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基督教保皇黨的誕生——後記

結果,梁美芬當選了。沒有甚麼好失望的,問題不在於梁美芬這個人當選與否,而在於長久以來的政教勾結系統。若不瓦解這個系統,縱是踢走了梁美芬,北大人依然會培植另一個傢伙向新教勢力招手。

《基督教保皇黨的誕生》一文發表後,廣受關注,敝網誌的瀏覽人次在短短兩日內暴升十倍。這當然不是因為拙文寫得特別好,急於推出宏大假說是它的可觀之處,也是它的致命傷。身為社會學學徒,總有責任把際遇放在更大的社會脈絡下看待——文章多人看,原因有二:一是香港人的政治想像終究以議會政治為軸心(若不是將議會政治視為政治之一切的話),談立法會選舉收視率自然提高;二是受過相當教育的基督徒社群在香港人數不少,談宗教事宜難免觸動他們的神經。狹隘的政治想像不見得可喜,基督徒人數多寡亦與我無干,是以拙文雖獲重視,心情卻無法單純地興奮起來。應該說是帶點淡然吧。

不過還是有讓人深感欣慰的地方。過往撰寫基督教評論,如非不被信徒理睬,就是被轉載到小圈子的秘密論壇飽遭輕蔑,連一個像話的理由也不用給。僅就個人所經歷的來說,本地主流基督徒社群,特別是中產基督徒,其封閉程度向來令人瞠目。今次拙文得以被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公開討論,無論褒貶,都不得不謂一大突破。以事關眾人的政治為背景,不同信仰的人聚首一堂,對宗教的言說終於在大家的參與下取得公共性。站在基督徒的角度,讓信仰脫離小眾走進公共,又何嘗不是某種「宣教」?

謹此向古斌兄獨到的補充致謝。如他所言,作為第一條路的小組教會策略,與第二條路的mega church策略多有融合。比方說,小組多多的永光堂就是一大mega church,其主任牧師伍山河正好先後支持梁美芬參選區議會和立法會(注一)。更重要的是,小組化管理導致隸屬不同小組的會眾不相往來,難以互通消息交換意見,無形中助長了教牧高層中央集權,消弭平信徒對教會決策的影響力。力分則弱,分化是權力精英馴服群眾的慣伎。當政商權貴和教會高層已經密室會談之際,難道我們還要拘泥於小組之間、教會之間、宗教之間的藩籬,好讓自己被各個擊破嗎?

有跨國財團和大國政要組成唯利是圖的WTO,所以必須有關注人民福祉的各國弱勢團體聯手組成世界社會論壇;有政教勾結的基督教保皇黨,所以必須有以平民百姓為主體、反愚民反剝削的聯合陣線。少數人的統治由多數人來抗衡,抗衡的第一步就是讓多數人的聲音重見天日,奪回我們在公共場域的表述權。

簡言之,就是成立一個不分宗派與宗教的獨立媒體。(注二)

選舉結束了,人民由下而上的宗教言說才剛開始。先知在曠野呼喊,耶穌在市井講道。來吧,讓我們眾聲喧嘩!


注釋:
一.   伍山河也是那個「香港專業及資深行政人員協會」的理事。會長是容永祺,副會長包括梁美芬和陳世強。基督教保皇黨的人脈重疊,簡直到達令人毛骨聳然的地步。
二.   獨立的意思是,財政上和營運上均獨立於政府、政黨、財團和教會。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才可保證最低限度的言論自主。


PS.  申報利益,我無意當這個獨立媒體的主催人。我是傳統左派,然後才是個宗教評論者,基督教問題不是我最大的關注點,勞工和教育等等肯定重要得多。往後的日子大概也不會多寫宗教評論,大不了一年兩三篇吧。
下一篇網誌,談煲涼茶。

士郎會變成エミヤ的。

10 comments:

Stone said...

謝謝你。〈基督教保皇黨的誕生〉我雖不能儘認同,但真的寫得不錯。
我奇怪的卻是:速讀comment,印象裡面除一篇外,全無批評。批評的唯一一篇,也給你批評得體無完膚。為何「沒有人」反對你的看法呢?這裡容得下公開公平的討論嗎?
每個人背景不同,讀的書不同,看法會有很大差異,這不足為奇。基督教的人有她們的偏見,你也有你的偏見。
你好像說是讀社會學的,同性戀與愛滋、灠交的統計與紀錄,你可讀《他們的世界────中國男同性戀群落透視》和"And the Band played on"

Julian said...

這裡鮮有來自基督徒的批評,最大的原因是他們根本不想與意見不同的教外人談宗教事。三歲小兒也知道人人皆有偏見,光是重申這個常識意義不大,甚至有抽水之嫌。惟有藉著交流溝通明瞭彼此偏見所在,才算有點建設性,不是嗎?

