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9, 2010

少年妄想


(點擊上圖放大)

惡魔迪馬:「卑……卑鄙!你明明說……『地之劍』的!」
仁傑:「那正是卑鄙劍的卑鄙之處。」
《咕嚕咕嚕魔法陣》 第十三卷


這一篇是個引子。

那是中六時的事。學生會跟其他學校搞了個聯校徵文比賽,事情上馬後又怕沒人參加,我算是臨時拉佚順手幫忙,於是有了這篇東西。

我理想中的戀人

在藍天白雲的早上,一雙情侶坐在草坪,細意欣賞身邊野花;在月明星稀的夜裡,一對戀人漫步海灘,靜心傾聽浪濤聲音——如斯美景,如許深情,真教人悠然神往,然而亦教孑然一身的我恨得牙癢癢的。出生至今,寒來暑往的,現在已過了「寂莫的十七歲」的大半,我卻仍然找不到自己的戀人,難免有點兒嫉妒出雙入對的璧人。唉,理想中的戀人啊,你身在何方?

尋人必須先知道對方的特徵,在茫茫人海中尋覓戀人,則必須先弄清楚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對象的類型——對了,究竟我喜歡哪類型的女孩呢?既細心,又懂得關懷人的女孩子似乎不錯罷?每當忙得透不過氣,快想到要放棄一切的時候,她就會鼓勵我振作,為我分憂解困,令我繼續奮鬥下去,那不是很好嗎?倘若我的戀人對萬事萬物皆有好奇心,更渴望探窮這宇宙、這世界所蘊藏的道理,那就是錦上添花了——假如我的戀人在藍天白雲下的草坪懷疑野花會令她皮膚敏感,然後大談哪間花店有荷蘭鬱金香供應;或是於月明星稀之夜的海灘上滔滔不絕說香港海鮮受到何等污染,然後對哪間大酒店的加拿大三文魚如數家珍……果真如此,我不逃之夭夭才怪。要我和只知物質的乏味女孩談戀愛,我寧願與火車上的扶手長相廂守!另一方面,如果我的戀人還擁有樂天的性格,慣於帶笑面對困難,既不怨天,亦不尤人,那就簡直是完美無瑕了。

然而,人心總是善變的。今天,我視擁有關懷自己、浪漫好奇及樂天三種特點的女孩為理想中的戀人;明天,誰知道我會否把關懷當作嘮叨,把浪漫的好奇心當作不設實際,把樂天當作欠缺思慮?好了,假設我真的可以永遠那麼喜歡這類型的女孩子,但是,當另一位類型相同卻更清麗脫俗的佳人出現的時候,我會不會見異思遷,拋棄舊愛迎新歡呢?

難道如何完美,如何合乎理想的戀人最後都要與我分開嗎?

對了,我要尋找的是理想中的戀「人」,而並非理想中的戀人的「類型」!人有相似,物有相同,同一類型的女孩世上何止千萬,但我的戀人卻只有獨一無二的她。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我只會跟真實的人談戀愛,絕不會跟抽象的「類型」談戀愛。既然我並非功利地基於對方某些「優點」而談戀愛,因此,也許世上有條件更佳的女孩子,我的品味亦或會隨時日改變,可是這些都不能令我離開那唯一的「理想中的戀人」。

藍天,白雲,青草地,是真正存在的;皓月,繁星,細沙灘,也是真正存在的。「妄想中的戀人」會隨著時間和環境而改變,只存在於某些人的腦海,不存在於現實。我只盼那「理想中的戀人」真是獨一無二地存在於世上,在某一天終會來到我面前。


評語一:天真。
評語二:直男偏見。從頭到尾假設對象是女的,明光社當年應該頒獎學金。
評語三:沒生活常識。三文魚算不上奢侈品吧,縱使在九七年。
評語四:在文末加上「阿門」或「誠心所願」,好像也不會有違和感。
評語五:唸到中六還是這種文筆,注定一輩子沒本事賣文搵食。

十三年後重看,自己對自己的譏嘲委實停不了,直至下巴笑掉。不過以當時的程度來說,這倒是一篇出奇制勝的怪作。甚麼「我理想中的戀人」這種題目當然不是自己定的,硬生生接下之後,想到旁人大抵不離刻劃「理想中的戀人」如何如何,與其建立怎樣怎樣的美滿相處之類,那好吧,我就裝瘋賣傻一次,卻可沒有承諾會裝瘋賣傻到最後。

於是中途筆鋒一轉,地之劍變成卑鄙劍,抒情文變成議論文。

取寵奇招與合乎中學作文的公式矯情一樣,不過是策略考慮,但文章內容本身是真誠的。閱讀理解題:如果將貫穿上文的問題意識歸納為一個詞語,這個詞語是甚麼?

下回分解。

1 comment: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果然,你好天真!(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