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5, 2009

一個都不能少


(攝於彩雲邨停車場)

領匯入主公屋商場和停車場後一而再再而三大幅加租,過了才四年,累積加幅數以倍計。小商戶固然哀鴻遍野,為居民服務的醫生亦難逃一劫,大商戶如吉之島在樂富商場也幹不下去黯然撤退,手段之狠可想而知。假如我們不是含著銀匙出世家住半山豪宅的話,附近總會有一兩個蕭條凋蔽的領匯街市。猶記得大元邨街市在我唸書的年代還好生與旺,現在卻連一個生果檔一個書報攤也不剩了。

領匯壓榨商戶壓到經歷金融海嘯依然越賺越多(注一),已是老生常談,但它對工人的剝削卻較不為人注目。事實上,早在金融海嘯前已有團體揭發領匯商場外判清潔工的時薪低至15.38元比惡名昭彰的麥當勞更刻薄。如今,領匯變本加厲,竟敢違反承諾將停車場保安員由三更制改為兩更制,涉及的停車場有178個,因此丟掉飯碗的工友更可能超過600人——我們只須發揮一丁點想像力,想起這些工友還有家人要養,即可知受害人恐怕數以千計。

種種不可原諒的罪惡,源頭皆在政府策劃領匯上市,公共資產私有化之後再蠻橫的搶掠市民都管不了,一如我們無力阻止已賣斷予中信泰富的東隧瘋狂加價六成。誰是罪人,誰有份造成今日的破局,我們必須認清。倘若他們當中有人忽然跑出來貓哭老鼠撈政治本錢,我們應緊記他們過去的嘴臉,將他們一一揪出來,一個都不能少!


民建聯、自由黨、民主黨
立法會內3大黨派民建聯、自由黨及民主黨均支持領匯上市,但部分議員亦質疑政府對商場及停車場的估值過低,亦指港人所獲配售的只有1成股份,未能真正還富於民。」(《文匯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

自由黨加入證券及期貨業界的行列,參與明年元旦『支持領匯上市、反政客』的萬人大遊行。該黨將以『反分化、搞好經濟、支持金融中心』為主題,預料可以動員二、三千人參加。」(《蘋果日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廿七日)

民建聯副主席葉國謙稱,民建聯已與大聯盟商討加入遊行的安排,但該黨不是組織者,不會帶頭遊行,或會高舉抗議橫額。葉指出,該黨所以參加遊行,是不贊成利用各種事件製造衝突和矛盾,對香港要有承擔。」(《太陽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廿八日)

工聯會
「現時因領匯事件(按:即公屋居民申請司法覆核質疑領匯上市合法性一事)而激發的反政客亂港遊行中,由工聯會屬會發起、約有一千會員的香港證券及期貨業職工會將發動『萬人大遊行』,譴責個別政客只為私利,令五十一萬名投資者及證券從業員蒙受損失,要求政府、議員及政客『多一點良知、少一點私心』。」(《太陽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廿三日)

唐英年
(唐英年稱)上市失敗將嚴重影響房委會財政,最終受害者是300萬公屋居民和正在輪候公屋的市民。……我相信有人會覺得事情(指公屋居民反對領匯上市)過分政治化,我覺得多多少少也是個污點,就算不是,也會給外界人作為茶餘飯後的笑話。」(《文匯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馬時亨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馬時亨前晚曾公開說,『今次領匯上市其實是很好的事,第一,可以令到我們香港的市民有機會擁有香港市民資產的一部分,亦對香港金融市場的發展很好,因為如果領匯上市,是全世界最大的地產信託基金。但很可惜這事件發展到現在已經太政治化。我相信如果上不到市,我們在此過程中付出的政治代價非常沉重。』」(《明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對於近日有不少證券界人士刊登廣告指有人『搞事』令領匯擱置上市,馬時亨稱,是次領匯不能上市是意料之外,未能還富於民,不單令市場失望,亦令大眾都很失望,他本人亦是,而目前領匯事件變得情緒化是可以理解的。」(《成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廿三日)

