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02, 2009

中大夜總會誠聘陪酒少男少女

(風格轉換練習之一。將刊於某大學迎新刊物。)



「我仲估我地嘅交往係建築喺感情之上,估唔到,原來都係一盤生意。」

「講感情都要俾錢架!」


做援交,搵快錢,隨時遇凶險,例如早前就有援交少女慘遭索K索大咗的客人殘殺碎屍。想要安全不要單對單接觸?不妨考慮去有人睇場的夜總會做陪酒——代價是,你賺到的錢,要分給老闆一大截。鬼叫個場係佢嘅咩。

正如做夜總會陪酒比做麥當勞收銀好賺,在中大做打電話也比在書展做sales企足十幾粒鐘只得三舊水好賺。從2007年開始,中大拓展及籌募處搞了一個「Phone中關懷」計劃,招募三十個同學打電話給三千個校友游說他們捐錢回饋母校,時薪五十大元,招聘廣告上還列明「另設獎金,最高可達總酬金14%」。


講感情?俾錢先

咁咪好似做電話推銷?無錯,真係好似做電話推銷,「營業額」高仲有獎金分添。為了接多兩單生意,除咗要落足嘴頭(又名「溝通技巧」),你自然唔希望個客——呀對唔住,好似應該叫師姐/師兄——同你傾足兩粒鐘,最後仲要唔磅水,食白果。

有校友抵頸唔住,在報紙專欄控訴這個計劃簡直似足電話騙案。事情鬧大了,連《蘋果日報》的李八方也忍不住加入恥笑行列。可能你聽到會覺得很委屈,搵食啫,唔使咁俾人鬧呀?況且在「Phone中」叫校友用錢「關懷」下中大有咩錯?校方寫明啲錢用響獎學金同學生設施,大義凜然絕無私心。同心愛中大的師兄弟姊妹隔代交流,可能有熱心校友仲會同參加者出去食飯呢。

係呀,即使夜總會間中都會有豪客帶佢睇中嘅小姐去出私鐘,但呢個唔係佢請你返嚟嘅目的。No money no talk,假如你生到奀挑鬼命著到寒寒酸酸,走入鶯鶯燕燕的葡京賭場行十個轉都唔會有姐姐仔撩你。同樣道理,回歸之後市道險惡,校方睇死你九十年代打後的畢業生搵食艱難捐唔到幾多,索性唔理,搵都搵啲貌似上到位嘅先,上年的「Phone中關懷」都只會揀七、八十年代畢業的校友打電話。俾得起錢的先至有得「愛中大」,換取你的「關懷」,貨銀兩訖。

原來,愛有一個價錢,每個人都有一個價錢。搵食啫。


一盤生意經

搵食?無錯你可能係一個等錢開飯嘅窮學生,之但係中大係咪窮到食都冇得食呢?打開中大份年報,2008年盈餘有六億八千三百幾萬,賺到開巷(順帶一提,2007年金融海嘯未到,賺得仲勁,過九億)。假如全校一萬四千個學生同佢分身家,每人可以袋港幣48,988落袋,慳返全年學費有突,買多部notebook都仲得,yeah。當你發現「Phone中關懷」完三千個校友都只係捐到嗰四百粒,你會突然唔知道自己搞咁耐其實為乜。如果再望望自己嗰五草嘢時薪,又或者問問路過嘅EMO工友幾錢月薪,你直情唔知道成間中大究竟搞乜。

校方話打電話籌到嘅錢會用嚟做獎學金,咁獎學金又用嚟做乜呢?上年中大總共派咗八千幾萬獎學金出去,入面有差不多四千萬係用嚟吸引內地尖子報讀的。當然,成績好拎到獎學金天經地義,想來香港讀書的內地生本身更加乜都無做錯,但換校方角度睇,話晒本地生人數係內地生五倍幾,點解要掟近半數獎學金去吸引內地尖子落嚟呢(無錯仲要淨係落嚟嗰嘢架咋,氹完人落咗嚟中大就閂水喉)?無他,根據國際大學排名規矩,尖子越多,外國學生越多——你無睇錯,內地在這套規矩入面是被界定為「外國」的,唔知熱衷大學排名的中大高層係咪諗住搞港獨分裂祖國——中大排名就越高,排名越高就越易引人報讀賺學費。小財唔出大財唔入,派獎學金,有時都係一種投資。

中大就好似一盤生意,仲要係一盤經營得好笨實都有賺的生意。大學火車站隔籬間凱悅酒店,就係中大高層送幅地俾新世界集團(係呀,就係當年叫梁展文賤賣紅灣半島俾佢嗰個新世界)起酒店,然後叫新世界每年將雞碎咁多嘅3%酒店收入俾返中大做「教學用途」。而作為學生嘅你呢,就走入去呢間「教學酒店」做實習啦,到時時薪唔知又係咪五草嘢。

有錢豪俾財團都唔益下你,你開始懷疑自己係喺大學讀書,定係幫緊長實打工洗廁所。You don’t belong here.


