揣測。話說錫安教會宣傳雙氧水療法一事在2004年再次於傳媒曝光,一眾自命為門正派的教會群起為之扣上「異端」之名抽水,袁大明卻為它說好話。經此一役,錫安教會與袁大明的關係極佳,頌讚他是「忠義人士」,旗下的《錫安日報》甚至刊登他不少與雙氧水療法無關的政評時評,其牧師最近亦於講道時表揚他,青年信徒聽後在日記表示非常感動。儘管純屬猜想,但若說錫安教會有份動員青年信徒支持袁大明,亦不教人意外。


七月廿七日補記:
已證實錫安教會有份發動信眾七一上街支持袁大明,為的是「報恩」。相關證詞與照片可參見這位錫安教信徒的xanga

八月六日補記:
最新消息,袁大明因持有外國護照,已被選舉管理委員會裁定喪失參選資格。神的安排果然奇妙啊。

13 comments: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香港更好大行動"呢個名好邪惡好救命呀大佬,唔講仲以為係保皇黨騎劫七一添呀,邊個PR定PK諗出黎架~!!!

想筆芯幫忙報導一下七一當日所見啦,小人沒能到會,太後悔了,唉。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同埋,呢條友本野layout做得好核突,D紙徙晒喇。

Julian said...

報鬼報馬,七一當日我都冇得走黎走去綜觀遊行全局,想報都冇料在手。

話說回來,第一次看見「香港更好大行動」這個名號,頓時想起九七時乜鬼回歸花車巡遊撞死人的「香港明天會更好基金」,難怪你有這種聯想:
http://www.wretch.cc/blog/catandwater/13750166

又,呀塞米設計師大人,雖然我明白三句不離本行是正常的,但倚重PR政治非社稷之福啊,慎之慎之。

Ivy ST said...

好驚,google一下「袁大明」,發現竟然有人對佢極為欣賞?!(最搞笑係啲人覺得佢係「好醫生」,「為大眾市民的健康常識提供了許多義務教育」;求其睇咗佢幾篇覺油魚、講vaccine,全部都邏混亂、亂拋醫學名詞……)家陣啲小朋友係咪咁疏於用腦,一見到有人挑戰常識就覺得好潮?

Ivy ST said...

正,袁生檔口有賣一樣嘢,叫「太空小精靈」,真係名副其實嘅外星科技啊! XD

http://www.naturalhealing.com.hk/chinese/spacehealer.php

Julian said...

Ivy:

佢對愛滋病嘅理解仲好有趣添……
「現代社會普遍大規模使用疫苗,反而製造了大量自抗性免疫系統疾病(autoimmune disease),包括各式各樣的文明病,例如腎病、狼斑疹骨節炎、風濕性骨節炎、甲狀腺病,甚至癌症、愛滋病」

將愛滋病與紅斑狼瘡之類的autoimmune disease等量齊觀,是顛倒黑白。Autoimmune disease是免疫系統過度活躍自己打自己,愛滋病卻是「後天免疫力缺乏症」,免疫系統整個癱瘓無力抵禦感染。兩者的原理正好180度相反……

基本上我都好少睇西醫(因為無錢又無時間),又鍾意飲涼茶,但見到呢類怪論都好難唔笑到噴茶。

方潤 / Andrew Fong said...

1. 你講到愛滋病果度,我開始想起上次o係圖書館丟左果本《人類熟食免疫系統》﹕個作者唔係佢,不過論點差不多,仲聲稱食龜芩膏會生性病﹗

2. 「貧窮人口長期貧窮,無法擺脫困境,關鍵在他們的健康」

我諗佢似乎唔知道問題核心係低技術職位不足。
有工開的話,大多數香港窮人都會開工,透支自己的健康。

3. 「成本較低的本科生要分擔成本較高者的學習費用」

證明佢連教育開支都未搞清楚,上到台俾人問時會慘過陳太。
無論你讀邊一科,學費根本只佔成本的小部分。分別只是「小」和「非常小」,所以根本談不上「甲分擔乙的成本」的問題。

4. 其實佢使乜寫咁多政綱呢﹖一句就夠﹕

「水務處改為向全港市民供應雙氧水」

夠晒健康﹗乜都掂晒﹗

Julian said...

有創意喎,傳統上民間療法話食龜苓膏醫性病,本書就反其道而行。

又,大家得閑click下篇文入面條《新聞透視》link啦,嗰集真係好正,簡直可以拎入中學IS堂當教育電視播。

The suffocated said...

雖然參選可以有多過一個目的,但睇佢砌左成幾十頁政綱,我估佢本身都係幾認真的。

年輕人支持袁參選,並不出奇。王岸然說他支持,才叫我大吃一驚。雖說王的見解有時偏頗,但他好歹也不是無知婦孺。為何竟會支持袁,除了他自己說袁是他的「老友」之外,我很難想到第二個解釋。

基本上我同意你對袁提出的「自家教育」的批評,但他的政綱中沒提過自家教育也可收學券。你將呢樣野入佢數,好像有欠公允。

「成本較低的本科生要分擔成本較高者的學習費用」,如樓上方潤所說,反映了袁的無知。不過撇開要加學費還是減學費不談,讀醫的應比讀文學的負擔多一點學費,不無道理。

Julian said...

請進入正文裡「自家教育合法化」的連結細看,再考察他關於學券的評論吧。雖然他在政綱裡並未提及學券能否用於自家教育,但他的兩篇評論中同時要求政府發還現時資助基礎教育的三、四千元予每個家長,只是一篇說這筆錢用來當學券,另一篇說這筆錢用來自家教育。

既然是同一筆錢(ie. 政府現時資助每名學童身上的教育開支),「三、四千元 = 學券 = 可用於自家教育的錢」乃邏輯上的必然結論。

政綱從來都只是簡介,就算是一本34頁的政綱也不例外。要知道其主張之具體內容必須參照當事人言行。我是有做功課的。

Julian said...

對了,王岸然的節目不時邀請袁大明上去,袁的「香港更好電台」大概也靠王岸然的經驗和技術才得以成立,兩人合作已久,彼此老友並不教人意外。雖說王岸然的江湖地位有助提高袁的知名度,但我很懷疑他有沒有那種呼召千人上街的動員力,這種規模即使他在四年前人民台全盛時的人脈也不易辦到。

一千人,當中若有一兩成肯幫袁大明在港島區洗樓派傳單,效果不容小覷。這個龐大人數打從哪裡來,值得考究。

The suffocated said...

@julian:
嘩,閣下果然細心,佩服佩服!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吹水講句,話唔定 D「乜乜更好物物」的意思係「乜乜更好大喜功物物」的簡稱!

Julian said...

the suffocated:

別客氣,我就是因為太專心做資料搜集擱下了公司的文章未寫,結果尋日返到去俾老細省左一餐…… 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