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4, 2013

〈財爺與慾望宗教〉補遺

〈財爺與慾望宗教:香港中產論述的虛與實〉,寫了一個多星期,辛苦。

挑戰「中產實在論」注定艱難,因為肯定「中產」存在的文本太多。「中產研究」汗牛充棟,自戰後盤踞西方正統社會學,背景不外經濟復興,革命未臨,資本主義拯救了自己的同時,馬克思預言的貧富兩極化彷彿沒有實現,或曰,在發達資本主義地區的國家邊界內部彷彿沒有實現。—批數目不多,但確實存在的安逸新貴出現了。如何解釋他們的存在?「中產學」的旨趣在於回答這條問題。有人說,是福特主義式的巨無霸企業普及導致科層組織遍地開花,製造職業階梯(job ladder)可供升遷;有人說,是科技發達導致生產需要高技術人材,學歷高的專業人士處處吃香。

這些陳年解釋,放諸當下往往失焦,外判使科層組織崩解,職業階梯斷裂,高技術人材的培訓成本由政府公帑或當事人自費支付,不費老闆開銷,生產過剩自然賤價。大學教授算是沒有甚麼爭議的「中產」了吧?現況是,據悉香港某大學聘請教授只簽三年合約,新入職的助理教授六年內(對,即是中途校方起碼肯跟你續一次約)每年平均要發表兩篇論文獲所謂國際一流期刊刊登,跑到數的有機會升職副教授,跑不到數的執包袱滾蛋。安逸,if ever existed,一早gone with the wind。

相對晚近的「中產學」不時研究「中產」的交際網絡,或是怎樣以消費品味打造身份認同。然而不再以經濟結構作為核心去界定「中產」,探頭看一個群體跟甚麼人怎樣吃喝玩樂,或許跟研究一群球迷,一群高登仔已經沒有太大分別,與階級分析的根本漸行漸遠。

不過象牙塔裡怎麼說我不關心,那不是我想去對話的對象,尋常百姓怎麼聽、怎麼說、怎麼想「中產」,才是關鍵——要是我們仍然相信人民應該成為歷史進程推手的話。輿論的「中產」想像很現實,年初一拜年之際慘遭小資長輩揪著質問做甚麼工作,薪水是不是跟公務員掛鉤,有沒有得出第十三個月糧,有沒有公積金,工作穩不穩定,有沒有前途……大概可見一斑。可是這種現實同時又極不現實,社會上絕大部份人沒有得到如此待遇是其一,拒絕理解因由是其二,誰管你的技術當真有幾多技術含量,誰管你的公司職級分十層還是八十層,行出來夠decent,到一般餐廳點菜不必看價錢牌的,就是「中產」了。

如斯浮動粗糙的印象,竟如斯緊扣人心,總是源於我們心底的愛和怕,愛和怕終究少不了慾望。曾俊華自認「中產」,掀起民情洶湧反撲,不難預想他的金句將長存集體回憶,但真正值得剖析的不是曾俊華,不是「中產」,是我們。

***

聚焦於曾俊華的卅六萬月薪,為之喧囂,本身就是無產階級的特有反應:我們條件反射地以為錢只來自工資,工資和工資。或至少,以為工資必定是一個人最重要的收入來源。

「中產」是無產階級的一部份,一些學者都承認這件事。眼利的讀者大概會發現〈財〉文中的階級收入與工時圖,其實是Erik O. Wright在Class Counts: Comparative Studies in Class Analysis提出的模型(1997, p.32)。Wright的看法是中產階級儘管因各種條件而獲得比他們實際生產價值更高的工資,分到一部份剩餘價值,但始終是零工時對應零收入的手停口停一族。除了工資,中產階級並無其他更重要的收入渠道,這跟缺乏生產工具不得不出賣勞動力的無產者一模一樣。工資等於一切,塑造了我們評論曾俊華的角度。

跳出框框看世界,收入來源到底有各種各樣的可能。較妥當的理解是引入社會收入(social income)這個概念統攝不同收入,化為下列公式:

SI = SP + W + CB + EB + SB + PB

SI:Social income(社會收入)
SP:Self-production(自我生產)
W:Wage(工資)
CB:Community benefits(社群福利)
EB:Enterprise benefits(企業福利)
SB:State benefits(國家福利)
PB:Private benefits(私人福利)
(Standing, Guy. 2009. Work After Globalization: Building Occupational Citizenship. MA: Edward Elgar. p. 9-10)

有志研究民生事務的朋友不妨記一記這條概念公式,以作參考。自我生產(self-production)即當事人靠自己勞動直接獲得的收入,像自耕自食的小農就是主要靠自我生產為生的代表,城市裡小家庭經營的小店是例子,拾紙皮的婆婆也算;工資(wage)即我們最熟悉的僱傭勞動,收入不是直接反映你的勞動,你煮一碟乾炒牛河老闆賣三十大洋當中可能只有一塊錢是你的人工;社群福利(community benefits)是社群給予的支援,譬如兩老幫忙帶孩子省下你請外傭的錢,又譬如你給兩老的家用;企業福利(enterprise benefits)常見於大機構的核心員工身上,醫療、房屋都有津貼,CEO出入有公司名車接送;國家福利(state benefits)乃政府財富再分配的結果,從免費教育到公營醫療均屬此列; 私人福利(private benefits)包括各種個人投資獲利,買保險買基金買股票以至開公司請伙記幫你做事賺錢,都在這個類別底下。

不同生產模式,不同社會位置,人最依賴的收入來源都有所不同。在農業社會,農民靠SP為主,CB為輔,他們向地主繳納的錢或農作物就成了地主的PB,但假如你是農忙時僱用的幫工,或大農場僱用的無地遊民,你的收入將會是W。在資本主義盛行的世界,不消說,資本家靠PB足以溫飽有餘,再在公司開個高層職位給自己坐拿點W和EB亦輕而易舉;打工仔呢,有工作就有W,沒工作就得拿綜援SB,屆時他們家人的CB自然凍過水矣。

明明曾俊華的同僚房產地產一籮筐,我們看高官經常還是只見W不見PB。瞧見財爺自稱「中產」然後自嘲「無產」的香港人,大抵都是無產,卻不曉得自己從來都是無產。

***

昔年嘗以階級分析論宗教,一反時人論宗教每必唯心之風。然則當階級的論述與階級實況割裂,成為某種反經驗的信仰,以宗教分析論階級又有何妨?這一回,確實玩得開心。

誠然,仔細的論述分析萬萬談不上。倘若他朝還有心情來個續篇,須得做些功課,加入歷史維度:「中產」論述何時進入大眾言說?誰去說?誰去聽?在甚麼場合與渠道說和聽?

他朝事他朝理,先呷口玫瑰普洱。嗯,我是無產,不是「中產」。




延伸閱讀
〈財爺與慾望宗教:香港中產論述的虛與實〉

2 comments:

Johnny Josh said...

最近看一本書挺有趣,從人類學式的觀察寫"中產"的生活史,有電子版,可以一讀,看看中產如何與農民自我區隔起來: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34040925.html

Johnny Josh said...

最近讀到一本書,大抵感覺要領跟你的前篇有些相似;這本書以人類學式的視野觀察中產的生活史,值得一讀: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34040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