梁展文
「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梁展文回應時說,政府明白商戶的擔憂,並會積極與商戶磋商租約問題;不過,將來這些設施上市後,是由一間新公司領匯公司來經營……相信他們會秉承與商戶合作精神,將來續約時會本着互利互惠的精神來處理有關問題。」(《文匯報》,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廿三日)

董建華
「董建華昨日會晤本港傳媒高層時表示,領匯上市是為香港整體社會利益做的一件好事,但現時有人不顧整體社會利益搞事,是很不對的,是損害香港整體利益。」(《香港商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七日)

譚耀宗
民建聯副主席譚耀宗指,他對房委會或需擱置領匯上市計畫表示遺憾,因為領匯上市對房委會改革管理商場方面或有幫助,而且,市民認購反應亦相當熱烈。然而,有人卻利用現有的司法程序『搞事』,令計畫要擱置,對香港社會沒有好處。」(《星島日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葉國謙
「房委員成員葉國謙表示,事件令大家清楚看到領匯未能上市並非法例存在漏洞,而是港人維護社會司法制度而付出的代價:『有些人運用其豐富的法律知識,並用純熟的技巧運用到法律程序上,損害納稅人的利益,這是大家看到的事實,目的只是再一次打擊政府的管治威信。市民應該問幕後者,不包括盧少蘭婆婆,究竟要將香港推到一個甚麼地步先肯停手。』他希望上市督導小組能吸收經驗,盡快安排重新上市。」(《文匯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十日)

陳鑑林
「不過,是否資助盧少蘭(按:即資助上訴反對法庭裁定許可領匯上市)的建議遭受多名房委會委員非議,會議充滿火花。民建聯陳鑑林批評對方根本無誠意,談判只是『嘥氣』,又說:『已給人摑一巴致臉紅,現出錢讓人摑另一巴,看看臉不臉紅!』他指,房委會是受害者,應反過來追回堂費。」(《明報》,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

陳鑑林認為,房署應該將權力完全下放予領匯公司,包括經營權和租約管理的權力等。」(《大公報》,二零零五年一月廿八日)

梁美芬
「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梁美芬指出,在領匯事件(按:領匯上市受阻)中,很多投資者都大受打擊。很多散戶都直斥一批政客玩出火,連一些對政治完全沒有興趣的中產階級及專業人士,均投訴香港太過政治化,影響投資環境。」(《新華澳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廿三日)

單仲偕
「身兼房委會委員及房署商場上市督導委員會的民主黨議員單仲偕支持領匯如期上市。……在上市後,基金只收租金及滾存利息已足以令幾年內不用加租,小商戶無需擔心一上市便會加租:『如果不出幾年就加租,那就叫蘇慶和下台。』」(《文匯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

周梁淑怡
「自由黨表示對房委的資產估值有信心,應足以反映實際價值,周梁淑怡更指出,不再堅持擱置領匯上市的動議。」(《信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

田北俊
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認為,港府不應該放棄領匯上市計畫,認為事件對投資者不公道之餘,更給國際投資者負面形象。」(《太陽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田北俊稱)房委會可向保薦人作出擔保,承擔上市風險,讓領匯按計劃上市。但若上市告吹,外國金融界會感到『香港今次搞出個大笑話來』。」(《文匯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詹培忠
『一個老婆婆便把政府玩得氹氹轉,還有管治威信可言嗎?』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詹培忠認為,領匯事件徹底暴露了特區政府的軟弱無能,替政府敲響了『管治喪鐘』。他估計中央在挑選第三屆特首時,會傾向選擇一個較『硬淨』的人,但他擔心這樣對香港未必是好事。」(《明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廿四日)