我不打算將個人網誌抬舉到公眾論壇的地位,但也沒有扣下任何一篇基督徒的投訴,因為本來就不曾出現過的東西是無法「扣下」的。二話不說就將建立「公開公平的討論」之責任推到我身上,這又是否公允?多年以來,目睹香港基督徒圈子對網上言論施以種種審查,刪文、ban IP、封group、會員制秘密論壇,為求落實「非基與狗不得入內」無所不用其極,不信的話大可以問資深討論者貓姐。如斯行徑,早已教我心灰。但願你也有勸誡他們的時候。

對了,性傾向並非原文以至這篇後記的重點,甚至也不是敝網誌的重點,為甚麼你只叫我看「同性戀與愛滋、濫交」的關係呢?又,對拙文的批評不止一篇,至少還有Amy對釋經問題的質詢,她亦沒有給我「批評得體無完膚」,為甚麼你看不見呢?

評論他人,往往暴露了更多的自己。人人皆有偏見,互勉之。

無論如何,還得謝謝你的欣賞。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cell group同mega church的趨向,雖然我不太(願意)相信你所提及的dark side是其原旨目的(但"助長了教牧高層中央集權"以便牧養眾人這一點,倒是他們不時引以為傲的果效),但其惡果正如你所言,不同小組的會眾幾乎毫無交流點,互相服事只流於on duty式的表面行為(並形諸內的所謂心意推動),那種在會眾間已經大行其道的疏離風氣,不是不叫人無奈的。

中產基督徒的封閉程度如何可怕,正正是我在教會內外言談不一的主因。抱歉,我還沒有能招架得住眾人對我一人觀點的圍攻。

我之所以願意把心留在香港的某循道教會而不是目前在澳洲的浸信教會,以上是其中一大主因。要是能找到別家好點的小教會,我倒真的願意把這幾年的教會生活從零開始。

P.S. 你係左派?做乜我一直唔覺既?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教會人沒有批判思維,也沒有空間發表意見,會友亦習慣了不聞不問,盲目附和。當然還有的是有許多既得利益者或既得權力者,經常冠以合一的名,將異見者打壓,事實上他們無意改變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45085&Pid=6&Version=0&Cid=150&Charset=big5_hkscs#

Julian said...

塞米:

我唔左,唔通民建聯左咩。高舉自由市場兼且民族主義大過天的,一定是極右派。雖說香港因國共相爭而扭曲的「左派右派」定義曾有其時代背景,但今天中共早已帶頭走資,國共對立早趨和緩,這種扭曲定義徹底喪失了對應現狀的能力,再take it for granted的話除了惰性就甚麼也不是。當然,香港傳媒是又懶又無腦的,若非去年梁安琪在選舉論壇出醜,他們才不會突然大舉使用「建制派」此一字眼代替歷來沿用「左派」。

且在Wikipedia打"leftist"看看:

In politics, left-wing, the political left, or the Left are positions that seek to reform or abolish the existing social order in favor of a more equal distribution of wealth and privilege. In general, the left advocates a society where all people have an equal opportunity, which they often describe as a "level playing field". Because of this, the left tends to support labor unions, worker cooperatives and sometimes communes. Its emphasis on social change puts it in alliance with civil rights, feminist and green movements.

Ideologies considered part of the left include; Progressivism, Social liberalism, Social democracy, Left-libertarianism, Socialism, Syndicalism, Marxism, Communism, Autonomism and most forms of Anarchism.

香港的政治語言運用,本身就是最大的國際笑話。

Julian said...

又,cell group也罷mega church也罷,其成立原意都不在於黑暗的政教勾結,而是抵抗九七後政治打壓的保身策略,詳見原文後半~

Marco Lee said...

看了BLOG主的文章,才知道香港部分教會做事如此卑劣。

記得數年前曾參與元朗錦X堂的崇拜,真的令我大開眼戒: 大家都像著了迷似的,合起眼站起來七情上面地投入地唱詩歌,不太會唱的也念念有詞,不久大伙都舉起手,掌心向天。我立時手足無措,但又不想人做我就做,便膽粗粗問鄰座的陌生人,大伙舉起手來有何意義? 他熱情地說,這使我們更接近上帝,然後又熱情地問我的名字,更不由分說為我祈禱足有1分鐘。

本來,終於有香港人脫下虛偽的「偽理性」,擁抱熱情,這本是值得高興的。但是,他們熱情得太過火了! 他們的行動舉止是如斯地一致,高漲的情緒是如斯地一致,在我眼中,他們將很易成為一個團結的集體,形成一個一致的頑固的宗教理解,形成一個會對一切的合理質疑視若無睹的群眾。當時,我腦中不由得想起「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令他瘋狂」的老話!

數年後看日本科幻漫畫《20世紀少年》,讀到「朋友」(野心家)以宗教形式將教徒洗腦,其情狀與我於元朗錦X堂崇拜的所見真有幾分相似之處!

我希望他們嘗試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去看看所屬教會的做事方法。而其中一個參考材料,頗具啟發性,又具娛樂性,就是《20世紀少年》。現在電影版也出了,希望多些描繪「朋友」的信徒集會吧。

euler said...

Can you give me the recording of the sermon, I like to download but the link is broken. It is needed in the filing of my formal complain.
Many thanks.

Julian said...

euler:
請留下電郵或其他聯絡方法,稍後會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