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7, 2015

期間限定:櫻桃玫瑰露

櫻桃玫瑰露加冰加梳打,清雅芬芳卻不會太甜膩

少年華盛頓斬完櫻桃樹會道歉,政府斬完西環石牆樹會極速毁屍滅跡,這是小孩和政府的分別。中秋來了,殘暑依然肆虐,櫻桃卻已到了造尾,想吃就要快手。路過生果檔,見到櫻桃兩磅賣三十元,決定幫襯;詎料再走幾個街口,小販剛開箱清貨,櫻桃帶著嫩綠葉片,更加新鮮卻只售廿五元兩磅。既然平靚正,除了當水果吃,不如多買一點,浸製期間限定的櫻桃玫瑰露。

有說櫻桃酒滿是咳藥水味道,假的。坊間販賣的某些老牌子櫻桃酒或許確有咳藥水味,那是他們的特殊配方所致,櫻桃本身並不具備那種性質——倒不如說櫻桃浸酒最大的問題在於不夠味。櫻桃不同青梅,沒有強烈的酸味,也缺乏鮮明的香氣,它的香味潛藏而沉實,即使浸製逾一年也無法期待藉熟成扭轉。

若要讓成品具備一開樽即難忘的香味,惟有依靠外力,玫瑰跟櫻桃頗合襯,是個值得考慮的選擇。主意既定,速速買料開工。

材料:
  • 櫻桃1.5磅($30兩磅)
  • 玫瑰露750ml($75)
  • 米酒500ml($13)
  • 乾玫瑰花25至30朵($20一両,約有70朵以上)
  • 黃砂糖300-350克($7一包,每包600g)

櫻桃玫瑰露做法:
  1. 櫻桃浸洗乾淨,摘除枝梗,抹乾水份備用;
  2. 櫻桃十字剖開,去核;
  3. 將去核櫻桃放進玻璃罈內,加入砂糖和乾玫瑰花,再倒玫瑰露和米酒;
  4. 封蓋,蓋口包上保鮮紙,用報紙包好玻璃罈遮光,置於陰涼處;
  5. 九至十二個月後開封,過濾酒液,入樽。

洋人浸櫻桃酒,用的不是白蘭地就是伏特加,酒精度數都高於米酒。不過玫瑰露的酒精度數達45,跟米酒混合後仍是相當烈的,浸櫻桃是足夠勝任了。櫻桃的形狀亦影響出味速度,去核時十字剖開的話,果肉與酒精的接觸面積大,底酒的酒精度數稍低也無傷大雅。

去核是最麻煩的工序。不過假如有cherry pitter之類的專用工具,就犯不著每顆櫻桃都慢慢十字剖開,去核簡單得多。網上也有人流傳用一根不銹鋼筷子把櫻桃去核的影片,似乎更簡單,或許大家有空可嘗試做實驗。

市面上賣的多是「黑櫻桃」(dark cherry),味道本就甜美,糖不必放太多。果汁溶入酒裡,最終化成介乎紅酒與玫瑰紅酒之間的血色深紅。

瀝乾後的黑櫻桃,要忍口不吃拿去浸酒好像須有點定力。

製成品算是頗烈的甜酒,不太適宜淨飲,加冰較佳。加梳打水也是明智做法,稀釋後的櫻桃玫瑰露展現它和尋常紅酒的分別,呈漂亮的粉紅色,賞心悅目。縱是不用來喝,櫻桃玫瑰露依然有其他用途,例如做甜品,又或者伴碟醬汁,都可以發揮其香甜。

這裡介紹的是簡便製法,講究的話有人會浸三四個月後撈起櫻桃,壓出果汁倒回罈裡混和,再棄掉果肉。但如斯暴殄天物有違窮人品德,浸過酒的果肉和花瓣是寶物,用來做酒心朱古力餡料的話,是市面買不到的絕妙佳品;加糖再煮之後可存放較長時間,隨手添一茶匙糖漬玫瑰櫻桃放進早餐的牛奶,整杯牛奶都會香到脫胎換骨。

值得注意的是,浸酒後剩下的櫻桃果肉質地較硬,大概是水份被酒精抽走之故。若用來煮果醬,宜乎另加入魚膠粉之類的凝固劑,要是光靠果肉釋出果膠,今次是不易做出果醬質感的,跟浸梅酒剩下的酒梅不同

中秋已至,長夏將盡。浸一罈酒,為櫻桃留下今年最後的華麗,也為自己製造來年甜美的期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