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8, 2009

一個傳單仔的自白

(估計本文某程度上同時適用於賣旗、賣獎券、街頭訪問或其他類似行業。)

一. 阿婆阿伯最有反應。假如目標是盡快派清手上存貨,唔好揀其他人,揀老人家先啦。

二. 當然,唔排除係佢地晚境淒涼,拎多張傳單當執多塊紙皮攞去賣。

三. 亦唔排除係佢地年老體衰行得慢,想避你都避唔到,惟有硬食。

四. 後生仔女十個有九個當你死嘅,掂行掂過眼尾都唔望你一下,可能同佢地有本事行得快有關。

五. 不過體力決定論好似唔可以解釋一切,尤其是你見到大把老人家坐喺屋邨公園捉棋睇報紙打牙骹,而好氣好力嘅後生仔衝晒入去冷氣商場嗰陣。

六. 換言之,唔好信咩陳冠中呂大樂,狂起shopping mall嘅地產響香港先至係夠晒young嘅青春行業。領匯萬歲!

七. 相對的,依靠路邊人際互動的派傳單絕對係日薄西山嘅夕陽工業。叫人落MK擺街站派傳單企圖target後生仔嘅團體,根本就黐撚線。

八. 引申落去,可能三十年後就算冇小販管理隊小販都唔會喺香港生存到。

九. 再引申落去,你明點解「阻街」會成為踢好戲量出旺角嘅最大理由。

十. 其實傳單仔唔多阻街,因為佢地自己就最憎人阻街。你試下同三兩個豬朋狗友並排慢慢行塞住晒條路唔俾後面啲potentially會接傳單嘅人行上嚟,我保證你感受到一股強烈殺意,或者臀部隱隱作痛。

十一. 亦因此,各位實Q唔駛趕人喇,傳單仔阻你唔到嘅。你趕,咪戔佢地耐啲派完,多啲機會趁你行開之後偷雞過返嚟派。雖然,我都明你地要跟上頭柯打做嘢。

十二. 與其明知望唔到幾多隻字都要離遠昅下昅下,不如索性拎張傳單喺手慢慢睇——你阻緊後面成棚人行路。

十三. 睇完唔鐘意,都唔好週地扔。香港地廢紙回收箱好易搵,垃圾筒更加梗有一個喺左近,唔該。

十四. 派傳單唔環保?我都覺。如果有其他將訊息帶到俾街坊——唔好以為人人好似各位咁成日上網——嘅低成本方法,還望告知,感激不盡。

十五. 接傳單嗰陣見到個傳單仔木口木面,體諒下啦。你接傳單只需兩秒,而對方烈日當空之下連續四五粒鐘保持同一個笑容,塊面係會抽筋嘅。同樣道理,我地唔應該對百佳老麥收銀員嘅表情要求多多。

十六. 悖論:不接傳單看看即無法判斷傳單是否有用,不知傳單是否有用即不敢接傳單看看。你接,抑或不接?

十七. 假如你一邊走一邊認真思考這條問題,就中計了。當你的大腦剛開始思考,腳步已經掠過傳單仔身邊。思考不是沒有成本的,時間在答案出來之前往往已為你做了抉擇。

十八. 故此,思考和行動不能同時發生——或曰,思考本身也是眾多互不兼容的行動選項之一。如是者,若說思考是在眾多選項裡作出選擇的條件,那麼我們又怎樣思考這個思考的輕重?又怎樣思考對思考的思考?純粹理性選擇之不可能,在於無法迴避的無限後退。


藉著出賣汗水與感情的勞動,體驗世間人情冷暖。近日在屋邨派過傳單又賣過獎券之後,閃過這樣一個想法:怎麼派傳單竟然不被列入大中小學教育之內呢?不過,在教育商品化越演越劇的香港,利用學生替學校宣傳的日子,大概也不遠了

只盼屆時大家認清這是僱傭關係,不是師生關係,記得追討欠薪。市井教育,教的本應是市井求生術。


延伸閱讀
東方日報:暑期進修學生變課程推銷員

8 comments: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你這樣一說我才記起,幫教育機構派傳單、攝傳單入信箱的工作,我中三已經做過了。因為不好賺,所以做完亞公岩村一區後,沒有再做下去。

純粹想說你說的太貼切了,雖然時代上是有一截距離,但大半都萬變不離其中。


P.S. : 早陣子在非死不可裡悄悄復筆了,能不能下點評語啊?