愛的條件

雖然,中大CEO劉遵義和李嘉誠還是不同的,起碼李嘉誠唔會肉麻到出信叫佢啲前客仔「愛長實」,仲要科水捐錢養佢盤生意。你好清楚,香港地有錢佬大晒,自己將來好可能要為佢地做牛做馬,要對客對老細賠笑甚至陪酒——不過你要知道,個場始終係人地嘅,人地亦都唔多愛你。你可以愛同學,你可以愛校友,但愛中大只能是單戀。

直至我們奪回中大為止。


延伸閱讀
梁寶山:中大,你還愛我嗎?
屈穎妍:校長的勸捐


後記:

字數限制往往是寫作自由的死敵,但要出版的刊物必有版位限制,有限版位只能放進有限字數。平日在網誌慣了挪用資料狂轟濫炸,這一招顯然無法在工作時得逞。要說理又要讀者留下多少印象,惟有訴諸非常手段,例如怪論。

怪論其實也算不上說理,刺激思考才是最重要的。比方說,我無意叫同學非跟中大分身家不可,但為甚麼校方會有那麼多盈餘?資源都跑到哪裡去?讀大學真的必須交學費嗎?尤其當瑞典、芬蘭、丹麥、挪威、愛爾蘭等國家的大學向來都免收國民學費,而我們竟有年青人因為還不起學生貸款無奈自殺的時候。全文最正經的一句,當然是結尾的「直至我們奪回中大為止」,直指校政民主化。不過那亦只是開端而不是大結局:意謂大學持份者的「我們」到底包括甚麼人?模仿企業運作的大學管理容得下校政民主嗎?走出校園,若說平日的
企業運作離不開中央集權,我們要不要爭取經濟民主?

現狀也罷,成規也罷,或許我們對之應該懷有一種犬儒以外的嘲諷。練習新風格,就當是準備多一種對抗的武器。

6 comments:

kin ko said...

多謝你的好文章(s)。

新風格是好事,應該會更多人看。
雖然寫出來主要是對自己的交代,
多少人看次之,畢竟心底也會希望
多些人看,多些人反思吧。

這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或許不是
你的心態。但我的確覺得完全不考慮
受眾其實很難。

bencrox said...

你話奪回中大,點奪回個法?

中大已經沒甚麼良好堅持守得住,就只有那個空間,那個傳說,是可以共享,不容易被奪去。其他東西,諸般用以實踐理念的制度,跟房地產市場一樣,一變質了,就積成了一大棚既得利益者,試問怎可能由小部份人孤立地改。

另,大學有盈餘,會怎樣?

據了解,大學在以獎學金掩飾搜削內地家長的錢,攤薄本地學生可分享的教學資源以前,在李國章時期,就已經有盈餘了。中大員工總會是以始為據,爭取更廣泛的退休金制度,是故跟員工總會找文章,不難找到歷年盈餘數字。

好了,有盈餘,又沒有全部用以投入退休基金,那錢去了哪裏呢?當然就是投資囉!

投資最有趣的是,人們很少要求滾存的錢,變成任何教職員福利或物業擴展,更少過問中大每年給多少錢去養起三兩個基金經理。如果赫然發現,校長的收入竟然遠遠不及這些基金經理所抽的佣,那麼大家就會明白有份決定誰當基金經埋的校董位置,油水成份何其大。

中大是比九巴更賺錢的生意,嘿!

Julian said...

kin ko:

新風格偶一為之尚可,老(氣橫秋)正(經八百)如我輩,篇篇如是未免為難。雖然我傾向把這裡視為給自己看的流動筆記簿,遠不如工作上的文章般重視讀者反應,但你說得對,即使如此仍然很難完全不考慮受眾,哈。


bencrox:

城大調查有多少市民贊成興建廣深港高鐵,結果有七成受訪者贊成——而重點是,五成受訪者對這條鐵路一無所知。你所謂的「試問怎可能由小部份人孤立地改」,似乎假定了大部份人是贊成校方所為的,但實際上有多少人知道(或者理會)校方在做甚麼?讓更多人知道事實,才有判斷的基礎罷。像員總的寶貴資料,就沒有多少人看過。

另,即不說基金經理食水深,投資本身就不可靠,零八年的投資收入只有零七年的四分之一多一點。這或許是中大變得更積極募捐的背景。(雖然,即使假設捐款數目維持不變,中大零八年依然可以億億聲咁賺。)

bencrox said...

投資回報不可靠,但投資抽佣卻十分簡單。

中大向校友籌錢,可以跟政府配對經費,這筆錢可以更靈活地運用,跟有入無出(管你投資回報多高)的基金,誠然是兩回事。

另外,我沒有假定大部份人贊成校方的所為。恰恰相反,既然我界定大部份人不贊成校方所為,他們仍然無從撼動大學管理基機。更何況人們在對管理者產生反感的同時,早已陷入被動的利益格局,以至乏力反抗。

那就好像說要打擊高樓價,社會上得益的人未站起來前,負資產問題已如洪水撲來。中大目前的操作手段,關乎不少小職員的直接利益。對,他們其實也被剝削了分成,但卻更怕沒有分成,是故他們比你的叫喊還要大。

Julian said...

別賣關子了,不如揭盅開估,說說到底是哪個校董怎樣和哪些基金經理有一手吧。這種勁爆消息大家都會有興趣知道,而且確實關乎公眾利益。或者你打算找個更公開的地盤發佈?這個可以想想辦法。

中大員工方面,越弱勢的就越不敢露臉,這在當年反外判時已經明白。縱是待遇相對優渥的教職員,續約的威脅本身就往往是一個消音器,城大早前的轉制之所以鬧得滿城風雨原因也在這裡。由此引申,一是較少利害關係的學生和校友是可資運用的位置,二是合約問題應視為員工充權的一環。

Zeus Cho said...

香港的大學又將英國的教育產業模式發揮得淋漓盡致。呵呵!

個排名係英國佬定的,跟英國佬做事方式就冇死,排名必定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