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9, 2016

市井異聞錄(七)

學生連環自殺,有說學業壓力大,青年無出路,社會好絕望。步出某高等學府,坐上小巴,甫開車司機手機響起,傳來他一個人的興奮答話,也傳來一陣中年麻甩佬自信滿溢的生命力。

「吖死肥仔做咩呀,你今日唔返呀?」

「嘩咁積極呀,咁你讀完未?」

原來電話另一頭是去了「進修增值」的行家。

「我問你讀完未呀,兩日就搞掂啦。你唔撚使自己去攞架,有得寄俾你家嘛!」

兩日讀得完的,當然不是TSA、DSE或者大學學位,而是保安員證書課程,讀完就拿得到保安員許可證。

「考完乜尻都唔好理,求撚其搵間公司入咗去先,做佢一頭半個月,最緊要攞經驗,之後再搵過第二份。」

「我屌你個閪,你識揸車家嘛,你有車牌家嘛,打開份報紙見到請乜嘢日間巡邏夜間巡邏,嗰啲呀!」

一間保安公司如何確保它遍佈全港各區的員工有在崗位工作?就是派人到處突擊巡視,俗稱「辣更」。負責駛著公司車巡迴「辣更」的多為保安督察,職級較高。

「即係嗰啲巡邏主任呀!你去到見工,人地問你乜你都話識,呢樣又識,嗰樣又識,乜春都唔好理。」

「你講大聲啲!你唔講大聲啲我邊度聽到?我揸緊車。」

確實如此,小巴引擎靜極有限。

「我屌你老母閪,我依家揸緊『科科A』呀。」

科科A,即44A小巴路線之謂。感謝主,現在尚未要求做司機的要在大學考到科科A。

「搵咩工先好?搵乜尻都得啦,你搵份散仔喺地盤做,十二碼,都萬六蚊個月,你做唔做?你做我識人介紹你去。」

但投靠大公司似乎讓新人更安心。

「G4S?G4S執到好正下下都睇到實個噃。」

「揸車又嘥神,又有風險,撞撚死咗命都無,做保安無咁辛苦。」

「係呀你係做一個對呀,多勞多得吖嘛屌你,唔辛苦點得世間財呀!週圍都十二碼架啦,唔通你想做八個鐘有十二個鐘咁嘅人工呀?」

都說到這個地步了,師傅你為何不轉行,還在揸這架「科科A」?

「返到去我瞓足七個鐘,唔係第二朝點會咁精神揸車?」

謎底解開,師傅本身已經在打兩份工,做完夜更保安日頭揸小巴。緣何搏命至斯?麻甩佬生命兩大懸念:一係錢,一係女人。師傅將兩件事辯證統一。

「屌你老母,我仲要溝女呀!溝女唔使錢呀?死肥仔!你溝件賓妹溝件印尼妹都要錢啦係咪先!」

講到錢那麼重要,師傅自己收入有幾多?

「我做碼頭守閘口,睇人啲證,每個月一萬二千四。」

但協調到兩份工作收兩份人工才是王道。

「做散仔之嘛。你做地盤有萬五萬六添,不過就冇得咁瞓喇。」

專攻一項專業不好嗎?

「揸大車?仲揸大車?喺城巴搵咗十幾年仲未揸夠大車呀?又要一眼關七睇咁閪多樣嘢,好嘥神呀。」

呻完,不忘體貼行家。

「得架喇,我五十幾歲一樣搵到,你驚乜撚嘢?」

「保安呢行人來人往,啲人走得仲快過揸小巴,你唔使驚呀,一樣照請,大把人係咁!」

五十多歲,失完業,一樣可以溝女,一樣可以薪水輕取全港入息中位數。勵志不需浪漫,因為生命從不浪漫,世界更不浪漫。