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誰的世代論爭?(後記)

撰寫《誰的世代論爭?一個階級視角的解讀》,完全是為了工作需要。

只是,到了執筆之際,腦海卻不由得閃過朋友的身影。峰、霆、旭雯、波少、樂欣、史葛、子僑,每一個都是家庭生計半途失去著落、時刻為錢發愁的二十世代。《四代香港人》描述的嬰兒潮得志父母,以及他們對子女無微不至的呵護,與這些朋友距離很遠,很遠。想到他們剛踏出校門甚至尚未踏出校門就要跟家裡債務搏鬥,前途從來少不了搵食陰影,不免黯然。

朋友們已是有大學可讀的一群,在同齡人口裡僅得18%擁有這種幸運,下場尚且如此,旁人該當如何?打開政府統計處網頁,逾四成15至24歲青少年不在學校卻身在勞動市場,他們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活?為甚麼我一無所知?

年輕人不好受,中年人又何嘗好過?這三年來,基於公務也罷,個人好奇心也罷,跟好些五十開外的人聊起生活起跌,他們有做紮鐵的,有做釘牆板的,有做清潔的,有做主婦的,有做廚師的,有做貨車司機的,有做酒樓侍應的,有做車衣的,有做倉務的,有開士多的,有耕田的……各色人等,沒有一個的日子過得比十多年前好。若說七十年代是戰後嬰兒潮改善生活的轉捩點,那麼他們當下境況如何?果真人人穩守中產位置(假如曾經攀上中產位置的話)?一天仍然活著,故事就一天得說下去啊。

思量再三,翻書一十四卷,搜尋網頁無數,依舊毫無自信,我不曾遇過一篇難寫至斯的文章。難寫,皆因渴望揹起別人的人生,最後卻發現自己根本揹不起來。我不懂書寫他們的故事,也不想就這樣把他們遺忘,結果生產了一篇半調子的東西。

或許統攝性的歷史書寫本就沉重得無法承受,作者必須揹起歷史長河所有人的人生。可是我想寫的並非統攝性的歷史,只不過是屬於我們——眾多市井小民——的故事而已。

不得不承認,是無知吧。

對社會無知,是身為社會學學徒的失察;說不出大家的苦,是身為朋友的失義。應做未做的事,實在太多了。

對不起。

6 comments: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朋友,寫吧。

Julian said...

當然。

割禾青 said...

  喜見有社會學以階級維度觀察世代問題,在下亦曾有篇地理學角度兼談世代論,置此分享。

完全流動呂大樂
http://spacehope.blogspot.com/2008/04/blog-post_07.html

方潤 said...

想借這兩篇文印給學生看 ^_^

Julian said...

割禾青:
我對地理一竅不通(最多只會讀Jared Diamond的書),看到你用人口流動的角度講階級,倒也新鮮。你的網誌把地理學應用在香港場景,《超越中環價值的歷史地理觀》一文就十分可觀,有機會還得向你多多請教!

方潤:
嘩哈哈,終於輪到我也有份誤人子弟了! XD 別客氣,隨便拿去。怕只怕中學生嫌我寫得長氣而已。

thought said...

有空請指教.
http://hk.myblog.yahoo.com/thought_thought/article?mid=1&prev=11&nex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