方潤 said...

你好似寫到踢走好戲量其實係傳單仔發起似的…… :p

Julian said...

塞米:

我仲以為你開左個新blog叫「非死不可」,原來係facebook…… orz


方潤:

哈哈,這題目好像可以寫陰謀論式都市奇情小說。去年辛苦你了。

Eric Spanner said...

回應。

(三),可能係唔鍾意,好感性o既唔鍾意。捐錢我可以自動轉帳;訪問係推銷;有需要我上網查或問朋友,邊間好食我去開飯網,樓上舖咪靠口碑囉,傳單?

至少我係唔太鍾意,除o左買旗。獎券就另計。

所以(五)o既第一行,直頭係,頂啦!

但(七),依然係大堆人信要派傳單喎。反應夕陽做o個個唔夕陽呢。當然團體派份字多多o既o野o丫o拿,七一街站有眼你見。

派傳單可能唔入「非正規課程」喇,但係未有新高中學制個「其他學習經驗」之前,近十年多o左好多學生賣旗,尤其是,同辦學機構或友好團體o個隻。

——不如估下下次明光賣旗,會有幾多校服學生參與?

Julian said...

平日行路素以高速聞名,代入行人角色,我也不喜歡接傳單,甚至買獎券(太多騙案喇,自己又窮到燶,有閑錢都捐俾相熟的莫財團體)。不過對於那些不像我們這些上癮網民的其他市民,傳單還是有點意義的,見「十四」。

還有人以為對年輕人派傳單有效,多半皆因那些身在決策位置的話事人本身行將步入夕陽,與地球脫節了……至於團體,又長氣但又冇錢登報冇網絡宣傳,派刊物就成了少數可以選擇的方法,已沒餘力思考受眾問題呢。(面簿動員低成本又迅速,在去年今年炙手可熱,但個人認為其死穴在資訊全無累積性可言,一個group紅幾個月就玩完。網誌衰退和面簿崛興的對照,又是另一個有待研努的課題了……)

另,蔡志森自己是中學校董,明光社董事朱景玄又是新界校長會主席,明光陣營勤力起來的話大抵不難發動一堆學校為之賣旗呢,起碼比工會容易多了。

Eric Spanner said...

re: 至於團體,又長氣但又冇錢登報冇網絡宣傳,派刊物就成了少數可以選擇的方法,已沒餘力思考受眾問題呢。(面簿動員低成本又迅速,在去年今年炙手可熱,但個人認為其死穴在資訊全無累積性可言,一個group紅幾個月就玩完。網誌衰退和面簿崛興的對照,又是另一個有待研努的課題了……)

一直諗,團體除o左可以o係自己個blog自己個站或者inmedia宣傳外,係咪要學五毛/五豪,去各大論壇做軟性滲透,兼試「公眾」反應?甚至諗,到o左論壇,可能唔能夠只做代言人或打手,可能重要表現到似一個人,多過一個身份或「運動機器」,去積累多少少人際資本好獲得支持。但諗還諗,實踐到多少呢。

顏冊太多議題小組,興衰幾乎跟新聞轉。新聞完,無動靜,成員idle或慢慢退;就算新聞當旺大家「關注」,入組等於聯署咁滯,又係風過無痕,抓得住人睇搞手能力。傳統新聞組或webforum分類帶唔到過去。notes呢期漸旺,一篇文share完like完又可以被更多人睇到,值得諗下。

said...

我覺得d阿伯阿婆成日接傳單係因為佢哋實在太得閒, 拎將傳單慢慢睇過吓日晨都好。
大佬, 你估成朝錯喺麥記真係好多嘢可以做咩, 一杯奶茶飲成日, 真係好鬼悶ga, 但係又冇錢做其他嘢, 咁點算? 咪拎疊傳單慢慢睇囉。

Julian said...

嘉:

有理,我倒想漏了這個,謝謝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