劉夢熊(注二)
「被譽為『殼王』的劉夢熊,是京華山一國際(香港)有限公司的首席顧問……今次領匯事件,觸動了他的神經,『金融界有一句說話:牙齒當金使,現在領匯實牙實齒出來招股,最終上巿不成,銀紙事小,面子事大,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竟然如此兒戲!』他說。」(《星島日報》,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卅一日)


名單裡當然少不了領匯的始作俑者、把市民抗議上市形容為「九一一恐怖襲擊」的前房屋及規劃地政局長孫明揚,還有曾經扭盡六壬吹捧上市醜化異議的所有香港傳媒。誰是亂港政客,誰飽食遠颺,誰該認錯負責,誰出賣了香港市民的利益,今時今日一清二楚。

回顧歷史,是為了與當下受苦的人堅定同行。來聲援工友的各界友好同樣是一個都不能少!明天中午十二點正,包圍領匯,風雨不改。

下星期一 包圍領匯

上星期物管工會發動領匯保安員罷工,反對三更轉兩更及變相減薪、製造失業。
經一輪談判後,原定明天與領匯再度開會,但今早公司突然提出將會議改於下星期二!
為了繼續給予領匯壓力,物管工會將發動工友於下星期一包圍領匯。

若能出席協助行動及聲援工友,可於

星期一(6/07/09)中午十二時正
中環遮打花園集合
後到領匯所在地(皇后大道中九號)進行包圍行動

查詢可聯絡 阿凱  智仁
27708668  chiyan@hkctu.org.hk

香港物業管理及保安職工總會
2/7/2009

注釋:
一. 截至今年三月卅一日,領匯全年收益達四十五億,比上年度增長7.24%。
二.
 劉夢熊同時也是全國政協委員,今年與呂智偉在五月廿四日一起上「城市論壇」,揚言六四不應納入教科書課程範圍。


延伸閱讀:
職工盟:〈三更改兩更
 人手大縮減:領匯車場保安罷工抗爭〉

7 comments:

林曦華 = 潘隸 said...

We never forget, never forgive.

Ju兄臚列罪狀,申訴其惡行,大快人心。願此「祖利安的名單」為人所共知,以紀政棍行狀。

另,那些議員憑甚麼反對一黨專政?他們本身就在攪一黨專政。那個黨,有人叫他們補藥黨,或者跌錢黨,其實他的真正名稱,是一個早已被當代年輕人遺忘了的名字--- 拆白黨。

他們,全部都是。

Julian said...

生性記仇,對於人民公敵在我們身上劃下的每一道傷痕,我都會設法記住——或曰,我不會偽善到在大是大非上面為了河蟹就扮失憶。

絕不饒恕拆白黨。絕不。

Hoito said...

照妖鏡需要公諸於世
不知哪個大眾媒體有興趣報道

Julian said...

應該沒有呢,尤其是主流媒體當年無一不是公屋商場停車場私有化的幫兇,我從未見過香港哪份報紙的老總曾為陷害弱者鞠躬下台。雖然,假如現在是立法會選舉期間,媒體倒有可能會假裝失憶稍加報導,為的只是令特定候選人的新聞更juicy。

香港地的政治主旋律就是議會政治,記者、編輯以至讀者大多對階級政治缺乏解讀能力,自然懶理。

方潤 said...

公眾輿論是被那些有能力買領匯、又不會受領匯影響的人控制的。除了傳媒頭頭,市面還有很多這些人。

所有有份認購領匯的人都一起說你搞事,誰惹得起﹖

健 said...

本文內容應大肆宣揚開去~~
快d貼上facebook同inmedia啦~~~~

Julian said...

方潤:

當年那堆散戶很快就放出手上股票,結果領匯股權還是朝大鱷集中。上市一年內即遭壟斷性資本佔領的例子,向來不少,而吹噓眼前蠅頭小利(如有)令人看不見長線利害,就是傳媒的功用了。


健:

好似唔少朋友已將拙文掟上顏冊呢。另外,領匯昨晚終於承諾維持三更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